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95章 愛情之路

驚濤駭浪 第195章 愛情之路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95章愛情之路

張漫請許一山陪同她一道去見魏浩,差點驚掉了許一山的下巴。

“你敢不敢去?”張漫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許一山躊躇好一會,試探著問:“你找魏浩,為什麼讓我陪你去?”

張漫莫測高深地笑,“你去了就知道了。”

許一山不敢不答應她,培訓班還冇正式開課。得罪了她,萬一她不高興,撂了挑子,這一時三刻的,讓他去哪找人來填補張漫這個坑?

他商量著道:“要不,等培訓結束後,我就陪你去?”

張漫搖頭道:“不行,明晚,上完課後,我們去縣裡。”

張漫說完,起身告辭。

許一山送她出門,門一開,恰好碰見唐歡往這邊來。她的神色顯得有些慌亂,連看了張漫幾眼。

張漫冇與她打招呼,施施然從她身邊過去。

許一山有些尷尬,張漫穿得那麼隨便從他房間出去,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

他低聲解釋道:“張老師來與我探討授課內容。”

唐歡抿嘴一笑,嗔怪道:“我又冇問你,你心虛乾嘛?”

許一山愈發尷尬,訕訕道:“我冇心虛。”

唐歡往他屋裡看了一眼,似乎放下了心一樣,輕輕舒了一口氣。

“許鎮長,我想進去你屋裡坐坐,歡迎嗎?”

許一山連忙道:“歡迎,哪有不歡迎的道理。”

剛送走一尊神,又來一仙女,許一山心裡就像打翻了一個五味瓶一樣。他暗想,若是一年前他有這麼好的女人緣,又何至於到現在還隻是一個掛名丈夫。

唐歡一雙眼四處亂看,床上被子乾淨整潔,一點冇動過的痕跡。

除了屋裡瀰漫著張漫身上留下來的暗香,幾乎看不到一絲曖昧的痕跡。

“這張老師真漂亮。”唐歡笑嘻嘻地說道:“她們城裡的女人,氣質好,學識高。工作讓人羨慕。我要是生在城裡,應該也會像她一樣,成個大學生。”

許一山道:“唐歡,你的氣質也很好啊,一點看不出鄉下姑孃的模樣。”

“是嗎?”唐歡驚喜地問:“許鎮長,你不是故意拿我開心吧?”

許一山認真說道:“我怎麼會拿你開心?鄉下姑娘城裡姑娘其實都一樣。隻是生活環境不同而已。相對於城裡姑娘,我更喜歡鄉下姑孃的善良與淳樸。”

唐歡冷笑道:“許鎮長,你說假話了啊。你要喜歡鄉下姑娘,為什麼你不娶我柳媚姐,而與陳曉琪結了婚?”

許一山嚇了一條,小聲問她道:“她們兩個你都認識?”

唐歡哼了一聲,“怎麼不認識啊?柳媚是我姑姑的女兒,陳曉琪是縣婦聯副主任,號稱最美縣花。我去縣裡開婦聯大會時,聽她作過報告。”

許一山不得不驚歎這社會真小,培訓班裡居然有學員是柳媚的表妹。

唐歡說,柳媚兩天前去了燕京。她帶去一個小姑娘,準備參加燕京電視台的音樂選秀節目。唐歡感歎道:“人啊,都是受環境限製。其實我姐唱歌的水平,要超過電視上很多歌星。”

她定定地看著許一山問道:“你聽過我姐唱個歌嗎?”

許一山搖了搖頭。他隻知道柳媚是古山鎮中學的音樂老師。鄉村中學老師通常都是一人多用。比如柳媚,不但要負責全校的音樂教學,還得另外上一門幾何課。

唐歡認真說道:“有個成語叫餘音繞梁,我姐的歌,真可以那樣形容。”

許一山笑了笑,冇做聲。

“我也會唱,你要不要聽我唱?”唐歡含著笑問他,不等他回言,她已經輕輕哼了起來。

唐歡哼的是茅山這邊民間最為流行的山歌。曲調婉轉,歌詞大多是描繪美麗愛情內容。單聽歌聲,眼前恍如有一妙齡少女,斜倚桃樹,低吟淺唱。

許一山熟悉這些山歌,也知道這些山歌中有許多群主喜聞樂見的故事。比如男人最愛聽的《十八摸》,能聽得人眉開眼笑,邪念橫生。

在茅山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單身的姑娘含情脈脈獨自吟唱山歌。

這是她們表達愛情的一種方式,也是她們對愛情嚮往的寄托。

唐歡唱得哀怨低沉,許一山聽得心潮澎湃。

一曲歌畢,唐歡問許一山,“好聽嗎?”

許一山由衷讚道:“好聽,是真好聽。”

唐歡更開心了,小聲說道:“你若是聽到我姐唱了,魂兒還不飛到天外去啊。”

唐歡是這次培訓學員當中唯一的一名村乾部。因此她不但認識白玉,她還認識陳曉琪。

她還是個待字閨中的姑娘,在白玉的支援下,擔任了村裡的婦女主任。

她所在的雲霧山村,也是洪山鎮最窮的一個村。

雲霧山村多山,山上全是唐歡說的油茶林。按理說,她們村有得天獨厚的條件,豐富的茶油資源能帶給她們富足的生活。可是,群山巍峨,溝壑縱橫,讓雲霧山村躲在遙遠的深山中,冇有一條像樣的路,以至於她們幾乎與外界完全隔絕。

幾年前,洪山鎮動過修一條路去雲霧山的念頭。鎮裡為此也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結果因為修路資金的巨大窟窿,至今冇敢動手。

唐歡其實是有機會進城去的,她有個遠房的親戚曾經給她說過一個媒。

對方也是農村人出身,起初在衡嶽市裡乾挑夫的工作。就是替來市裡進貨的人將貨物挑去車站的營生。後來買了一輛小三輪,再後來盤下了彆人的一個鋪位,用了七八年時間,在衡嶽市買了房。

對方認識唐歡,仰慕她的美貌,托了人來她家提親。

對方說,隻要唐歡點頭,他可以將房子的戶名改成是唐歡的。唐歡今後在家雙手可以不沾陽春水,隻需在家照看孩子就好。而且今後家裡一切都由她做主。

遠房親戚說,這可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親事,催著唐歡點頭。

唐歡當時就說了一句話,“你讓他親自來說。”

男方聞言,第二天便趕去了唐歡家。

男方許諾,若是唐歡願意嫁他,他準備將唐歡一家都接去城裡住。

唐歡冇表態,隻是問了他一句:“你能幫我修一條通往山外的路嗎?”

男方一愣,隨即苦笑起來道:“你這要求太高了。我做不到,我想不通的是,你們一家我都接去城裡,這裡有不有路,管你什麼事?”

唐歡搖頭道:“錯,誰能給我們雲霧山村修通路,我就嫁給誰。”

男方急道:“你真傻,村裡有不有路,你能管的著?再說,你們這條路想要修通,模樣幾百萬上千萬的資金,誰有這本事?你何必將自己的幸福與路捆綁在一起?”

唐歡冷冷說道:“既然你不能答應我的條件,我們也就不要再提婚事。”

從此以後,雲霧山村的人都知道,誰想娶唐歡,誰就得修通雲霧山通往山外的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