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82章 將功折罪

驚濤駭浪 第282章 將功折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82章將功折罪

鑒於許一山頑固不化,堅決不肯指證錄音中的人是誰,封檢表現出失去全部耐心的焦躁。

他最後一次與許一山見麵時,已經是許一山在檢察院的第八天了。

縣裡給了他明確的期限,一個星期內,必須要一個結果。

還能有什麼結果呢?封檢歎道:“許一山,從明天起,你就該換地方了啊。”

許一山疑惑地問:“去哪?”

封檢苦笑道:“還能去哪?去看守所啊。你的案子,經過研究決定,我們將在你近期內移送起訴了。你再在我這裡已經不合適了。”

許一山哦了一聲,真誠道:“謝謝封檢對我的照顧。我該去哪就去哪。”

封勇緩緩搖了搖頭,嘀咕道:“其實你本可不受這個罪的,是你自己不願意配合,我也冇辦法幫你了。好自為之吧。”

聽到說要起訴了,許一山內心還是有些小小的激動。

不管怎麼樣,事情總有了一個結果。不像現在,每天漫無目的地等待,讓人心裡焦慮,無聊,徘徊。

他心裡也非常清楚,一旦公訴了,他瀆職的罪名是肯定逃不脫了。

但是,他想,自己一個人承擔了責任而挽救幾個家庭的幸福,他覺得很值得。

起訴書副本很快送到許一山手上。

他冇想看起訴內容。因為他知道,這裡麵的一切都是莫須有的東西。他認也得認,不認還得認。

冇有力量能讓他逃脫起訴的命運,除非他說出錄音中說話的人是誰。

他簽字,按手摸,耐心等待開庭的日子到來。

簽了起訴書副本後,兩名乾警抱歉地對他笑笑,掏出來一副白亮的手銬。

許一山冇有猶豫,主動伸過去手,讓他們銬住一雙手腕。

“走吧。”他說,邁步出門。

一個多月前,他從看守所接出來孫武夫妻,一個月後,他自己卻戴著手銬要邁進這座看管森嚴的大門。

一路上大家都冇說話,許一山閉目假寐,他居然感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輕鬆感流遍了他的全身。

謝先進親自等在辦公室裡,看到許一山從車上下來,欲言又止。

進監需要辦不少手續,比如覈對人物特征,確認羈押對象身份,檢查身體健康問題,拍照,等等等等。

號衣就擺在謝先進麵前的桌子上,等許一山把流程全部走了一遍後,就該給他換上號衣,將人送進去監房了。

檢察院的人把人送到,辦好手續後就要離開。

許一山心如止水,機械地按照看守所的指令走過場。

檢察院的人走後,謝先進將許一山叫進了他的辦公室。

兩個人對視一眼,謝先進如鯁在喉,而許一山卻淡然處之。

“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境地了?”謝先進小聲問。

“冇事,命該如此。”許一山嗬嗬笑道:“謝隊,如今我是你的階下囚了啊。”

謝先進趕緊攔住他道:“彆胡說。許老弟,我相信你會有沉冤得雪的一天。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你是被陷害的。”

許一山苦笑道:“冇人陷害我。”

他一邊說著,一邊要去拿桌子上的號衣,準備換上。

謝先進搖搖頭道:“你就真那麼迫切想要穿這種衣服啊?”

許一山淡淡一笑,“我不能壞了你們的規矩。”

正要換衣服,突然門一響,剛纔送他進來的兩個乾警急匆匆進來了。

“謝隊,對不起,人我們要帶走。”

“帶去哪?提審嗎?”謝先進問。

乾警搖頭道:“不,他被釋放了。”

“釋放了?”無論是謝先進還是許一山,都以為聽錯了話。

乾警抱歉笑道:“是釋放了。我們剛纔接到院裡電話,現在要立即將許一山同誌送去縣委。”

謝先進臉一沉道:“這可能不行,我這裡的手續已經辦好了,你們要帶人走,得拿手續來。”

乾警急道:“是縣裡要人啊。”

謝先進黑著臉道:“誰要人都不行,手續不全,我不能放人走。”

兩個乾警急得團團轉,一個提議給院裡打電話,讓他們的老大親自給謝先進說。一個強行要帶人走,因為電話裡給他們的時間不能超過一個小時。

他們出去商量了,屋裡就隻有謝先進和許一山。

謝先進壓低聲道:“兄弟,你的好事來了。”

許一山狐疑地問:“什麼好事?”

“你冇見著他們急著要人啊?這是上麵的指令,肯定冇你不行。好了,你的厄運應該過去了。”謝先進笑眯眯道:“這樣的事,我還是頭一遭碰到。”

冇多久,縣委黃山書記的電話親自打到謝先進的手機上來了。

“先進同誌吧?我是黃山。”

謝先進不自覺地站起身來,趕緊答道:“黃書記,我是謝先進,請您指示。”

“許一山同誌在你哪裡吧?”

“報告首長,在。”

“你現在讓他來我這裡報到。”黃山掛了電話。

謝先進捏著手機楞了好一會,才眉開眼笑道:“請吧,許大人,你的春天來了啊。”

出門上車,檢察院的兩個人態度恭敬,一路上一直在解釋他們的難處。

許一山充耳不聞,從檢察院突然折轉回來要人。他就猜到了事情必定發生了大變化。

而能改變事情走向的,隻有一個人,哪就是嚴華。

嚴華這次冇親自來,而是指派了一名全權代表。

代表是混血,父親是華人,母親是馬來血統。

代表中文名叫於豔,馬來名叫芙諾薇餘民。翻譯過來,就叫餘鮮花。

她今年24、5歲,相貌漂亮,皮膚是淡淡的咖啡色。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

上次嚴華來華時,於豔冇跟著一起來。這次受嚴華委托,作為他的全權商務代表,來茅山縣真是洽談油脂基地落地項目。

於豔下飛機第一句話就問:“許一山先生來了嗎?”

茅山縣接機的同誌一聽,趕緊解釋說許一山因為有事耽擱,冇能來機場迎接。但他已經等著縣裡。

這邊敷衍完,趕緊將電話打回來彙報。

黃山二話冇說,當即指示檢察院放人。

於是就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許一山人進了看守所,還冇跨進監房,人就被接到黃山麵前來了。

黃山將許一山從頭到腳打量一番,沉著臉說道:“一山啊,現在有個非常重要的事需要你去處理。馬來那邊來人了,這次你無比要將項目拿下,有冇有信心?”

許一山尷尬地說道:“黃書記,我儘力而為。”

“你不能這樣敷衍。”黃山皺著眉道:“這麼說吧,你這是將功折罪。項目落地,你是茅山英雄,項目泡湯,你等著接受處罰吧。”

為了表示對等,黃山當場任命許一山為他的全權代表,負責接觸與落實油脂基地投資項目。

決定一出,當即引起一片嘩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