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64章 開口要權

驚濤駭浪 第1664章 開口要權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6:28:25

-

第1664章開口要權

許一山主動索權,讓陸書記吃驚不小。

“一山啊,你是第一個開口向我要權的人。你知道開這個口後果的嚴重性嗎?”陸書記臉色冷峻,語氣冷峻,一改過去他對許一山的和顏悅色的態度,變得冷峻而嚴厲起來。

陸書記也冇想到,這個許一山膽大包天,居然敢公開開口問他要權。

權力本身就是一劑春藥!他能讓人上天堂,也能讓人下地獄。

權力也是一劑毒藥,所到之處,百草不生。

當然,權力也是一種希望。它能讓絕望的人看到希望之光。

權力更像是一台推土機,一切橫亙在它麵前的殘垣斷壁,都會盪滌乾淨。

麵對陸書記嚴厲且帶著微怒的表情,許一山不慌不忙道:“陸書記,我知道後果的嚴重性。我要權,是因為我需要權力來為保駕護航。但是我更知道,權與法之間的關係。我會保證法大於權。”

“你拿什麼保證?”陸書記冷冷說道:“權力有個特性,它最容易矇住人的眼睛。”

陸書記的態度,似乎冇讓許一山產生絲毫退卻的念頭。他開口要權,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因此在陸書記明顯對他的要求產生強烈反感的前提下,他還是堅持自己的要求,“陸書記,這是我的請求。”

陸書記一言不發,他似乎有些不願搭理許一山了。

熟知陸書記的人,知道他是個視規矩為生命,剛正不阿的人。許一山的出身,與陸書記的過去有太多相似之處。就像陸書記自己說的一樣,他在許一山的身上,常常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許一山開口要權,與當年的自己何嘗又不是同一個模子。

陸書記紀委乾部出身,他起初隻是嶽州下麵縣的一名紀檢乾部。麵對著官員乾部魚肉百姓,貪汙橫行時,他拍案而起,以一己之力與違紀違法的官員乾部作鬥爭。

然而,他勢單力薄,他就是一個孤獨的勇士。即便如此,他從冇放棄心中的信念,他在自己辦公桌的玻璃台板下寫了一行字,時刻勉勵自己,“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

那時候的嶽州,上到市委一把手,下到基層一名普通乾部,隻要聽到他的名字——陸天明,莫不搖頭歎息。

整個嶽州官場,他冇有一個朋友。他就像被困在繭殼裡的蠶,隨時等待被丟進滾燙的開水裡燙死。

陸天明同誌命運的轉機出現在他三十五歲那年。

當時的中部省委一把手去嶽州視察,在聽取嶽州市委彙報的時候,談及到了嶽州的紀檢工作。

一把手對嶽州市三年未查處一名乾部的政績大為讚賞,高度讚揚了嶽州吏治清明,政治生態穩定。就在嶽州官員彈冠相慶之際,陸天明出現了。

那時的陸天明已經從下麵縣裡的紀委副書記位子上平調到了市紀委。調他進市紀委,並非是對他工作的認可,而是要將他閒置起來。

事實上,平調進市的陸天明,確實在工作調動之後失去了所有的權力。

官場生態中,不能進入圈子的人,必定會被剝奪這個人手裡任何的權力。紀委工作,本身就是紀律工作。紀律是要講究規矩的,任何不講規矩的人和行為,都將遭受致命打擊。

陸天明是排除在圈子之外的人,從縣裡到市裡,依舊冇改變他是一個孤獨勇士的結果。

省委一把手來嶽州視察,被陸天明敏銳地逮住了訊息。

因此,在市委會議室裡,一把手讚揚嶽州紀檢工作的話音還未落地,陸天明推門而入的一刹那,讓坐在會議室裡彙報的嶽州官員驚出了一身冷汗。

當時的場麵一度可以用“混亂”二字形容。

嶽州官員幾乎都是不約而同地出聲訓斥他,“陸天明,領導開會,你湊什麼熱鬨,出去?”

嗬斥聲此起彼伏,甚至有人站起身來欲強行將他推出門外。

突然的變故讓省委一把手感到很意外。他既冇出聲阻止嶽州官員氣急敗壞地驅逐陸天明,也冇對這個貿然闖進會議室的年輕乾部感到好奇。

直到陸天明高喊道:“首長,我有重要問題舉報。”

一把手這才擺手讓嶽州官員安靜。他笑眯眯地問陸天明,“同誌,你有什麼問題要舉報啊?”

陸天明一點冇怯場,他朗聲道:“我叫陸天明,嶽州市紀委乾部。我要舉報嶽州存在嚴重的貪汙**,買官賣官的情況。”

此語一出,石破天驚。

冇人知道,那時的陸天明已經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理。他不願苟活,他想站起來振臂高呼,哪怕等待他的是粉身碎骨。

嶽州官員慌作一團。市裡主要領導趕緊對一把手解釋說,“首長,這位同誌精神有問題,我們正準備送他去接受治療。”

陸天明冷冷道:“要治療的不是我,恰恰是你們。嶽州已經被你們搞得怨聲載道,民不聊生了,你們還好意思在首長麵前給自己唱讚歌?”

一把手果斷叫停了爭辯。他當即宣佈散會,單獨將陸天明留了下來。

在嶽州市委會議室裡,陸天明詳細彙報了嶽州官場存在的種種問題。他揭露的問題觸目驚心,讓一把手驚訝之餘,不免心痛道:“這都是我的失職造成的啊!”

陸天明彙報了整整三個小時,彙報結束後,他毫不猶豫向一把手提出要權的請求。

“請首長給我權力,我一定會將嶽州的這些蛀蟲一個個繩之以法。”

一把手爽快答應,當場指示省紀委將陸天明調往省裡工作,同時宣佈成立“嶽州專案組”,由陸天明擔任組長。

這件事的直接後果是嶽州官場呈現斷崖式的墜落。在陸天明彙報完走出會議室的當晚,嶽州就有一名副市長跳樓自殺,自己走進紀委自首的人,連綿不絕。

專案組進駐嶽州辦案一年,落馬官員達兩百多人。問題最嚴重的原嶽州市委書記,被判了死緩。整個嶽州官場全部淪陷。以至於省委組織部不得不從其他地區緊急選拔官員補充嶽州乾部隊伍。

嶽州地震式的查處乾部,當時轟動了全國。

陸天明也從此奠定了他的政治基礎。

此刻,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也像當年的自己一樣,開口要權。

隻是,他當年要權,是要蕩清官場的醜惡。而許一山要權,是改變一個曆史進程。

這讓陸書記又驚又喜。但是,他依舊保持著他的微怒,提醒他道:“許一山,你要權可以理解。但是,我還是那句話,權力是一把雙刃劍,傷了彆人,也可能傷了自己。”

“我不怕!”許一山說得斬釘截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