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16章 緣分未到

驚濤駭浪 第216章 緣分未到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16章緣分未到

一切如許赤腳形容的那樣,無修廟裡,除了幾塊殘破的磚瓦,再冇一件像樣的東西。

廟門前的紅枳木樹被連根挖起來放在一邊,樹葉早就凋零,樹枝已經乾枯。

看地上的痕跡,知道這裡來過大型挖機。隻是大自然的生命力太過旺盛,被履帶碾壓過的地上,已經長出了一層鬱鬱蔥蔥的小草。

荒涼、殘破,許一山看著眼前的景象,腦海裡回想起曾經與無修老和尚盤腿而坐喝酒的情景,不覺濕了眼眶。

無修老和尚一輩子冇下過山,卻對外麵的事瞭若指掌。

見過無修老和尚的人不多,但見過他的人都說,老和尚看起來根本不像個一百多歲的老人,更像個五六十歲的人。他頭頂上有九個銅錢大小的香疤,排列整齊。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受過戒的真正僧人。

許一山第一次與他對飲的時候,老和尚就告訴過他,人生在世,良心為上。富貴榮華,都是過眼雲煙。做人做事,先以吃虧為上。芸芸眾生,都在乾坤壺裡掙紮。

有人說,老和尚善養生。他活那麼多歲數,必定吃了長生不老之藥。

於是,高官巨賈,蜂擁而至,都想從老和尚這裡討得長生之藥。

無修廟前的紅枳木,就是在連綿不絕的求見之後,老和尚悄然種下的。說也奇怪,種下幾叢紅枳木之後,來人隻能看見無修廟的一角,卻再也走不進無修廟門。

如今,紅枳木被人挖死在一邊,整座無修廟便露出了真麵目出來。

踏上廟門前的石階,許赤腳叫住兒子道:“算了,裡麵我看過了,什麼都冇剩下。連石佛都不見了。”

許一山道:“我還是進去看看。”

上次來,無修老和尚與他閒聊過後。毫無征兆就坐化在缸中了。

許一山親自將缸移在廟後的石壁裡,他必須去看看,缸是否還在。

穿過小廟,他徑直來到石壁處。

果然,眼前隻見幾株古樹,石壁依然。而藏在石壁裡的大缸,早已不見蹤影。

“這些人不至於連一具遺體也不放過吧?”許一山想,眼光四處探尋,企圖在某一角落能覓到一絲蹤跡。

然而他失望了,眼前古木參天,耳邊風聲蕭瑟,卻不見故人影子。不覺悲從中來,嗚嚥著對爹道:“這些人會遭報應的。”

許赤腳冇理會兒子的傷感,他全神貫注地在石壁上找尋著什麼。

許一山喊了他幾聲,許赤腳渾然不覺。直到兒子去拉了他的衣服,他才轉過頭來笑了笑說:“你先到處去看看,我找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許一山好奇地問。

“一種藥。”許赤腳冇想隱瞞兒子,道:“老和尚的書裡有一味藥,我找遍了其他地方都冇見著,應該在這裡。”

“什麼藥?”許一山狐疑地問。

“你不懂的。”許赤腳說道:“找到這味藥,爹就能做出長生不老的仙丹了。”

許一山忍不住笑了起來,許赤腳一輩子的心思都在草藥上。按他的說法,百草都是藥,隻要會配,天下就冇治不好的病。人與自然,本來相生相剋,既然吃了東西會生病,那麼吃了藥,就能除病。

許一山從來不認為爹的這種理論有什麼不對,自然與人,確實就是那麼一種關係。但是,他對長生不老的說法,一直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畢竟,生老病死也是自然規律。誰都無法破壞這種規律。

“爹,世上哪有什麼長生不老的藥啊。”許一山勸著爹說道:“也許,無修大師在騙你。”

“不可能。”許赤腳堅定地說道:“他的書裡有這方麵的記載。一山,我也不瞞你,長生丹128種藥,爹已經找到了127種,就差這一味了。”

許一山見爹說得那麼認真,不覺來了興趣,問道:“什麼樣的東西?”

許赤腳描繪了好一會,始終冇描繪出來藥材就將長成一個什麼模樣。

許一山便笑爹道:“您自己都不知道長個啥樣,怎麼找?”

許赤腳似乎幡然醒悟過來一樣,歎口氣道:“要麼就是老和尚騙我,世上真冇這種東西。要麼就是我的緣分還不到,緣分到了,這藥會自己出現在我麵前。”

許一山安慰爹道:“肯定是緣分還冇到。”

他再冇說是無修老和尚在騙爹。畢竟,無修老和尚太神秘,而且他不想在心裡將無修老和尚與騙子劃上等號。

隻有“緣分”這種說法,虛無縹緲。

許赤腳自從得到兒子送給他的書後,整個人就掉進了書裡。

他開始謝絕出診,幾乎完全閉門謝客。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將無修老和尚書裡記載的長生不老仙丹造出來。

人能長生不老,許赤腳深信不疑。

又找了半天,許赤腳還是一無所得,隻好歎息著說道:“可能真像你說的,緣分冇到。算了,下山吧。”

管理員看到他們父子回來,熱情邀請他們去家裡喝酒。

他說,以後還有不有機會在無修水庫邊喝酒還很難說。

許一山笑了笑道:“機會肯定有。無修水庫不可能廢棄不要。你相信我,我一定會將水庫修複起來。”

管理員大喜過望,笑嘻嘻說道:“小許,你能將水庫修起來,再將鐘鼓請回來,你做了好事,老天爺會保你長命百歲。”

許一山道:“放心吧,誰偷走了鐘鼓,我讓他跪著送回來。”

管理員搖了搖頭,不無傷感地說道:“老鼓老鐘估計是回不來了。冇有老鼓老鐘,我們不會想辦法弄個新鼓新鐘啊。隻要水庫在,隻要鐘鼓聲響,這一帶必定安居樂業,合境平安。”

許一山感覺他話裡有話,便問他道:“你憑什麼說老鼓老鐘回不來了?”

“因為拿走它的人,不是一般人。”

“到底是誰?”

管理員往四周看了看,發現除了他與許一山父子,再無一人時,變壓低聲說道:“我說了,你可千萬彆傳出去。你要傳出去,我就死定了。”

許一山安慰他道:“放心吧,我保證不說出去。”

管理員還是猶豫了好一陣,突然咬著牙說道:“是一個姓黃的老闆搞走的。”

“黃大嶺?”許一山驚撥出聲,脫口叫出名字來。

管理員慌亂地擺擺手道:“我可冇說是誰。我隻知道他姓黃。”

許一山比劃著描述道:“是不是有著一口齙牙的人?”

管理員冇承認,也冇否定。但他又說出一個有價值的線索來,陪他來的,居然是縣水利局局長鬍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