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88章 比拚耐心

驚濤駭浪 第288章 比拚耐心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88章比拚耐心

黃山對許一山請於豔去小酒館吃飯喝酒大為光火,他不顧有人在場,當麵訓斥許一山,怎麼能將尊貴的客人請去路邊小飯店就餐。

黃山分析道,這會被客人誤認為茅山縣怠慢。

許一山想解釋,但黃山似乎不給他機會,他沉著臉道:“如果因此而造成招商引資出現問題,許一山同誌負有全部責任。”

換句話說,油脂基地項目流產,拿他許一山是問。

客人於豔倒冇怎麼在乎,反倒認為她來茅山後,在小酒館吃的是她最滿意的一頓飯。

於豔的態度算是給許一山解了圍。

但於豔堅持提出投資意向是獨資,如果茅山縣不能讓她獨資,她將另擇其他地方投資。

黃山的態度出現動搖,他開始猶豫著要不要答應於豔提出來的要求。

許一山在這時候挺胸而出,堅決要求合股。

洽談會在雙方都堅持自己意見下不歡而散。

送走於豔後,黃山叫住許一山,緊盯著他的眼睛看,沉聲問他,“你堅持要合資,如果因為這個條件而造成項目轉投他處了,是你的責任還是我的責任?”

許一山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書記,我們一定要堅持合資。”

“道理呢?”黃山哼了一聲道:“人家獨資不是更好?我們一方麵出讓土地,能創收一大筆。基地建起來運營後,利稅又是一大筆收益。關鍵是我們不需承擔任何風險啊。”

許一山低聲道:“書記說的很對。但是,我個人想,我們茅山要想持續性的發展,就必須得學會一門過人的手藝。油脂企業國內不少,但能打進國際市場的不多,甚至可以說絕無僅有。”

“馬來的這家油脂企業我做過背景調查,他們在國際油脂市場上具有相當高的地位,全球任何一個地區都有他們的營銷渠道。這可是花錢也買不到的好東西。”

“我在想,與其坐收漁人之利,不讓藉機揚帆出海。我們靠著嚴總的油脂企業這條船,可以把茅山茶油的影響力擴展到全球去。”

“西方國家的食用油主要為橄欖油,我把橄欖油和茶油作了比較,在很對方麵,茶油要勝過橄欖油許多倍。特彆在健康方麵,具有其他任何油脂取代不了的效果。”

許一山一口氣說了半個小時,他從茶油的食用指標出發,分析了目前食品界各類油脂的用量與用途。結合嚴華在全球的油脂帝國的影響力,決心依靠油脂基地,推出一款適合全球人類食用的高品質茶油。

黃山居然冇打斷他,任由他暢快地說下去,不時還報以頷首。

許一山之所以說得那麼詳細,目的就隻有一個,堅定黃山要求與嚴華合資的決心。

等許一山說完之後,他不緊不慢地問了一句:“還有嗎?繼續。”

許一山訕訕搖搖頭道:“說完了,冇有了。”

黃山嗯了一聲道:“一山啊,我知道你的想法,你這樣想,能達到目的當然是最好的。問題是現在的資本家,都是逐利的動物。如果他們不答應,我們該怎麼辦?”

許一山嘿嘿笑道:“他們會答應的。現在我們雙方都在比拚耐心,誰先失去耐心,誰就落於下風了。”

“何以見得?”

許一山想了想道:“假如於豔真要投靠他人,她就不會等在我們縣,三番五次催問我們的決定了。”

“你不擔心彭縣長又來一次截胡?”

“他截胡不了的。”許一山輕蔑笑道:“與外商打交道,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誠信。他們需要的是健全的製度和良好的誠信基礎。彭縣長恰恰缺失了。”

黃山狐疑地問:“你敢保證嗎?”

許一山這下為難了,這世上隻有銅匠鐵匠,哪有包匠?

不過,他能肯定,即便嚴華不投茅山縣,也絕對不會去長寧縣投資。

彭畢弄的一個嚴氏舊居,弄巧成拙了。

當然,起因還是在許一山送嚴華的那本族譜當中。

嚴華在確認許一山送他的族譜與自己手裡持有的族譜一模一樣之後,才確信他的祖籍地並非長寧縣,而在茅山縣。

他回去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纔再次安排於豔過來。許一山完全能理解他在這一個月裡的猶豫、下不定決心,以及許多其他的擔心。

畢竟彭畢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是長寧縣堂堂的常務副縣長。

他已經付出那麼大的努力,最後卻換來嚴華的不信任,難保他不惱羞成怒,處處給嚴華使絆子。

“這樣吧,你的建議我拿到常委會上去表決。”黃山想了想說道:“你列席吧。”

茅山縣九大常委,無一缺席。

這是決定茅山縣未來走向的一件大事,誰都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缺席。

所有人心裡都清楚,油脂基地一旦落戶茅山縣,茅山將會發生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

黃山親自主持會議,會議的議題就隻有一個:關於油脂基地落戶茅山縣的政策問題。

會議一開始,黃山便將油脂基地落戶茅山縣的重要性講了一遍。

但他話鋒一轉道:“現在有個非常嚴重的情況需要大家一起表決,投資方要求獨資建廠。可是我們縣裡認為,合資是最好的選擇。”

“選擇讓投資方獨資,馬上可以簽署投資協議。選擇合資,可能會有一些麻煩,對方對合資抱有想法,不傾向走合資路線。大家都想想,我們該選擇哪一個決定?”

“最後提醒各位,選擇合資,有可能失去這個項目。”

會議室鴉雀無聲,每個人表情都顯得無比凝重。

段焱華咳嗽一聲,第一個發言問道:“合資是誰的主意?”

黃山擺擺手道:“這個先不提,大家考慮清楚後,再表決就行。”

段焱華冷冷一笑道:“我擔心的是,大家在這裡爭得你死我活,到最後做的決定人家不認可,拍拍屁股走人了,這個責任該誰來負?”

縣長謝飛接過他的話說道:“老段,現在就擔心追責,是不是有點過早了?”

段焱華認真道:“不早啊,我覺得,完全有必要厘清關係和責任。我們作為全縣人民的領導,就該想著要為群眾美好生活而努力。這不是標新立異的時候,更不是出風頭的時候。需要腳踏實地,紮紮實實推進項目落地纔是正道。”

謝飛似笑非笑地說道:“老段你的意思是我在標新立異,想出風頭了?”

段焱華搖搖頭道:“謝縣長您不必非要往自己身上扯。這樣吧,我看書記的特彆助理許一山同誌在,要不,請他來給大家講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