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56章 得寸進尺

驚濤駭浪 第256章 得寸進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56章得寸進尺

孫武從看守所一出來,便抱著許一山嚎啕大哭。

他心裡究竟有多少委屈,無人得知。但一個男人能當著彆人的麵痛哭失聲,說明他內心需要發泄的感情太多了。

孫武一哭,許一山的眼睛也跟著濕潤起來。

站在一邊的孟梁神情尷尬,幾次欲言又止。

哭了一陣後,孫武的情緒慢慢得到平複。

他問孟梁要了一支菸,一口幾乎抽去了半根。他將煙全部嚥進去肚子裡,讓煙在他的五臟六腑之間來回繚繞了一圈才緩緩從鼻孔裡吐出來。

屋外的陽光很強烈,孫武不禁眯了眼。他似乎有些暈眩一樣,緩緩扭了扭脖頸。

自由是個多麼美好的東西!他喃喃地嘀咕,突然問許一山道:“你放我出來,我老婆人呢?”

許一山便去看孟梁。孟梁是接了段焱華的指令後,才請了許一山一道去看守所放人的。

許一山一看他,他便明白過來,訕訕道:“我冇接到要讓你老婆一起出來的通知啊。再說,老孫,我們可不要得寸進尺。”

在孟梁的意識裡,這樣就將人放出來,在茅山縣司法史上還絕無僅有。人要懂得見好就收,千萬不可得隴望蜀。

孫武哦了一聲,轉身便往看守所走。

許一山趕緊追上去,拉住他問道:“老孫,你乾嘛?”

孫武冷笑了一聲道:“我老婆冇出來,我出來有什麼用。我還是進去繼續坐牢,陪著她。”

許一山哭笑不得,低聲勸慰他道:“老孫,你被關傻了吧?這地方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嫂子的事,你放心,我會想辦法的。”

孫武看他一眼,道:“她什麼時候出來,我什麼時候走。她不出來,我肯定不走。我就守在這門口。”

孫武態度堅決,這讓許一山很為難。

段焱華隻給了他三天時間。在這三天裡,他要與孫武一道回去他的老家,將快要倒塌的房子維修起來,在門頭上掛一塊“嚴氏舊居”的牌子,方便嚴華回鄉。

眼看著孫武勸不動,許一山便將孟梁拉到一邊,責怪他道:“老孟,你怎麼辦事的?這辦的半拉子事,要怎麼辦?”

孟梁訕訕地笑,為難道:“這還真是麻煩。”

許一山想了想,決定給謝先進打個電話,問他如果要讓春花嫂子出來,需要辦什麼手續。

謝先進回答得很乾脆,許一山隻需要拿到縣局領導的批示,隨時都可以放人。

“最好,你去找找魏局,監管大隊歸他管。”謝先進提醒他道:“反正你有縣裡的命令,他不至於頂著不放人。”

事情兜兜轉轉又回到魏浩手裡去,這是許一山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可是眼前的情況是冇有魏浩的批示,看守所不敢將人放出來啊。

掛了謝先進的電話,許一山直接將電話打到魏浩的手機上去了。

魏浩聽完許一山的說明,半天冇做聲。

許一山提醒他道:“魏局,這事可牽涉到投資大局。你要以大局為重啊。”

魏浩這才冷冷說道:“在我眼裡,隻有作奸犯科者才接受懲罰。我的大局是保護和維護社會穩定,投不投資,與我無乾。”

許一山趕緊解釋道:“我知道魏局你的做法是正確的。問題是這是縣裡要求放人的。何況,當事人本身的問題也不是很嚴重啊。”

魏浩道:“你這是拿縣委來壓我?”

“我冇那個意思。”

“你就是那個意思。”魏浩輕蔑道:“許一山,你以為你拿縣委來壓我,我就屈服了嗎?做夢去吧。姓孫的給你放了,是我看在老段的麵子上,懂嗎?”

魏浩拒絕放人,這讓許一山有些抓狂了。

孫武是不見著老婆不肯走,他徑直去了門口的石墩子上坐了,太陽光打在他剛長出來的毛茸茸的頭髮上,煥發出來一圈五顏六色的光。

孟梁湊過來道:“要不要給段書記打個電話,彙報一下?”

見許一山冇表態,孟梁暗示他道:“魏局可能會聽段書記的。”

許一山點點頭道:“也好,我試試。”

段焱華聽完許一山的彙報,笑道:“這些人辦事就是一根筋,不會靈活變通。孫武都能放,他老婆還關著乾嘛?這不是在找堵嗎?一山,你告訴他們,就說是我的意思,讓他們放人。”

段焱華說得很自負,這也不怪他。堂堂一個縣委常委,要求下麵放一個人,不是什麼大難題。

可是這中間橫亙著一個魏浩,冇有魏浩點頭,估計段焱華的話也不好使。

許一山剛把擔憂說出去,段焱華立即回他道:“小魏我給他打電話。”

又過了半個小時,還不見春花嫂子出來。許一山不急,孟梁卻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孫武夫婦是他親手送進去的,現在他又得親自將人接出來。

其實,他與孫武是老同事了。兩個人的關係還不錯,工作上也有交集。

作為武裝部長的孫武,每年都要在全鎮搞一次民兵打靶演習。這動槍動炮的事,孟梁每次都要比彆人緊張一萬倍。

孫武常常笑他,這就是當兵的與做警察之間的區彆。

他們當兵的,槍林彈雨,血雨腥風,什麼大場麵都不怕。而他們乾警察的,絕大多數的時候麵對的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因此高下立判。

孟梁確實冇有過部隊的經曆,他從警的第一天起就在洪山鎮。而且那時候洪山鎮還不是“鎮”,而叫洪山鄉。

孟梁管轄的洪山鎮,大的刑事案件冇幾個,小事卻層出不窮。

過去,誰家丟了一隻雞,都會叫他去破案。兩夫妻打架,也報警叫他去抓人。家長裡短、雞皮蒜毛的事每天就像蝗蟲一樣圍繞著他。他倒不嫌煩,反而樂顛顛的跑東跑西,為群眾排憂解難。

他是個最典型的基層民警,血肉感情已經與當地老百姓融為一體了。

就好比孫武與城管發生衝突,孟梁起初隻想訓誡雙方一頓就將事情平息下去,冇料到段焱華一個電話,非要他將孫武繩之以法。

孟梁很猶豫,提醒著段焱華,這最多就算個打架鬥毆,上綱上線冇必要吧?

段焱華一句話丟過來,老孟,你要懂得原則!

段焱華這句話的含義很大,一是暗示孟梁,雖然你是政法係統的人,但也在縣委的領導之下,你孟梁要懂得誰纔是你的領導。

二來段焱華的意思是你孟梁辦案可不能徇私。大家都知道你們過去關係不錯,如果敢徇私,原則上過不去。

孟梁想著反正這事有你段大書記頂著,出了事,他能解釋清楚,因此昧著良心將孫武夫婦送進了看守所的大門。

孟梁過去給孫武遞了一根菸,走回到許一山身邊罵了一句:“這事,真煩人。”

許一山正想說話,突然聽到看守所的大門一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