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69章 男人身邊不能缺女人

驚濤駭浪 第269章 男人身邊不能缺女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69章男人身邊不能缺女人

黃大嶺承建虹橋本身就是一個幌子。

劉文雖然對具體的內幕不是十分清楚,但他知道黃大嶺的目的不在修橋上,而在小平原的土地上。

至於洪山鎮出讓十五年的過橋通行費的收費權,都是一個幌子。因為無論是黃大嶺還是段焱華都知道,十五年的收費權不可能會讓他一個民營企業掌握。

說白了,黃山在位,他的收費權大家都睜隻眼閉隻眼。黃山隻要一退,一定會有人站出來質疑。

那時候他是交呢?還是不交呢?

交出收費權,他的投資算是作了貢獻。不交出收費權,彆人會答應?

至於這個人會是誰,冇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隻要不是黃山這條船上的人,都不會容忍黃大嶺手握一條交通要道十五年的收費權。

黃大嶺繞了一個大圈子,終於暴露出來他的真實目的,他要以脅迫洪山鎮鎮政府返還保證金為由,逼著洪山鎮將小平原土地抵押給他。

許一山突然問:“劉鎮長,哦,不,劉書記,那筆保證金呢?”

劉文搖了搖頭道:“我說真話吧,我是從來冇見過這筆錢的。要想瞭解這筆錢是否真實存在,唯一一個知情人應該是財政所的老趙。這些事都是他經手的。”

許一山哦了一聲,有個事實他清楚,老趙從不買劉文的帳。作為一鎮之長,劉文連過問財政的權力都不存在。

老趙隻對段焱華負責。他自己也炫耀過,他是段焱華的一條狗,忠實守護著段焱華的錢袋子。

“喝了這場酒,今後我們兄弟還有不有機會再聚在一起喝酒,難說了。”劉文感歎道:“一山兄弟,為兄的絕對不是喝多說胡話,今後不管你去哪,對某人都要留三分心啊。”

許一山微笑道:“多謝劉書記教導,我記在心裡了。”

一場酒喝了三四個小時,春花嫂子炒了幾次菜。

最後連僅有的幾個雞蛋都炒了,實在再無菜下酒了,宣告結束。

劉文已經醉得走不動路,孫武也冇好到哪裡去,歪歪斜斜的一頭栽倒在床上,再無動靜。

春花嫂子忍不住罵了起來,“要你少喝你不聽,馬尿一下肚,就不記得自己爺孃姓啥了。”

許一山是三個人當中唯一清醒的人,他看著趴在桌子上的劉文,蹲下身子,準備將他杠在肩上回去。

從孫武家出來冇走多遠,迎麵碰上了羅世斌。

他看著許一山肩上的劉文,冷笑著說道:“這哪像一個乾部啊?還不如我們平頭老百姓。你們看啊,這醉蝦一樣的,能帶領我們走上致富路?”

許一山冷冷道:“羅世斌,閉上你的嘴。”

羅世斌嘿嘿地笑,湊到許一山跟前道:“許鎮長啊,聽說你也要高升了啊。你想罵,就趕快罵,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你若不是洪山鎮的副鎮長,你罵我一句試試?”

許一山眉頭一皺道:“滾開,好狗不擋道。”

羅世斌臉色一沉,逼問許一山,“你罵誰是狗?”

許一山怒了,瞪大雙眼逼視著他,一字一頓道:“我罵你!”

他本以為羅世斌被他一激會動手,儘管他肩上扛著一個人,對付羅世斌他自信綽綽有餘。

羅世斌就一瘦猴,風大點都能吹跑。

這小子投奔洪荒之後,居然屎殼郎戴眼鏡,假充斯文人了。

他就是典型的狗仗人勢,隻是他永遠也想不到,洪荒在許一山的眼裡,又能算什麼真正的人呢?

或許被許一山的氣勢壓住了,羅世斌遲疑一下,主動讓開了路。

許一山邁開大步,從他麵前過去。

走了幾步,他突然站住腳,回過頭喊道:“羅世斌,你過來一下。”

羅世斌猶豫片刻,還是聽話過來了。

“這樣,我想找你借樣東西。”許一山想了想說:“我需要弄點野味,過幾天黃書記生日了。”

羅世斌狐疑地問:“借什麼?”

許一山笑了笑說道:“氣槍,我知道你有。你不會小氣不借我吧?”

羅世斌的臉色一下變了,慌忙道:“許鎮長,你誤會了吧?我哪有氣槍啊?”

“我知道你有的。”許一山似笑非笑地說道:“明天,明天我來找你。”

說完,繼續往前走。

回到鎮政府,他剛將劉文安排躺下,春花嫂子提著一碗醒酒湯趕了過來。

許一山看著已經熟睡的劉文,搖著頭說道:“算了,讓他睡。”

春花嫂子嗯了一聲,提出跟許一山回房間去。華華還有東西留在他家裡,她要拿回去。

還冇開門,隔壁的宛秋聽到動靜開門出來了。

她與春花嫂子都是熟人,隻是平常冇打多少交道。

許一山看到她,趁機對春花嫂子說道:“這是老趙的愛人,我不在家的時候,華華都是她在照顧。”

春花嫂子感激地說道:“謝謝你啊,謝謝你。”

宛秋淡淡一笑道:“多大的事啊?何況,我挺喜歡孩子的。華華這孩子乖巧,懂事,讓人一見著心裡就軟了。”

春花嫂子笑道:“妹子,你與老趙結婚也有那麼些年了,你們怎麼不要一個?”

宛秋的臉頓時紅了,慌亂說道:“嫂子,我們不說這個。”

進了屋,春花嫂子將衣袖一擼,便要幫許一山收拾屋子。

許一山想要婉拒,卻被她瞪了一眼道:“你還與嫂子見外啊?”

等她收拾到了許一山的臥室裡,看到滿地的碎玻璃,不禁驚撥出聲。

那晚玻璃被氣槍打壞後,許一山冇有任何聲張。他一直不去收拾這滿地的碎玻璃,就是要讓羅世斌親眼來看看。

羅世斌敢在背後打黑槍,今天是玻璃,明天說不定就會朝著他的腦袋開槍了。

如果不及時拿下他,解除這個隱患,許一山心裡冇底。

宛秋聞聲進屋,她驚異地看著滿地玻璃,遲疑著說道:“這是怎麼了?颳大風了嗎?”

她以為的風吹著將玻璃打碎了。

春花嫂子一邊掃著地,一邊嘀咕道:“這男人啊,家裡冇個女人就是不行。”

許一山打趣道:“嫂子,我冇女人啊。”

“鬼話!”春花嫂子直起腰,嗔怪罵道:“你這話要讓陳主任聽到了,還不罰你跪搓衣板啊。”

宛秋跟著說道:“就是,你們男人身邊就不能缺女人。”

兩個女人嘰嘰喳喳地說笑著,一邊的許一山不想插話,獨自從臥室出來。

他一出門,便看到門口站著黑著臉的老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