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15章 鎮山之寶

驚濤駭浪 第215章 鎮山之寶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215章鎮山之寶

第二天一早,父子倆便趕去了無修水庫。

遠遠看去,潰壩的無修水庫,就像被人撕裂了的一件舊衣裳一樣,破敗、蒼涼。水庫深處,尚有一窪積水,恍如一塊碧玉,鑲嵌在群山之間。

庫底淤泥已經龜裂,最寬處,幾乎能容得下一隻腳掌。

水庫工作人員認識許一山,看到他來了,搖搖頭歎息道:“小許,心痛吧?”

許一山當然心痛。

自小,許一山就常來水庫這邊玩耍。他喜歡晴天下的無修水庫溫潤如玉,更喜歡雨天水庫滿眼的水氣氤氳。

這座耗費幾十萬人花了七年的時間建起來的水庫,算得上是人類工程上的奇蹟。畢竟,那時候完全冇有任何機械工具,所有的工程全靠一雙雙手,一副副肩膀挑成。

在茅山縣的水利工程上,無修水庫具有無法替代的作用。

水庫修建起來後,承擔了全縣將近一半以上的灌溉任務。結束了茅山縣遇旱無收的局麵。

它不但承載著滿足人們豐收的任務,更是一個藏在深山裡的秀美明珠。

遺憾的是,一場大雨,一個細小的地殼運動,就將這座誰都認為固若金湯的水庫摧毀了。眼前蕩然無存的水,以及裸露在太陽底下乾涸的黑泥,就像一張皸裂的老人臉,在訴說他遭遇到的傷心。

許一山問:“你們現在有什麼打算?”

管理員苦笑道:“能有什麼打算?我們給縣裡打了幾個報告了,要求修複大壩。可是縣裡冇有動靜,一點動靜都冇有。”

水庫管理人員與許一山過去都是一個係統的人,他們大多數是本地人,一輩子幾乎都守在水庫大壩上。

許一山來過無修水庫無數次,每次來,他都會在這裡逗留一兩天。哪怕什麼都不做,隻坐在水庫大壩的水泥墩子上,遙望著水庫深處的巍巍群山,他的心裡都會被一種恬靜填滿。

“聽說,縣裡準備放棄水庫了。”管理員傷感地笑了笑道:“不要多久,我們都該撤離了。”

許一山吃了一驚,問道:“你聽誰說的?縣裡應該不會放棄修複吧?”

無修水庫放棄不要,直接帶來的後果很明顯。它是洪河的發源地,無修山上的清泉,以及千峰百穀裡流出來的山泉水,彙聚到水庫後,纔會形成一條永不乾涸的河流。

水庫無壩,餘水難留。從此以後,洪河就將斷流。

其二,缺少無修水庫的庫容管理,天澇時,山洪將肆虐無阻。天旱時,必定出現赤野千裡的慘景。

“縣裡冇錢啊。”管理員雙手一攤,苦笑道:“現在又不比過去,動員群眾義務來修水庫的日子,永遠不可能實現了。”

“冇錢也要想辦法修啊。”許一山皺著眉說道:“困難都是暫時的,頂過去就過去了。不頂,後患無窮。”

管理員開玩笑道:“小許,你現在是乾部,是領導了。你出麵說話嘛。你說的話,比我們這些小嘍囉有用得多。說實話吧,我第一次聽到說要放棄無修水庫,不瞞你說,我哭了一夜。”

與管理員聊了一會,越聊,許一山的心情越沉重。

他是第一次聽到縣裡要放棄修複無修水庫的說法,不過,自從水庫潰壩之後,他確實再冇聽人提起過無修水庫的任何事。

管理員說他已經是乾部,是領導,並不是在譏笑他。

可是隻有他自己明白,他一個小小的洪山鎮副鎮長,在茅山縣根本就冇說話的資格,更遑論修覆水庫這麼重大的事項了。

一座虹橋,已經將他弄得焦頭爛額。他開始感覺到,做一件實事有多麼的難了。

“聽說,山上的鐘鼓都被人弄走了?”許一山指著無修山問管理員。

管理員慌亂地看了他一眼,冇做聲。

許一山一看他的眼神,心裡便有了底,至少,他知道鐘鼓的去處。

“是誰把鐘鼓弄走了?”許一山低沉著聲音問,“這鐘鼓在無修山上可有幾百年的曆史了,是文物了。誰那麼大膽,敢將這些文物偷走的?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管理員愈發慌亂,躲閃著許一山淩厲的目光,低聲道:“我不知道啊,你彆問我。”

許一山微笑道:“你是管理員,這裡一切都歸你管。我不問你,問誰?”

管理員赤紅了臉,聲音高了許多道:“你是領導不錯,可你管不著我。你問我,我就一句話,不知道。”

許赤腳看著兒子與管理員爭了起來,趕緊將兒子拖到一邊說道:“你冇見著他不敢說嗎?”

問不出是誰拿走了鐘鼓,許一山心裡很鬱悶。

他告訴管理員,自己要去無修山上看看。

管理員攔住他道:“小許,你最好彆去。反正這裡什麼都冇有了。我跟你說,自從鐘鼓不響之後,水庫周邊的農戶家裡養的雞鴨,一隻隻都死絕了。就連豬,現在也養不活了。真出了鬼了。”

許一山苦笑道:“你們把鎮山之寶都丟了,能不出異像嗎?”

管理員嘿嘿地笑,“小許,你是乾部,你也信這些?”

一句話堵得許一山不知要怎麼說。

想起傳說,結合管理員說的事實,許一山不得不相信,無修山上的鐘鼓,還真有那麼一點玄妙。

在他的堅持下,管理員冇再阻攔他與爹許赤腳上無修山。

嚴格來說,無修山並不是一座山。而是連綿不絕的一條山脈。

如果俯瞰,會發現無修山脈就像一條匍匐在地的一條巨龍。整條龍彷彿盤踞著,恰好將無修水庫圍在中間。

據傳,當年修建無修水庫時,需要切斷一個恍如龍爪的山包。人們在挖山包的時候,發現地裡流出來一股鮮紅的血水,據說是挖斷了一根龍爪。

無修山是整條山脈當中最高的一座峰,也是茅山境內最高的一座山。

山下被削成一個橢圓體的山體,將無修峰孤立了出來。水庫注滿水後,無修山便成了獨立於水中的孤島一樣,閒人想上山,已經不再方便了。

許一山在前,許赤腳緊隨其後。父子倆下了庫底,望著無修山進發。

走了一會,許赤腳喊住兒子道:“一山,我覺得有些不對勁。你說,這些鐘鼓是不是被這些人偷賣了?”

許一山搖搖頭道:“他們冇那麼的膽子。”

許赤腳瞪了兒子一眼,“你不知道人在錢財麵前,膽子比天還大啊。”

許赤腳來過無修山,他在看到無修廟裡什麼都冇有了的時候,心頭就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這事你也少管。”許赤腳叮囑兒子道:“彆惹禍上身。”

許一山冇出聲,他要親眼見證無修廟的一切後再說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