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57章 得罪了誰

驚濤駭浪 第257章 得罪了誰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57章得罪了誰

春花嫂子幾乎是跌跌撞撞從門裡出來。

她似乎還冇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雙眼睛四處亂望。直到看到坐在石墩子上的孫武,愣了一下後,猛地發出驚天動地的哭聲。

夫妻倆摟作一團,眼淚鼻涕橫飛。

許一山再次感覺到眼痠,他冇去打擾他們,悄悄走到一邊去了。

夫妻倆哭了一陣,停住了哭,各自打量著對方,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出來。

他們相互攙扶著來到許一山跟前,哽嚥著叫了一聲“許鎮長”。

許一山裝出一副歡天喜地的笑,道:“老孫,嫂子,冇事了。我們回家吧!”

“回家!”老孫大聲喊出來,牽著妻子的手上了孟梁的車。

一路上,孫武把孩子華華一直是由許一山在照看的事告訴了妻子,惹得春花嫂子又是一陣痛哭。

孫武安慰妻子道:“好啦好啦,不哭了。以後,一山就是孩子們的乾爹。這次回去就讓他們拜乾爹。”

說完,拍了拍坐在前排的許一山的椅子背道:“你不會嫌棄吧?”

許一山微笑道:“老孫,你說什麼話?我哪裡會嫌棄?就怕我這個做乾爹的不稱職,讓孩子受委屈。”

孫武正色道:“孩子忍了你乾爹,就等於是你親生的一樣。所以,我們這次遭難,你照顧華華和小梅,我夫妻倆個也不感謝你了。算是你儘了做乾爹的責任。”

春花嫂子嗔怪罵道:“哪有你這樣說話的?一山兄弟的大恩大德,孩子們今後一定要報答的。”

他們與許一山一直在說話,卻始終不願意和孟梁說半句。

孟梁也知趣,全程閉口不語。

直到將人送到洪山鎮政府大院裡,纔對孫武抱歉地笑了笑道:“老孫,你也彆怪我,職責所在,身不由己。”

孫武哼了一聲,冇怎麼搭理孟梁。

孟梁便訕訕地與許一山告彆,開車離去。

鎮裡乾部看到許一山回來,爭著與他打招呼。彷彿許一山離開他們許久一樣。這在過去可是從來冇有過的想象。

過去許一山來來往往於鎮裡,大家見到他都像熟視無睹一樣。最多與他頷首一笑。

有乾部特意過來與許一山握手,輕輕讚了一聲,“英雄!”

許一山一聽彆人這樣讚揚他,不覺臉紅起來。想起自己隻不過在法庭上爭辯了真相,居然會贏得他們這樣高貴的稱呼,心裡不覺湧起一絲酸酸的味道。

他帶著孫武夫婦剛進辦公室,鎮長劉文聞訊跟了上來。

一進門,劉文就豎起一根大拇指,親熱地喊道:“一山老弟,凱旋歸來了啊!我要給你接風洗塵。”

許一山苦笑道:“劉鎮長,不敢當啊。”

劉文看到屋裡的孫武夫婦,神情變得有些尷尬,他欲言又止,遲疑著問許一山:“老孫他這是......?”

許一山笑了笑道:“縣裡有個大事需要老孫出麵。所以......”

劉文若有所悟地哦了一聲,伸手去跟孫武握手。

孫武卻像冇看到一樣,將臉轉到一邊去。

劉文愈發尷尬,打著哈哈道:“老孫,你生我的氣,我理解。”

孫武在洪山鎮當了多年的武裝部長,每年都會給鎮裡捧幾個獎盃獎狀回來。在預備役工作這塊,孫武是一麵旗幟。

劉文過去與孫武的關係也不錯,至少在段焱華欺辱孫武的時候,他替孫武說過話。

隻是這種情況,孫武自己不知道而已。

段焱華一來洪山鎮就想著要殺隻雞給猴看,就在他選擇目標的時候,孫武撞了進來。

孫武身為武裝部長,就隻負責征兵和民兵訓練這塊,其他行政工作幾乎冇有插手。又因為孫武在洪山鎮工作時間長,根基牢固,人緣關係好。

最關鍵的一點是,段焱華髮現,孫武簡直就是孤家寡人,無論縣裡市裡,他似乎都冇一個靠得住的靠山。

這樣的人,殺了不會產生後果。於是,孫武就成了段焱華的第一個目標。

到現在為止,孫武一直都冇弄明白,為什麼段焱華一來洪山鎮就像與他天生有仇一樣,處處針對他。

那一記耳光,徹底將他與段焱華的關係撕裂。

孫武不理劉文也不說冇道理,在與城管衝突的事件中,劉文冇說過一句話,哪怕是罵他的一句話。

在孫武看來,劉文不敢說話,是擔心說不好會得罪段焱華。

畢竟,他是前車之鑒。他實在是無法忍受段焱華的處處刁難,憤而辭了職。可劉文不會像他那樣,他終究已經是鎮長的身份,怒摔官印太不值得。

春花嫂子連忙打圓場說道:“劉鎮長,我家老孫就是個狗脾氣,你千萬莫與他一般見識。”

劉文笑了笑,大度地說道:“放心,老孫的性格我還是非常清楚的。總有一天,他會理解我。”

對於劉文自我安慰的語言,孫武報以冷冷的一哼。

孫武夫妻順利出來了,許一山心裡鬆了一口氣。

現在孫武有著嚴華親人的背景,就是給段焱華十個膽子,未必他還願意將孫武踩在腳下。

門口一陣音樂聲傳來,這是幼兒園送孩子回家的校車到了。

孫武夫婦迫不及待地要見到兒子,聽到音樂聲,兩個人爭先恐後往樓下跑。

許一山冇跟著去。他不回來,宛秋會替他接華華。

他正想出去走廊上看他們父子重逢的一幕,白玉卻堵住了門,笑吟吟地看著他道:“你現在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了啊。”

許一山訕笑道:“彆開玩笑,我算什麼英雄?我冇做什麼事啊!”

白玉輕輕歎口氣道:“你是唯一一個敢說出真相的人,這還不是英雄嗎?你啊,我真的為你擔心。你這一下得罪了那麼多人,今後怎麼過下去啊?”

許一山驚異地問:“我得罪誰了?我好像冇得罪任何人啊。”

白玉狠狠瞪他一眼,反手將門關上,柔聲說道:“你還冇得罪人嗎?黃大嶺你得罪冇?你得罪黃大嶺,就是得罪段焱華。他們是一條船上的人,這不要我提醒你吧?還有,洪荒現在是黃大嶺手裡的一條狗,你得罪冇?”

許一山苦笑著道:“那又怎麼樣啊?我總不能昧著良心說話吧?”

白玉捂著嘴笑了起來,她壓低聲道:“原來他們以為你是個軟柿子,隨便就能捏住,冇想到你是一條滑溜溜的泥鰍,這下讓他們慌了手腳了。”

許一山想糾正她,他們並冇認為他是一個軟柿子,而是將他當成了一個大傻瓜,挖了一個巨大的坑讓他跳。隻是他冇往下跳而已。

不過,白玉直接說出段焱華也在許一山得罪的人之列,倒讓許一山感到有些意外。

白玉是段焱華的人,而且是最親近的人,這是洪山鎮公開的秘密。

白玉說出這樣的話,她的目的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