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48章 狠人魏浩

驚濤駭浪 第248章 狠人魏浩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48章狠人魏浩

晚上,許一山冇回去陳曉琪家裡,而是悄悄去了妹妹許秀哪裡。

許秀看到大哥來了,驚喜不已,趕緊去廚房給大哥弄點吃的。

許一山兄妹的關係很好。他是家裡老大,自然懂得保護弟妹。小時候許秀調皮,打爛了彆人家一塊玻璃,被人拎著小辮子罵。

許一山看到後,奮不顧身衝上前去幫妹妹,無奈力氣太小,被人用膝蓋壓在地上逼著叫“爺爺”。

那一夜,他半夜起來,跑到打他的人家裡,將他家的窗戶玻璃全部砸了個稀巴爛。

第二天,人家找上門來,要許赤腳賠錢。許赤腳問兒子是不是他砸的,許一山隻一句話:“他哪個眼睛看到是我砸的?”

許赤腳便去問被砸玻璃的人,“你看到是我兒子砸的?”

那人訕訕地答不上來,卻一口咬定是許一山。他說,“這小子肯定是怨老子打了他,半夜來報複的。不是他還有誰?”

許一山冷冷說道:“你說話得有證據。冇有證據你就是誹謗。”

一句話堵得人張口結舌,隻好灰溜溜走了。

許赤腳心裡自然明白是兒子所為,但他冇點破兒子,隻是說了一句,“以後做人做事,一定記得要光明磊落,偷雞摸狗的事,是小人所為。”

那時候許一山也不過才十一歲,許秀才三歲多一點。

一大碗麪,許一山三扒兩口就吃了。

許秀坐在一邊看哥哥吃麪,狐疑地問:“哥,姐知道你來了縣裡嗎?”

許一山道:“不管她。秀,哥有點事,今晚就不走了。你自己去休息,不要管我。”

許一山冇回洪山鎮去,是因為他擔心自己現在回去,可能會出現意料不到的情況。

縣法院他發表的辯護意見已經在全縣傳開了,所有人都知道他許一山現在是黃大嶺的敵人。黃大嶺不顧影響,親自帶人四處找他,可見他已經到了奔潰的邊緣了。

洪荒作為黃大嶺新收的小弟,此時會高興地跳出來為他的大哥衝鋒陷陣。

若是在洪山鎮遇上了,就算什麼事都不發生。洪荒糾纏著他,讓他分身不出去將孫武撈出來,怎麼能留得下嚴華?

為防萬一,許一山選擇在嚴華冇確認認祖歸宗前,他不會拋頭露麵。

陳曉琪在許秀這邊有房間,她偶爾會在許秀這邊過夜。

許一山進了她的房間後,第一個電話打給宛秋,讓她務必照顧好華華。

宛秋接到他的電話,又驚又喜,安慰他已經把華華接回了家。她怕許一山不相信,特意說老趙不在家,去了縣裡。

許一山狐疑地問:“老趙來縣裡做什麼?”

宛秋想了想說:“我不太清楚,他接了一個電話就匆匆走了。”

許一山哦了一聲,華華有人照顧,他就再無牽掛。

縣長謝飛給他的紙條擺在桌子上,許一山幾乎將電話號碼刻在了心上,卻一直猶豫不決要不要打過去。

對方是誰?他能幫到自己什麼?他一無所知。

但既然是縣長親自給的號碼,想必謝飛不會出賣自己。

電話才響一下,對方就接了。

冇等許一山開口,對方先問他,“是許一山許鎮長嗎?”

許一山暗暗吃了一驚,這個電話號碼於他非常陌生。對方怎麼一開口就知道是他呢?

他唔了一聲,試探著問:“請問你是......”

電話裡響起一陣爽朗的笑聲,“我是謝先進,縣局監管大隊大隊長。”

許一山驀地想起,謝先進是縣公安局的大隊長。自己與他有過一麵之緣,也是在全縣環保宣傳活動上。

他依稀記得謝先進是個四十多歲的精壯漢子,頭髮剪成板寸,麵部輪廓分明。說起話來滔滔不絕,笑聲與罵聲齊飛。

“哦,原來是謝隊啊。”許一山敷衍著笑道:“打擾了啊。”

謝先進是縣局的人,是魏浩的手下,許一山一想到這一層,不禁猶豫起來。

魏浩雖然是個常務副局長,卻是個說話比局長還要管用的人。當然,並非局長怕他,而是大家都明白,魏浩鍍完金之後就會高升走人,犯不著為眼前的一點事產生矛盾。

正因為魏浩有著這一層身份,因此他做事幾乎從不考慮後果。

全域性的人都怕他,這是公認的事實。畢竟,他來了之後,撤了兩個鄉鎮派出所所長,脫了三個乾警的衣服。

魏浩撤人職,容不得人說情。因為他有證據在手,彆人想說情,他一瞪眼罵道:“你想一樣的下場,儘管說。”

第一個落進他手裡的所長是在上班的時候玩電腦遊戲。

魏浩下去派出所視察,事先不會通知任何人。

他輕車簡從,最多帶一個司機,毫無征兆就去了下麵派出所。

結果第一天視察,就查到所長坐在電腦前不亦樂乎地打遊戲。

魏浩當時冇穿製服,一身普通百姓打扮過去。看到所長在玩電腦,連喊了幾聲“同誌”冇見迴應,便心生怒氣,一掌將電腦推到在地,指著所長怒罵:“老百姓出錢養你,就讓你玩遊戲?”

所長當時還不怎麼認識魏浩,看到他一身便裝,以為是誰來所裡裝大尾巴狼,當即怒不可遏地叫人來魏浩上了手銬。

魏浩的司機趕緊露麵,告訴所長這是新來的魏局長,嚇得所長當即臉白得像一張白紙一樣。

事後,魏浩摔壞電腦,私人賠償損失三千塊。所長因為上班時間玩電腦,觸犯了紀律,被撤職。

第二個觸了黴頭的所長更是想不通。

他來縣局辦事,恰逢上吃中飯的時間。

局裡老相識便邀請他去街上飯店吃飯。

朋友提醒他,警車不要開過去了,坐他的便車過去。同時,衣服也換下來,穿便裝即可。

但所長根本冇聽進去,他滿不在乎地說:“老子吃頓飯還能礙著彆人什麼事嗎?誰敢囉嗦,老子弄他。”

偏偏他運氣不好,魏浩經過飯店時,看到門口停了一台警車,便下車走了進去,結果就發現所長正在與兄弟們推杯換盞,喝得五迷六道的,正在吹噓說,縣局來了個魏霸天,好好的一個茅山縣公安係統,他一來,弄得烏煙瘴氣,連吃頓飯都提心吊膽了。

他趁著酒勁,掀起衣服下襬露出槍來道:“老子可不買他的帳。”

話音未落,聽到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道:“我的帳,都是自己結,不需要彆人買。”

魏浩當即下了他的槍,當場出了決定,將此人清除出去公安隊伍。

魏浩連續撤了兩個所長後,在全域性的威信便樹立了起來,以至於現在乾警們提起他的名字,都會感到脖子後掠過一陣冷風。

那麼,謝先進是誰的人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