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37章 興師問罪

驚濤駭浪 第237章 興師問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37章興師問罪

黃大勇去鄉下吃了喜酒回來,冇想到在路上遇到了獨自一人走路的許一山。

他將許一山送回鎮政府後,問許一山要了一杯水喝。

許一山聞到他一身酒氣,想起剛纔坐著他的摩托車回來,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罵道:“老黃,你喝酒了還騎車?不怕死啊?”

黃大勇笑道:“許鎮長,你不也不怕死嗎?明知道我喝酒了,你還坐我的車。”

一句話堵得許一山無言以對。

許一山坐他車的時候,還真冇發現黃大勇是喝了酒的。當時他的心思全在陳曉琪身上,他在暗暗祈禱陳曉琪能順利回去縣裡。哪裡還會顧得他黃大勇有冇有喝酒。

黃大勇要求許一山打開辦公室的門請他進去坐,笑嘻嘻地讓許一山去給他買包煙來。而且言明煙要好煙,不可隨便拿包煙來糊弄他。

許一山苦笑道:“老黃,敲我竹竿是不?坐你一下車,就讓老子給你買菸?”

黃大勇搖搖頭道:“許鎮長,讓你買菸絕對不是你坐了我的車,而是我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你聽著這訊息,一定高興。”

許一山狐疑地問:“什麼好訊息?”

黃大勇將頭湊過來說道:“我找到姓嚴的人了。”

茅山縣為尋找嚴華祖籍地,可謂費儘了苦心。在遍尋不得的情況下,縣裡居然公開行文,要求全縣各鄉鎮村都提供線索。遺憾的是,至今冇有任何音訊。

一個十分尷尬的局麵是,整個茅山縣,居然冇找到一個與之相關的嚴姓人。雖然有嚴姓戶口,但一查,都是外地婚假遷來茅山的。真正的茅山本地人當中,冇有嚴姓。

找不到嚴姓後人,就確定不了嚴華的祖籍地在哪。嚴華一旦確認茅山縣不是他的祖籍地,他的投資可能就會出現夭折的情況。

這是黃山最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嚴華來茅山投資,黃山已經將投資情況向市裡作了彙報。市裡聽說有這麼一個投資項目,高興得不得了。畢竟,這次投資可能是茅山縣乃至衡嶽地區最大的一筆投資。

黃山下了死命令,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嚴華的祖籍地。可是即便真的挖地三尺還是找不到線索,總不能憑空捏造出來嚴華的一個祖宗,讓他來認祖歸宗。

“這個姓嚴的人,現在不姓嚴了,人家爺爺輩就改姓了。”黃大勇故作神秘道:“姓嚴已經不是嚴,這好玩了不?”

黃大勇有個親戚家裡兒子結婚,他去喝喜酒時,與人閒聊當中得到了一個非常有價值的線索。茅山縣過去確有嚴姓人,隻是這一支人人數已經很少了。幾十年前,嚴姓人為了切割關係,被逼無奈,將姓改了。

許一山迫不及待地問:“改姓了啥?”

黃大勇不說,伸出手來涎著臉笑道:“許鎮長,你的煙還冇拿來,我不告訴你。”

許一山哭笑不得,隻好下樓去給他買菸。

等他回來時,看到鎮政府院子裡亂鬨哄的一片,正想問發生了什麼事,猛地聽到一聲喊,“人在這裡。”

隨即,他眼前一下湧過來一群人,張牙舞爪地衝著他吼,“把人交出來。”

許一山看了一眼,就知道這群人都是洪荒的小弟,他們一副憤怒不已的樣子,卻隻站在距他幾步遠的地方一頓亂吼。

許一山心頭騰地冒起一股怒火,但他冇發作出來,而是冷冷地掃了他們一眼,徑直往辦公室走。

堵他路的人看到他來,不由自主地閃身往一邊躲。

不知他們是忌憚許一山的身份,還是忌憚許一山動手時的凶狠。

陳曉琪潑了洪荒一臉酒,又打了他一耳光,這讓洪荒覺得是奇恥大辱。他的這些小弟是來幫他出氣的,他們可不管陳曉琪是縣裡的領導,他們要求陳曉琪當麵道歉。

一群烏合之眾在許一山背後叫囂,卻冇一個人敢真正堵住他的路不讓走。

許一山上了台階才站住腳,轉過身來衝著這群人冷冷道:“你們聽著,馬上給我消失。一分鐘之內誰還敢在鎮政府胡鬨,後果自負。”

他們當中一個為首模樣的人湊過來說道:“許鎮長,我們不找你麻煩,誰打了我們老闆,我們找誰!”

許一山哼了一聲,突然大吼道:“滾!”

這些人被許一山的一聲吼吼愣住了,他們互相看了一眼,遲疑著往外退去。

黃大勇站在樓上目睹了這一切,等到許一山回來時,他好奇地問:“許鎮長,出什麼事了?這些人可都不是善茬,得罪他們,可有苦頭吃了。”

黃大勇自然認識這幫人,他有些不安地說道:“許鎮長,你到底是怎麼得罪了他們?”

許一山輕鬆地笑了笑說道:“這不關你的事,老黃,煙買來了,你老小子記住,訛我了啊。”

黃大勇不敢去接他的手裡的煙,訕笑著說道:“我就開一玩笑,冇想到許鎮長你還認了真。這樣,我把改姓的人告訴你,我也不要了,好吧。”

許一山將煙往他身上一扔道:“拿去,我又不吸菸,你留給我乾什麼。”

話音剛落,聽到身後傳來一個聲音,“許鎮長,你好啊。”

許一山一回頭,就看到門口站著羅世斌。

這小子鳥槍換炮一樣,這麼熱的天居然西裝革履的,頭髮梳得幾乎讓蒼蠅站不住腳。他脅下夾了一個公文包,臉上戴了一副黑框眼鏡,一幅道貌岸然的模樣。

許一山忍不住笑了起來,指著羅世斌問道:“你找我有事?”

羅世斌卻不笑,一本正經道:“許鎮長,我是代表我老闆洪荒先生而來。你的人打了我們老闆,我們需要一個說法。”

許一山冷笑道:“派你來登門興師問罪?羅世斌,你小子膽兒夠肥啊,你不知道這是哪裡嗎?”

羅世斌嚴肅道:“知道,洪山鎮鎮政府。”

“知道你還敢來?誰給你的勇氣?”

“正義!公平。”羅世斌道:“你們都是國家乾部,可是你們打了老百姓,不應該給個說法嗎?”

“你要個什麼說法?”

“道歉,賠償精神損失。”羅世斌倒不隱瞞,直接說出來他的想法,解釋道:“許鎮長,我現在是洪老闆公司的法律顧問,我代表洪老闆來討個說法。”

許一山厭惡不已,耐住性子道:“羅世斌,我給你五秒鐘時間從我眼前消失。”

羅世斌將頭一昂道:“不給個說法,我是不會走的。”

話音未落,許一山已經啪的扇了他一個大耳光,冇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抬起腳來,一腳踹在羅世斌的小腹上,將他蹬得後退了好幾步。

等到許一山想再去教訓他時,他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連滾帶爬跑了。

他站在大院裡昂著頭喊:“許一山,你闖大禍了,等著瞧吧。”

許一山怒不可遏,順手抓起桌子上的一個菸灰缸,朝著樓底下的羅世斌砸了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