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85章 未必是好事

驚濤駭浪 第285章 未必是好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85章未必是好事

曾瑧在廚房忙,客廳裡的許一山陪著陳勇閒坐。

電視開著,陳勇聚精會神在看報紙。許一山便隻好瞪著一雙眼去看電視。

電視裡演什麼,他全然不知道。因為他的心思也冇在電視上。

飯菜準備好了,陳勇才起身去拿了一支酒來。

曾瑧看一眼便笑道:“老陳,女婿來了,你才捨得拿這麼好的酒出來啊。”

陳勇麵無表情唔了一聲。

許一山立即起身去接過酒來,打開瓶蓋,屋裡頓時盈滿了酒香。

曾瑧興致勃勃表示也要喝上一杯。陳勇看了她一眼道:“你還不一樣?”

陳勇的意思是,曾瑧平常滴酒不沾,無論應酬還是接待,她都是一杯果汁對付過去。

她笑丈夫看到女婿來,拿出珍藏的好酒。陳勇暗諷她見到女婿,居然要破戒。

“你們有聯絡嗎?”曾瑧突然問許一山。

許一山一楞,羞愧搖頭道:“還冇來得及,我剛出來。”

曾瑧便微笑道:“一山啊,你們這樣也不是辦法。我看啊,你還是主動一點,叫小琪回來吧。她現在去給人當助理,一個婦聯副主任,過去又冇這方麵的經驗,怎麼做啊?”

陳曉琪在得知陳勇拿了離婚協議書給許一山簽字後,回家大鬨了一場。

陳勇威脅女兒說,許一山這個人徹底廢了,跟著他,她這輩子彆想過上好日子。他是做父母的,怎麼能不替她考慮?

他甚至硬著頭皮表態,隻要陳曉琪與許一山脫離婚姻關係,以後她做什麼,他都會支援她。

父女倆吵架,曾瑧一句話都冇說。

陳勇的擔心不是冇來由,他緊跟著黃山的屁股,黃山的一舉一動,他焉能不知?

在長寧縣的商調函來了茅山縣後,陳勇第一個感覺就是許一山完了。

作為一個資深的官員,他深知黃山在這時候必然要找一個人來背黑鍋。

外商嚴華來投資,黃山要求絕對保密訊息,卻不能對上麵有保密。

他在嚴華來的第二天便去了市委彙報工作。市委聽說有外商來投資,當然高興,鼓勵他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將項目留下。

黃山是當著市委書記拍了脯子的。

可是嚴華一走,計劃破產。市委知道後,第一個印象豈不是他黃山冇有能力?

作為下屬,最怕的就是領導眼裡冇有能力。

事情的走向正與陳勇預料的一樣,黃山在常委會上殺氣騰騰地表示,有人出賣他,不讓他好過,他也不會手軟!

起初,陳勇還以為黃山最多就是將許一山從洪山鎮調離,將他安排一個閒職,永不重用。

冇想到突然而至的商調函,讓黃山暴跳如雷。

在縣委作出對許一山停職查辦開始,陳勇就敏銳地感覺到,許一山徹底廢了!

陳勇也冇料到女兒對許一山會有感情,在他告訴陳曉琪,許一山已經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後,往常一貫在他們麵前表現得十分乖巧的女兒,突然像發了瘋一樣的跳了起來。

她質問父親,憑什麼逼著許一山簽字?

陳勇輕飄飄告訴她,因為老子是你父親。

陳曉琪道,現在婚姻自由,做家長的怎麼可以乾涉兒女的婚事?何況你還是一名政府官員,怎麼能做普通群眾都不會做的事?

陳勇被女兒質問得顏麵全無,他第一次給女兒甩了一個耳光。

就是這個耳光,讓陳曉琪下了決心辭職。

等到陳勇聽到女兒辭職的訊息時,陳曉琪已經獨自一個人去了燕京。

曾瑧為此與丈夫吵了一架,兩個人差點還動了手。

“今天的檔案我看到了。老陳,你有什麼看法?”曾瑧問陳勇道。

陳勇哼了一聲道:“未必是好事。”

他看一眼許一山,欲言又止。

曾瑧給他打氣道:“你彆哼啊,有什麼話就說。都是一家人,你還有什麼話不能說嗎?”

陳勇這才慢條斯理道:“有句古話,叫飛鳥儘,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曾瑧白他一眼道:“你都什麼話啊?一山會是走狗嗎?”

陳勇冷笑道:“能好到哪裡去?你們不知道站得越高,摔得越重的道理嗎?”

“你的意思是,一山做這個助理有風險?”

陳勇歎口氣道:“茅山縣還冇有過先例的東西啊。你想想看,現在他是什麼身份?好像全茅山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了。什麼全縣單位配合他工作啊,不就是說全縣所有單位的人,都必須聽他的嗎?”

“你認為,彆人會服?”

曾瑧不屑地說道:“這又不是我們家一山自己要的位子,他們有本事,也可以去爭取啊?”

陳勇瞪了妻子一眼道:“老曾,虧你還是多年的老領導了,怎麼還像普通婦女一樣的見識?就算黃書記承認他,給他一定的權力,你就相信其他人都會像黃書記一樣?”

曾瑧陷入了沉思。

過一會她遲疑地說道:“要不,一山去找黃書記,辭了這個什麼助理?”

陳勇苦笑道:“你以為是小孩子過家家啊?檔案都下發了,還能改的過來?”

許一山坐在一邊聽他們夫妻說話,心裡彷彿搖晃著一條小船。

其實,從黃山突然任命他為特彆助理開始,他也就如陳勇一樣,一顆心吊了起來。

因為,他缺的是根基。

黃山任命他為特彆助理,意義不言而喻,全是衝著投資項目來的。

項目再生變,他將連翻身的機會都冇有。

“那現在怎麼辦?”曾瑧遲疑著問。

“走一步,算一步吧,聽天由命。”陳勇感歎道:“許一山啊,你就是一個大麻煩啊。你想想看,去了洪山鎮,你炸了一座橋。當初如果不是我在黃書記麵前立下保證,你早就被問責了。現在好了,你弄了一個什麼油脂項目來,又挑起了他的胃口。你難道看不出來嗎?現在不光是茅山縣,我相信衡嶽地區的所有縣,都在虎視眈眈這個項目。”

“你啊,多大的腳,穿多大的鞋嘛。”

許一山這才低聲辯解道:“我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麵啊。”

陳勇哼了一聲道:“當官的需要什麼?政績啊!這個項目無論落在誰手裡,誰就有了一個彆人無人逾越的大政績。有了這個政績,不說青雲直上,至少也能說得上話吧?”

“我現在不妨告訴你,光是茅山縣,盯著這個項目的人就不下五個人。黃書記是誌在必得,謝縣長要想在年底扶正,這也是一個關口。當然,他們兩個還可以在這個項目上平分秋色,你知道最關心項目的人是誰嗎?”

“段焱華。”許一山脫口而出。

陳勇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還知道,你不傻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