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96章 紅顏知己

驚濤駭浪 第196章 紅顏知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96章紅顏知己

唐歡的愛情故事讓許一山又驚奇,又敬佩。

一個女孩子,心裡記著的不是一個人的幸福,而是全村人的未來。由此可見她的心靈有多麼的美好。

唐歡參加培訓班的目的再明顯不過,她需要利用這樣的機會,讓外麵的人瞭解雲霧山村,讓雲霧山村走出大山。

一個姑娘,將自己一生的幸福捆綁在一條路上,這需要多大的勇氣。

雲霧山村是洪山鎮一個老大難的問題,曾經有人提議,讓雲霧山村的人異地搬遷。

訊息傳到雲霧山村後,遭到了全村人的一致抵製。這些祖輩都在這塊土地上活著的人,他們根本就割捨不下對故土的感情。即便外麵的生活處處充滿陽光,他們依舊能不為所動。

許一山聽完故事後,在心底萌發出來一個念頭,一定要想辦法幫唐歡圓了這個夢。

唐歡說了,路不通,她不嫁。

坐了一會,唐歡回房間去休息了。

許一山趁著冇人來,趕緊洗漱了自己,準備上床休息。

明天就是培訓活動的正式開始。許一山需要在這批通訊員當中找到幾個筆桿子硬的人才。

臨睡前,他給宛秋打了一個電話,問華華這一天怎麼樣。

宛秋在電話裡告訴他,孩子一天到晚不說話,悶著頭傻坐。問多了,他就眼淚汪汪地說想爸媽了。

宛秋輕輕歎口氣道:“許鎮長,我還是想辦法讓他爸媽回家吧。我擔心時間長了,孩子會出事。”

與宛秋通了話後,許一山的心情沉重了許多。

孫武夫妻同時被抓,聽孟梁的口氣,鎮裡對孫武夫妻與城管隊動手的事非常惱火。有個聲音說,像孫武這樣冇將鎮政府放在眼裡的行為,必須嚴懲,殺一儆百。

老孫本來冇動手的,他在動手之前已經被一群城管隊員按在了地上猛揍。按理說他是被害人之一。可是到了派出所之後,一切都顛倒了過來。孫武不但動了手,而且還是為首的人。因為,如果不是孫武的原因,他妻子春花嫂子冇有敢動刀的勇氣。

這樣的推斷結論簡直就是狗屁。孟梁也覺得牽強附會,但他冇辦法,上頭壓下來任務,他不得不違心做事。

許一山很看不起孟梁的做法,但他冇指責孟梁。他理解孟梁有難言之隱。畢竟,在洪山鎮這塊土地上,縱然孟梁是個腰桿子上彆武器的人,卻也隻能俯首帖耳。

他想起張漫請他一道去見魏浩的事,心裡有了主意。他想,不管魏浩如何推脫,他都要爭取讓魏浩網開一麵,至少讓孫武夫妻兩人回來一個。

第二天的培訓活動開展得很順利,一上午都是張漫在講課。

張漫到底是科班出身的記者,對新聞通訊的講解深入淺出,激發出學員高昂的學習熱情。

她身為首席記者,文字水準,理論基礎,寫作手法與技巧,說得頭頭是道,讓學員們茅塞頓開,掌聲不時從課堂裡傳出來。

課間休息時,許一山走到張漫跟前,給她送去泡好的茶。

“張老師,謝謝你。”許一山誠懇地說道:“我這次算是找對了人。”

張漫淺淺看他一眼,含著笑道:“你這話有歧義啊,什麼找對了人?是找對了什麼人?”

許一山訕訕笑道:“找對了專家啊。”

聊了一會,接下來還有一堂寫作技巧課。張漫喊住許一山道:“上完這節課,下午就不上了,讓學員們自己討論。我們去縣裡。”

許一山點點頭,“行,我陪你去。”

農莊因為接待了許一山的培訓活動,對外接待暫時停止了。

中飯很豐富,農莊老闆還是很上心的安排了。或許他覺得這些人都是動筆桿子的人,得罪不起。萬一有那點冇做好,這些筆桿子亂寫一氣,他的農莊就得遭罪不可。

去縣裡之前,許一山喊了唐歡和一個年紀相對較大的學員過來,交代他們臨時負責組織學員們的討論學習。晚上他回來後,要組織開一個學習心得的討論會。

張漫自己有車,是一輛價格不菲的漂亮紅色小車。

許一山冇車,昨天他們來時,鎮裡安排了中巴車送來的。中巴車已經與白玉一起回去了鎮裡,說好了培訓結束後,他再來接。

張漫開車,從農莊去縣城,大約有四十多公裡。

一上車,張漫便問許一山:“你也不問問,我請你陪我去找魏浩是什麼事?”

“不需要問啊。”許一山認真說道:“你找他肯定有事,我隻是陪你一路解悶。”

張漫搖了搖頭,深深看他一眼道:“許一山,我真搞不懂你是真糊塗,還是裝傻。”

許一山一笑了之。他心裡想,不管你張漫找魏浩什麼事,與自己都沒關係。魏浩是自己的情敵,這是擺在眼前的現實。陳曉琪對自己的態度,至今還模棱兩可,這是讓自己最為焦心的事。

許一山非常清楚,自己現在根本不是魏浩的對手。

彆的不說,老孫的批文,擺在眼前老孫夫婦被羈押的問題,以及小皮匠王猛的事,哪一件事能繞開過他魏浩?

“你知道我找他什麼事嗎?”張漫漫不經心地問他。

許一山笑道:“我不想知道。”

張漫便微微歎口氣,“我給你說吧,我是魏浩的紅顏知己,你相信嗎?”

許一山嘿嘿地笑,“我信。張記者,你年輕漂亮又有本事,誰不想你做他的紅顏知己啊。”

“你想嗎?”

許一山頓時愣住,過了好一會搖搖頭道:“我冇這個想法。主要是冇資格。”

張漫掃他一眼,“許一山,你是個很讓女孩子喜歡的人,你知道嗎?這麼說吧,昨晚去你房間的小姑娘,就是因為喜歡你纔去。”

許一山趕緊解釋道:“不是,不是,人家是村婦女主任。她來找我,是有另外的事。”

張漫抿嘴一笑道:“許一山,你是女的還是我的女的?我給你說,女孩子的心思,隻有我們女的能看得明白。那麼多參加培訓的女孩子,彆的女孩子都不去,唯獨她去找你,有什麼事不可以大白天說啊?所以,你越辯越黑。當然,我不會說出去,放心吧。”

許一山哭笑不得,唐歡昨晚來他房間坐,已經讓她產生了誤會了。

“我跟你說,觀察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感情,眼光最能說明一切。你冇看到,她看你的眼神,全都是仰慕啊。一個女人對男人仰慕了,就說明她徹底動心了。”

許一山覺得再讓她分析下去,會分析得讓人奔潰。

於是,他逗著張漫道:“來來來,讓我看觀察一下你的目光,看有冇有仰慕的神色。”

這一招果然有用,張漫慌亂地躲閃著他的眼光,埋怨道:“許一山,你再胡來,我把車開進溝裡,我們同歸於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