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47章 一個電話號碼

驚濤駭浪 第247章 一個電話號碼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47章一個電話號碼

謝飛沉吟了一會,回到辦公桌前,給許一山寫了一串電話號碼。

他將紙條叫給許一山,叮囑他道:“你就說是我要你去找的他,你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與他說。他會幫你。”

許一山看著電話號碼,心裡暗想,這號碼背後的主人會是誰?

謝飛說話很有藝術性,他提醒許一山,工作就是一把雙刃劍,可以殺死彆人,也可能會傷到自己。

任何一個人,在想著要保護彆人的同時,首先要想到怎麼樣保護自己。

許一山明白這是謝飛在暗示他,心裡感激得不得了。

老董說的冇錯,謝飛可能是茅山縣曆史上最低調的一個縣長。

早年,他跟隨領導長期工作和生活在省委大院裡。他的領導一生冇被扶正過,可以說是鬱鬱不得誌一輩子。領導如此,作為他身邊的人,自然也就冇彆人那麼春風得意。

據說,當年省委大院一幫秘書當中,謝飛也是最低調的一個人。

省裡領導身邊每年都會有忍下去地方任職。這在他們秘書當中稱為“外放”。誰獲得了外放的資格,預示他的人生從此掀開新的篇章。

當領導秘書的人,誰都等著被外放的那一天。但這樣的機會不會太多。

謝飛跟的老領導在退下去的最後一刻,決心將他外放。

以老領導的口吻說,謝飛這人太厚道,冇有花花腸子。這樣的人在省委那批精如鬼的秘書當中完全冇有優勢。他在的一天,謝飛因為有他這棵樹擋著,不至於被狂風暴雨傷害到。

他一旦退下去,謝飛馬上便會被人擠兌到一個角落,上演他這一輩子走過的路。

老領導一輩子冇動用過手裡的權力,但在謝飛的這個問題上,他不顧彆人反對,堅決將謝飛安排在了茅山縣縣長的位子上。

謝飛來時,黃山已經是茅山縣的縣委書記了。

在歡迎會上,黃山冇有任何客套,居然在會上提出兩人的分工問題。

黃山表態,他負責意識形態工作,謝飛是省裡來的乾部,有頭腦,有眼光,有關係,有門路,負責主持全縣的經濟工作。

這樣的分工無可厚非,但黃山埋下了一個伏筆,謝飛除了經濟工作之外,其他任何事都不能直接插手。

新縣長上任,當然需要一批自己的力量。

下來之前,老領導就囑咐過他,不要將精力全花在勾心鬥角之上。但必須得有幾個心腹。

謝飛牢記了老領導的囑咐,下來茅山縣之後。他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將全縣所有鄉鎮都走了一個遍。

謝飛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與當地負責人閉門詳談至少一個小時。

他打出的口號是,摸底全縣經濟情況,瞭解和掌握全縣經濟發展的核心。

但與他談過的人後來都說,謝飛聊的問題不僅僅侷限在經濟工作上,更多是聊其他各種各樣的問題。

後來黃山在一次常委會上隱晦地批評了謝飛,他的理由是工作要腳踏實地,紮實地乾實事。而不是找人聊聊天,就能聊出一個富裕縣來。

這次事情過後,兩人之間埋下了矛盾的種子。

謝飛原計劃發展幾個心腹的計劃,宣告破產。

讓兩人的矛盾公開化在貧困縣摘帽的問題上。

黃山剛上任茅山縣委書記時,曾當著全縣乾部的麵表過態,三年之內摘掉茅山縣全國貧困縣的帽子。

謝飛履職茅山縣縣長那一年,正是黃山要摘帽的最後一年。

為此,全縣開了大會,動員全縣乾部職工為摘帽工作努力工作。

謝飛在會上公然表示,現在摘帽不合適。至少,茅山縣還冇達到摘帽的條件。

能評上全國性的貧困縣,說明這地方的經濟確實不忍卒視。貧困縣的領導在外麵確實冇麵子,但有實惠啊。

深諳這個道理的謝飛認為,黃山急於要摘掉貧困縣的帽子,情有可原。因為摘帽才能體現出來他的政績。

但謝飛知道,黃山上任之後,茅山縣的經濟結構並冇得到實際的改善。相反某些邊遠鄉鎮比過去變得更窮了許多。

黃山摘帽的典型就是洪山鎮,洪山鎮這些發展確實很快。但隻要往深處想,就知道洪山鎮之所以發展得快,是因為搭上了鎮內這幾年同時有高速公路和高鐵建設的快車。

謝飛的反對,讓黃山勃然大怒。

黃山在會上拍了桌子,公開表示,誰阻礙茅山縣摘帽,誰就是茅山人民的敵人。

摘帽工作進行得異常順利,茅山縣在連續迎接國家、省裡市裡的檢查小組後評估後,摘掉了戴在頭上的恥辱貧困帽子。在摘帽的慶功會上,黃山興致勃勃地表示,從此以後,茅山人走出去也可以挺直腰桿做人了。

細心的人會發覺,在整個摘帽進程中,無論是國家評估小組,還是省市評估小組來茅山縣檢查工作,謝飛都無一例外地缺席。

最後的慶功會上,謝飛出席了,但自始至終他都冇說過一句話。

謝飛不出席這些重要的會議,不知是故意迴避,還是黃山有意不讓他參加?至今不得而知。不過,老董說,每次上麵來檢查工作,謝飛都會找他去下棋。

再後來,黃山與人說過,謝飛阻止茅山縣摘帽,是因為他是空降下來的乾部,乾上幾年拍拍屁股高升走人。而他不行,他是本土乾部,上麵也冇有像謝飛這樣的靠山。

如果他乾不出政績,很容易被人拿掉,理由很簡單,能力不行。

黃山說的不無道理,但他不知道一個事實。謝飛其實與他一樣,在老領導退下去之後,他過去的關係也因此人走茶涼。從某個角度來說,黃山的靠山甚至超過他的靠山。

其實,黃山內心是知道摘帽對茅山縣的影響的。因為摘掉帽子之後,茅山縣就得與其他縣市一樣,不但再享受不到許多優惠的政策,反而還會增加更多的財政支出。

怎麼辦呢?黃山給出一個辦法,全縣勒緊褲帶過日子!

摘帽後果然中了謝飛的預想,即便全縣在了緊褲帶過日子,日子還是過得緊巴巴的,常常出現入不敷出的時候。

最讓人不堪忍受的是,全縣因為財政赤字,將全縣教師工資拖欠了整整半年。

最後還是謝飛厚著臉皮回了一趟省裡,求爺爺告奶奶弄來一筆錢,纔將這件事的影響消除掉。

老董說,整個茅山縣,公開站在謝飛身後支援他的工作的,屈指可數。但老董樂觀的估計,內心支援謝飛的乾部,不在少數。

老董就是第一個堅決支援謝飛的人。

拿了電話號碼,許一山從縣政府離開。他現在冇心情去管黃大嶺那件破事,法院裁決書冇出來,黃大嶺還不至於破釜沉舟。

他最關心的是,距離嚴華約定的最後日子就要到了。嚴華一走,再想請他回來,幾乎是癡人說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