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3章 局外人

驚濤駭浪 第23章 局外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3章局外人

早上,許一山去找書記段焱華要求分配工作,得知段書記一早去了縣裡開會。

汛期即將到來,全縣主要工作都擺在防汛上。

書記不在,他的具體工作冇人分配,他就無可事事。

整整一上午,他連辦公室的門都冇出,一直在網上瀏覽各式各樣的新聞。

隔壁婦聯辦公室的門也緊閉著,冇看到白玉來上班。

直到下午,辦公室才送來一份會議通知。

許一山看了通知,會議時間在晚上8點,這讓他有些奇怪。

通常會議都在白天舉行,洪山鎮的會怎麼選在晚上開?

秘書解釋給他聽,會議由段書記主持。而段書記,隻能在晚上纔可趕回來。

會議主題是防汛工作安排,冇其他特彆說明。

到了晚上,許一山早早等在會議室。

第一次參加鎮會議,他不能遲到,免得給人印象不好。

八點準時,許一山聽到一陣說話聲由遠而近,隨即看到段焱華被一群人簇擁著來到會議室門口。

段焱華首先看到他,驚異地問道:“許鎮長,你早來了?”

許一山笑了笑道:“我也是剛來。”

“進屋開會。”段焱華手一揮道:“今晚的會很重要,冇人缺席吧?”

通知上要求鎮乾部全體參加會議,冇具體出來名字。因此鎮黨委政府所屬各部門的頭頭悉數都到了場。

許一山留意了一下,發現白玉也在。

會議一開始,段焱華作了縣防汛會議的傳達工作,指出縣裡特彆重視洪山鎮的防汛。

許一山一直冇說話,一年前,他就得出來一個結論,未來兩到三年,茅山縣將要經曆一場史無前例的降雨。

作為水利專業畢業的許一山,不僅僅對水文瞭若指掌,他需要掌握天文、氣候、地質結構,以及突發情況時的應對與預警。

七年的野外勘察,讓許一山將全縣的水文資料全部掌握在手裡心裡。他查閱了五十年前的水文曆史,綜合了目前的氣候變化,得出來茅山縣未來會有大降雨的結論。

可惜,水利局領導並不重視他的研究結果。認為這些事不該屬於水利局管,而將許一山的研究心血束之高閣。

洪山鎮是茅山縣的重點區鎮,一個鎮的經濟占有量將近全縣的三分之一。

有人說過,如果洪山鎮的經濟跨了,茅山縣的經濟會跟著跨。

但如果茅山縣的經濟出現問題,隻要洪山鎮冇出問題,茅山縣就不會死。

由此可見,洪山鎮在茅山縣的地位有多重要。

縣裡要求,洪山鎮迅速組成防汛指揮部,確保今年平安度過汛期。

縣裡空前重視這次防汛,源於市裡省裡連續來了幾道急電。

根據氣象部門追蹤,有一團巨大的積雨雲將會在七天之後飄移到茅山縣上空。讓氣象部門擔心的是,這團積雨雲在到達茅山縣域上空後,將不會再移動。

這是很少見的氣象,通常積雨雲會因為風的緣故而飄移不定。

但這團積雨雲,就好像是專為茅山縣而來的。所有的氣象數據表示,這團雲將會給茅山縣帶來巨大的災難。

許一山之前並不知道市裡省裡有急電過來,積雨雲的事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在考察水利設施的時候,在無修山上發現了異樣。

無修山頂有一塊巨大的石頭,約三四個桌麵大。

石頭表麵平整得就像刻意雕琢過一樣,光滑無比。

在石頭的中央,有一個手掌般的窩,無論下多大的雨。凹窩從不積水,即便是拿水倒進去,也像漏鬥一樣,片刻滴水不存。

許一山聽聞有這樣一塊石頭,好奇心驅使他去看了。

在石頭上,他發現凹處居然盈滿了水,晶瑩如露,任風吹日曬,水無異樣。

他將此異像與無修老和尚說了,無修老和尚閉著眼說了一句:“此乃災難征兆。”

當然,無修老和尚的話許一山不會不信,但不會全信。他為此翻閱了茅山縣幾十年的氣象資料,綜合他勘察時的數據,最終得出將有山洪爆發的結論。

段焱華宣佈,洪山鎮防汛指揮部由他親自擔任指揮長,鎮長擔任副指揮長。組員由民政、婦聯、鎮武裝部和水管站組成。

許一山聽來聽去,就是冇聽到自己名字,於是試著問段焱華,“段書記,我乾什麼?”

段焱華看了他一眼,麵無表情說道:“你呀,暫時適應一下工作環境吧。這次防汛指揮,你就不要參與了。”

許一山急道:“段書記,我是水利局出來的,對這一塊有一定的認識。而且我也不是什麼嬌貴的人,不需要熟悉工作環境。請段書記給我安排工作吧。”

段焱華似乎冇聽到一樣,他掃視一眼會議室的人,朗聲說道:“請各位回去準備一下,從明天起,大家先放下手上的工作,將全部精力放到防汛這件大事上來。”

會議結束了,大家隨著段焱華,魚貫離開會議室。

許一山愣了半響,心裡想,段書記是什麼意思?當我不存在嗎?

他起身去段焱華辦公室,決心要個結果。就算不讓他進防汛指揮部,也該安排他其他具體工作啊。

冇有具體工作,他就是一個閒人。

段焱華似乎有點不高興,陰沉著臉說道:“許鎮長,你還要我多說幾遍?鎮裡現在不安排你的具體工作,就是希望你多熟悉熟悉。想乾工作是好事,但不能急嘛。”

許一山低聲道:“段書記,我覺得我參加防汛指揮部有百利而無一害。”

“隻是你覺得嘛。”段焱華笑了笑說道:“洪山鎮的防汛工作,每年都是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指揮部這些人,都是有經驗的同誌。防汛指揮,絕不可亂。瞎指揮或者亂決定,會給工作帶來嚴重後果。”

許一山堅持說道:“我來洪山鎮之前,就在水利局工作。我對全縣水利情況非常熟悉,知道危急時刻該采取什麼措施。”

段焱華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他盯著許一山看了幾眼,道:“按許鎮長的意思,我們這些人都是吃乾飯的,不知道要采取什麼措施?”

許一山連忙解釋道:“段書記,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哪個意思?”段焱華不冷不熱地笑道:“許鎮長,服從組織吧。”

話說到這個地步,許一山幾乎絕望。

段焱華搬出“組織”一詞,已經明確將他排除在指揮部之外了。

組織是個很神秘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卻又有著巨大的能量,能將一個人送上青天,也能將一個人踩進地獄深處。

他黯然從段焱華辦公室出來,看到白玉等在門外。

她見他出來了,朝他眨巴著眼睛,似乎在暗示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