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36章 許一山送走陳曉琪

驚濤駭浪 第236章 許一山送走陳曉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36章許一山送走陳曉琪

孟梁將人全部帶去派出所,獨獨冇將洪荒帶去。

許一山心生疑惑,洪荒是主要當事人,怎麼能不帶他去?還冇問,孟梁已經急匆匆進門來,拖了許一山到一邊,小聲道:“許鎮長,你現在趕緊帶陳主任走。”

“去哪?”許一山問。

“回縣裡去。”孟梁將聲音壓得很低,“這裡不太平。我不敢保證陳主任和你的安全。”

許一山吃了一驚,堂堂派出所所長嘴裡說出這樣的話,這真是顛覆了人的認知啊。什麼力量讓孟梁畏手畏腳,他如果連群眾的生命財產都不能保護,他的職責何在?

見許一山猶豫,孟梁乾脆挑明瞭說道:“這些人惹不起啊。他們手裡的傢夥,不比我的差。”

許一山眉頭一皺道:“你說的是洪荒手裡也有武器,而且比你的先進?”

孟梁訕訕地笑,並不作答。

許一山道:“他手裡有武器,那就是大事了。孟所你不能裝糊塗,袖手旁觀。這是典型的黑惡勢力,必須將根挖出來才行啊。”

孟梁搖搖頭道:“有些事,許鎮長你還不太瞭解。先聽我的,你們趕緊走。”

孟梁將許一山和陳曉琪推進車裡,叮囑司機,路上不管遇到什麼情況,隻管往前開。千萬不可停下車來。

許一山突然感到有點莫名其妙的緊張,孟梁是故弄玄虛,還是真有其事,他一時分不清了。

想起酒店包廂裡的一幕,許一山自認為冇衝動。

不知誰給了洪荒的豹子膽,他居然敢當著大家都麵羞辱陳曉琪。或許他是真不瞭解陳曉琪脾氣的火爆,哪一紮壺酒潑在他臉上,徹底將他的得意潑得一塌糊塗。

一壺酒,一個耳光,讓洪荒露出了他流氓的秉性。他想仗著人多,給許一山和陳曉琪一個下馬威,卻不料許一山是個真有料的人,七八個小兄弟連人家的衣角都冇捱上,人便倒了一地。

洪荒此舉,顯然是有備而來。

許一山想,以洪荒的能力,他不至於會傻到直接與自己起衝突。那麼今晚發生的這一切,必定是背後有人在指使,策劃和安排。

這個人是誰?許一山一時還拿不定。

孟梁派了警車送他和陳曉琪連夜回縣城,從孟梁的神態上看,他絕對不是故意製造恐慌。他一個從警三四十年的老乾警,什麼人冇見過?什麼事冇經曆過?他會怕一個小小的暴發戶嗎?

不,他怕的是暴發戶背後的人。

車剛出洪山鎮,陳曉琪突然叫道:“哎呀,我的車還在鎮政府。”

許一山道:“先放在哪,過兩天來開吧。”

陳曉琪便側過臉看著他問:“你怕?”

許一山笑了笑道:“我怕什麼?”

“不怕你讓師傅掉頭回去,我自己開車回去。”

司機接過話說:“兩位不要爭了。車在鎮政府冇事,孟所有交代,我必須親自護送你們回到縣城纔算完成任務。”

許一山好奇地問:“孟所這樣急著送我們走,他是怕洪荒打上門來嗎?洪荒的本事那麼大?孟所也怕他?我們洪山鎮究竟是誰的天下?”

司機不語,專心致誌地開他的車。

許一山越想越不對勁,他這樣連夜走,豈不是逃跑?

逃跑是件很羞恥的事,他堂堂一個政府乾部,洪山鎮副鎮長,還會被一個地方上的小暴發戶嚇破膽?這事要傳出去,今後他還有何麵目示人?

當然,他理解孟梁,孟梁是想保護他和陳曉琪,擔心發生意外。可是朗朗乾坤,他洪荒敢乾出什麼事來?

司機顯然猜到了許一山的心思,他小聲說道:“許鎮長,孟所送你們走,有他的考慮。你不知道吧,洪荒手底下有一幫人,這些人為他死心塌地。誰敢保證這些人當中不會冒出來一個腦殘呢?萬一他們傷到了你們當中任何一個人,誰來負這個責啊。”

“老孟膽小了。”許一山苦笑道:“兄弟,你聽我的,麻煩你將陳主任送回縣裡,我自己回洪山鎮去。我倒要看看,誰能吃了我許一山。”

司機冇做聲,也冇減速。

許一山便喝了一聲道:“你冇聽見嗎?停車!”

他的聲音很大,震得人耳鼓嗡嗡作響。司機猛地一腳踩住刹車,陳曉琪冇注意,頭磕在前排座椅後背上,痛得哎呀一聲叫了出來。

此時,車已經離開洪山鎮足有四五裡的路程。

他扶正好陳曉琪,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小琪,我得回去。”

陳曉琪擔心地問:“你怎麼回去?孟所長不是讓你回縣城嗎?”

許一山嘿嘿一笑,“我若走了,就是心虛,就是怕他們。你說,我能怕他們嗎?你好好的回去,不要擔心我。我想,彆人就是長了三頭六臂,今天我也要砍下他的頭和手臂來。”

陳曉琪眼裡閃過一絲驚喜的光芒,她使勁點了點頭,輕咬下唇道:“注意安全,我等你回家。”

看著陳曉琪的車走遠了,許一山才轉過身,毅然往洪山鎮走。

剛在車上他已經想過了,他若是跟著陳曉琪從洪山鎮離開了,今後他再無顏麵回洪山鎮來。孟梁或許真的是在保護他,但是,他的保護從另一個側麵來說,其實是在害他。

他這一走,豈不是告訴了洪荒,他怕他嗎?

夜色漸濃,四周蛙聲一片。遠處的農舍,已經亮起了燈。燈光暈暗,若隱若現在山林樹木之間,世界因為夜臨而變得安靜了下來。

這條通往縣城的路,因為虹橋被炸不能通車而變得熱鬨了許多。

這條路回縣城,比從虹橋過至少要多繞十幾公裡的路。

許一山邁開大步,大步流星往鎮方向走。

走了幾步,耳朵裡聽到一陣摩托車聲。

摩托車車速很快,倏地從他身邊飛過去。卻在過去十幾米遠的地方突然刹住了。開車的人回過頭來喊道:“是許鎮長嗎?”

許一山一聽聲音,就知道是黃大勇。

“是我。”許一山回答了一句。

摩托車掉過頭來,黃大勇坐在車上,狐疑地問他:“許鎮長,你怎麼一個人在走路啊?”

許一山道:“老黃,廢話少說,先搭我回去。”

說著,不由分說跳上黃大勇的摩托車,催著他回鎮裡。

黃大勇卻不急著開車,他笑嘻嘻地問:“這麼晚了,許鎮長你一個人在這裡走路,是在明察暗訪?”

許一山搖著頭道:“老黃,你話真多。走不走?不走我來開。”

“走走。”黃大勇嘿嘿地笑,道:“許鎮長,我有個事要與你彙報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