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46章 求見謝飛

驚濤駭浪 第246章 求見謝飛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46章求見謝飛

黃大嶺得到訊息許一山在招商局。他親自帶人直撲招商局去找許一山。

這一幕,恰好被老董看到了。

黃大嶺殺氣騰騰的模樣,讓老董感覺事情有些不妙,於是趕緊給許一山打來電話,囑咐他迴避。

許一山聽完老董的話,氣得七竅生煙。

他黃大嶺想乾什麼?光天化日之下,他難道要吃了老子不成?

老董歎口氣道:“老許,總之你聽我一句勸,不要逞匹夫之勇。那人是什麼貨色,我比你清楚。一句話,冇有什麼事他乾不出來。”

許一山哼道:“茅山縣是他家的嗎?他能一手遮天?”

老董緩緩道:“難說。你若是知道他的曆史,你就一點也不奇怪了。人家是隻有不敢想,冇有不敢做的。”

掛了老董的電話,陳曉琪看他臉色很不好,關心地問:“出了什麼事了?”

許一山道:“黃大嶺帶人到處在找我。”

“找你乾嘛?”

許一山笑了笑道:“可能是我壞了他的事吧。”

陳曉琪滿不在乎地笑道:“壞他的事又怎麼樣?他黃大嶺敢亂來,我決不饒他。”

許一山樂了,想起黃大嶺子彆人麵前頤指氣使,狂妄自大得不得了,到了陳曉琪麵前就像耗子見了貓一樣,大氣都不敢出。

陳曉琪敢在眾人麵前公然扇他耳光,而他卻隻能忍聲吞氣,這倒是一個奇觀。

老董的提醒,還是讓許一山有些顧忌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倘若黃大嶺暈了頭,不計後果非要拿他出氣,雙方動起手來,後果很難預料。

誰輸誰贏,最後的贏家都會是他黃大嶺。

當年,他能逃脫牢獄之災。現在,他如果犯了事,一樣能逃脫。

而他許一山就不可能了,彆人都恨不得他出事。一點風吹草動,都有可能給他帶來滅頂之災。

他想起老董特彆囑咐的事,必要的時候,找縣長謝飛。

陳曉琪吃了一點燒烤後就說飽了,下午她要去一趟婦聯,便回房間去收拾自己。

許一山猶豫了一會,悄悄走到陽台上,拿出電話撥通了謝飛的電話。

謝飛聽明白他是許一山後,愕然地問:“小許,你找我有事?”

許一山遲疑一下道:“是的,謝縣長,您如果有空,我想當麵彙報一點情況給您。”

謝飛爽快答應,讓他去政府大樓辦公室找他。

陳曉琪還冇出來,許一山冇時間等她梳妝打扮,便靠在門邊說道:“老婆,我出去一趟。”

陳曉琪頭也冇回就拒絕了他,“不行,你老實在家等我回來。媽說晚上一起吃飯,你冇聽見嗎?彆惹她老人家不高興。”

許一山嘿嘿地笑,“我在,他們更不高興。”

“胡說。”陳曉琪回過頭看了他一眼道:“許一山,如果不是我媽特彆喜歡你,我還真冇下決心與你過一生呢。你就好好感謝感謝我媽吧。”

“我會的。”許一山解釋道:“我是真有事要出去一趟。”

他冇說是去找謝縣長,在事情冇明朗之前,他不會把心裡話告訴任何一個人。

當然,他去找謝飛,並非僅僅是尋求謝飛的保護。他有更重要的事需要謝飛出麵。

那就是孫武的事。

孫武被羈押至今,音訊全無。

而孫武是嚴華投資茅山縣的關鍵人物,少了孫武,投資的事可能會黃了。那樣的結果,是所有人都不願看到的結局。特彆是黃山,因為投資落不落地,直接影響到即將到來的他,何去何從的問題。

陳曉琪猶豫了一下道:“你不怕碰到黃大嶺?”

“碰到他又怎麼樣?”

“你壞了他的事,那種人可是什麼事都敢做的。”

許一山笑了,道:“我要是怕他黃大嶺,我就不是許一山了。退一萬步說,萬一我落敗於他,我不是還有個好老婆嗎?”

陳曉琪笑罵了一句:“滾!”

許一山趁機出了門,直奔縣政府。

謝飛還真在辦公室等他。

他是個看起來非常儒雅的老頭,與渾身上下透著一股老農民味的黃山截然不同。如果把黃山看作是個老農民,那麼他就是一個文弱書生的形象。

許一山與領導打交道很少,如果不是當了洪山鎮副鎮長,估計他這輩子最多就是與水利局領導打交道。

他與謝飛在廖老來茅山縣時認識。那時候廖老非要親自送他去洪山鎮赴任,縣長謝飛送廖老的時候,他們有過一麵之緣。

許一山一進門,謝縣長便起了身,握住許一山的手微笑道:“小許,聽說你闖了禍了。”

謝縣長不遮不掩坦然點破許一山的心事,讓他不得不佩服當領導的洞察力。

冇等許一山開口,謝縣長讚道:“要是我們多幾個像你這樣的乾部就好了啊。”

這句話看起來客套,甚至很平常。但在許一山聽來,猶如給他打了一針強心針。

謝縣長的態度已經顯露了出來,他是支援許一山的。

來之前,許一山在心裡已經有了打算。如果謝縣長與黃大嶺是一條路上的人,他會扭頭就走。

謝縣長笑眯眯道:“這事我都聽說了。小許,你做得很對嘛。不過,你有冇有考慮後路?”

“後路?什麼後路?”許一山不解地問,隨即醒悟過來,訕訕道:“謝縣長,我從不考慮後路。”

謝飛深深看了他一眼,緩緩說道:“你要知道,你得罪的可不是一個人。”

許一山認真道:“我知道,但我不後悔。隻要正義在手,天塌我也不怕。”

“這天,還真有可能塌啊。”謝縣長似笑非笑,親自給許一山端了一杯茶過來。

許一山便勾下去頭不做聲了。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許一山抬起頭道:“領導,我想請你救一個人。”

“救人?”謝飛楞住了,隨即嗬嗬笑了起來,“小許,你想讓我救誰?他怎麼了?”

許一山不談自己的事,而提出讓謝飛去幫忙救一個人,完全超出了謝飛的所有預料。

“他叫孫武,原洪山鎮武裝部部長,個人原因辭職了。前段時間與鎮城管隊起了一點衝突,人被抓起來了。”

謝飛哦了一聲,“你說的這個人我有點印象,我正想問問,他為何辭職?”

“說不清楚。”許一山苦笑道:“也許是他感覺不開心吧。”

謝飛搖搖頭道:“應該冇那麼簡單。小許,你不說出原因,我怎麼幫你?”

“原因我真的說不清楚。不過,這個人很重要。”許一山遲疑地道:“也許,他是決定外商投資落不落地的關鍵人物。”

謝飛一愣,喃喃道:“還有這樣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