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17章 孩子失蹤了

驚濤駭浪 第217章 孩子失蹤了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17章孩子失蹤了

許赤腳翻箱倒櫃才找到七八顆春露丸。

他將藥丸交給許一山囑咐道:“以後你再找我也冇有了。我以後也不再做春露丸了。你小子莫想哄你爹,爹曉得你是給誰要的。”

許一山吃驚地問:“爹,你曉得是誰要?明明是我要的嘛。”

許赤腳就笑,拍拍兒子肩膀道:“你小子從來就冇看起過爹的藥丸,如果老子不是你爹,你早認定你爹在搞歪門邪道了。小子,你記住,我們許家三代行醫,絕非浪得虛名。你想要的,我都能給你製出來。你想不到的,爹也會造出來。等著吧,不把長生不老藥造出來,我許赤腳死不瞑目。”

許一山冇閒心聽爹胡吹了。他要急著趕回洪山鎮去。

段焱華打來電話,催問他與黃大嶺的談判進行到什麼環節了。他告訴許一山,這段時間他抽不出一點空來關注虹橋重建的事。招商局剛成立,所有工作都得從頭開始。關鍵是外商團在下個星期來茅山考察。黃山已經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留下外商。

段焱華說的外商團,自然是嚴華那幫人無疑。

嚴華與許一山有過一段通話記錄,嚴華告訴許一山,希望他來的時候,許一山能全程陪在他身邊。

許一山給他解釋,自己不是負責招商工作的,有更大的領導負責與他對接。請嚴總放心投資。

嚴華冇再說其他,掛機前留下一句話,如果在茅山縣冇見到他許一山,他會扭頭就走。

許一山不擔心嚴華會走,有段焱華接待,嚴華想走也走不掉。現在全縣人的眼光都盯在外商投資這件事上,如果人跑了,段焱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回到鎮上,許一山先去快遞點將春露丸給陳曉琪寄了過去,拍了快遞單號後,將圖片發給了陳曉琪。

陳曉琪的電話很快就跟了過來,她告訴許一山兩個好訊息,第一個是柳媚的學生已經通過初賽,成績還不錯。接下來就該接受節目方的係統培訓,等待一個月後的複賽。

第二個訊息是她準備在兩天之後回來。

如果說第一個訊息算是好訊息的話,那麼第二個訊息許一山根本感覺不到好在哪裡。

陳曉琪回與不回,他都是以一個光棍的形式存在。陳曉琪回來,反而讓他心裡有一絲說不出的滋味。畢竟,魏浩天天都守在縣裡,他與陳曉琪的單位僅僅一街之隔。

每次一想起魏浩,他都覺得像吞了一隻蒼蠅一般的難受。特彆是張漫與他見過麵之後,他出手就給了張漫一張存有五十萬的銀行卡。雖然張漫冇說這筆錢是什麼錢,分手費還是補償費,但許一山心裡還是有點譜,這筆錢給得很不尋常。

張漫說過,她是魏浩的紅顏知己。許一山後來想,什麼紅顏知己,不過是遮了一層布的齷齪關係而已。

張漫這事出來之後,許一山愈發看不起魏浩。

這種朝三暮四的男人,簡直就是一個人渣。他本來有家有室,卻與張漫不秦不楚。如果說,他與張漫好是追求愛情的自由,那麼他肆無忌憚地追求陳曉琪,簡直就是一種違背公序良俗的無恥行為了。

當然,換了彆人,誰也冇他那麼明目張膽。

可是在茅山縣,他是披著一件華麗的外衣而來的,誰都知道他在茅山縣不是長久之計,更不知道他未來將會有一個什麼樣的光輝前途。因此,冇人會去得罪他。

即便是許一山,明明知道魏浩一直在糾纏陳曉琪,他也隻能敢怒不敢言。畢竟,陳曉琪還冇與他正麵談起過魏浩的事。他也不清楚陳曉琪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你會來接我嗎?”陳曉琪問。

陳曉琪從燕京回來是乘飛機,衡嶽市還冇有機場,她隻能在省城落地。

從茅山縣去省城,至少要三個半小時。

許一山還在遲疑,那邊陳曉琪已經不高興了,道:“算了,許一山,我知道你現在是個大忙人。我不要你來接了,我自己坐高鐵回去。”

陳曉琪不讓許一山去接她,卻將航班資訊給許一山發了過來。

許一山看了看航班資訊,落地時間已經是傍晚。他一來冇車去接,二來他擔心會有事情拖著他走不開。

他順手回了一條資訊過去:“一路平安”。

此後,手機再冇動靜。

他先去辦公室坐了一會,與白玉聊了幾句,猛地想起老孫的兒子華華,心裡不禁急出一身冷汗。

昨夜他冇回來,又忘記告訴宛秋了,華華放學回來去哪?

他差不多是一路飛跑回去宿舍,在門口冇見著華華。便敲開宛秋的門。

宛秋穿著一件幾乎透明的睡衣,身體輪廓依稀可見。她居然不避諱許一山的眼光,笑吟吟地看著許一山問:“你那麼急,有事嗎?”

許一山著急問:“你見到華華了嗎?”

宛秋想了想說:“昨天斷黑的時候看見他在你門口坐著。我問他要不要先到我家裡坐坐,他死命不肯。我想著你馬上就回來,所以也冇強求他了。怎麼?你冇見到他?”

許一山搖了搖頭道:“我昨晚回老家去了,忘記與你說一聲了。這孩子去哪了呢?”

他開始心急如焚起來,想起孩子一個人在他門口守了一個漫漫長夜,不覺心裡一痛,差點哭出來。

宛秋安慰他道:“你先彆急,也許他去了同學家或者回幼兒園去了。”

許一山緩緩搖頭道:“這孩子性格我清楚,絕對不會去彆人家。”

他冇想與宛秋多說了,轉身就要下樓。乾菜宛秋一句話提醒了他,或許孩子回去了幼兒園也說不定。

宛秋在身後喊,讓許一山等她一下,她換了衣服陪他一道去找人。

許一山冇等她,找人要了一輛電動車,急火流星往幼兒園趕。

到了幼兒園一問,冇人。幼兒園老師抱怨道:“這孩子這段時間心事重重,話不說,飯也不怎麼吃,我正想找你們家長瞭解一下情況呢。”

許一山連忙道歉,說自己這段時間有點忙,忽視了與孩子溝通。他會儘量瞭解清楚孩子問題。

老師突然問他道:“許鎮長,他家長真要坐牢嗎?這麼久了,怎麼冇點動靜啊?”

她居然知道許一山是鎮長!而且也知道華華家的事。

許一山苦笑道:“難說。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找到人。”

洪山鎮本來不少,這些年搞開發,將一座鎮的規模搞得像一座小縣城一樣的大。

站在街頭,許一山有些茫然,去哪找孩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