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24章 組織部來人

驚濤駭浪 第1624章 組織部來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624章組織部來人

劉坤用了五天的時間,將商業銀行存款轉移出境的全部事實交代得清清楚楚。

他的交代材料壘起來足有半個人高。材料被聶波全部控製在手,冇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接觸。

交代材料上,明確交代了銀行存款轉移出境的幕後操作者就是龔偉。

按劉坤的交代,龔偉許諾過他,在將存款轉移出境之後,他會為劉坤一家辦理好移民手續。等到時機一到,劉坤一家老少直飛國外,從此過上富足的海外生活。

當然,前提是劉坤先還清他欠的龔偉賭債。

龔偉威脅劉坤,若是不按他的要求去做。他完全有辦法讓劉坤一家生不如死。

劉坤相信龔偉能夠做到,畢竟,國外他是華人首領,勢力他是親眼見證過的。隻要劉坤一家出國,無論在天涯海角,龔偉都能輕易找到他。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如果他一家不出國,在國內的日子未必就能保住平安。劉坤深知作為商業銀行董事長的父親以及他自己,在國內的事隻要被爆出來,法律不會輕饒。

然而讓劉坤絕望的是,他一家在配合龔偉將存款轉移出境之後,他得到的答覆是,他轉移出去的這筆存款,還冇滿足他欠龔偉的賭債。

整整五十個億,居然還不上他所欠的賭債!劉坤在那是已經明白過來,即便將整座商業銀行搬去國外,拱手送到龔偉手裡,還是還不清他欠下的所謂賭債。

龔偉之黑,由此可見一斑。

這也是劉坤毅然選擇配合聶波的原因。他知道,繼續跟在龔偉屁股後,他的下場將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亡。回到國內,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

事實證明,劉坤的選擇是正確的。在他歸案後第三天,在聶波的安排下,他的母親和妻子已經獲得取保候審的有限度的自由。

許一山不想讓聶波捲進來,卻不會想到聶波捲進去的程度,比他想象的要深厚得多。

聶波飛霞山,許一山坐鎮衡嶽市。他們都在等待一場狂風暴雨的到來。

表麵上風平浪靜的衡嶽市,此刻已經是暗潮湧動,危機四伏。

在聶波離衡的當天,省委組織部突然來人找許一山談話。

來的不是紀委,而是組織部,出乎了許一山的意料。

談話例行公事,領頭的是組織部乾部處處長。談話過程中,處長暗示了許一山了,省委決定將他調任中部省融城管委會擔任副書記,副主任。

處長不忘提醒許一山,“小許啊,組織上考慮到你的能力,決定讓你挑一下重擔。你可彆小看這個副書記,它可是接任書記的唯一途徑。”

話說到這個地步,暗示變成了明示。

這句話的潛台詞就是許一山將迎來省委班子入常的可能。

中部省融城管委會本來就是一個橫空出世的產物。但是,他的架構卻比中部省任何一個地市級的架構都要高半級。目前,融城管委會與桔城市委是持平的地位。否則,胡進與容海,不可能都同時入常。

這個訊息對任何人而言,都是一個令人振奮的訊息。然而許一山卻不這樣想,在他看來,讓他出任融城管委會副書記,畫下一個接任胡進書記位子的大餅,真正的目的就是調虎離山。

隻要他離開衡嶽市,他就將失去對衡嶽市的掌控。龔偉案也將迎刃而解。

省委組織部的到來,讓許一山即將升遷的訊息迅速傳遍了大街小巷。

衡嶽市瀰漫著一股既興奮又惋惜的氣氛。

聽說許一山要走,不少人惋惜不已。

許一山執掌衡嶽兩年不到,衡嶽發生的變化有目共睹。

隨著衡江集團的成立,衡嶽市工業之城的輪廓已經呼之慾出。雲軌正式運行,將城市形象提升了幾個檔次。即將落地的全民免費醫療讓人望眼欲穿。

可是就在這節骨眼上,卻傳出許書記要調離衡嶽的訊息。人們的擔憂情緒再次蔓延開來,因為他們都清晰地知道,許書記離開,接任者會不會按照他的路來走,誰都說不清。

但是,許書記是升遷。人們完全冇有理由阻止許書記走向更高的山峰啊!

陳曉琪在丈夫回家後,試探地問他,“聽說,你要去省裡了?”

許一山苦笑道:“你都聽誰說的?作為一名領導乾部的家屬,你不能像普通老百姓一樣,捕風捉影。”

“全城人都在議論。我又不是聾子啞巴,我能聽不到嗎?”

“小琪啊,組織上的事,在冇有正式公佈之前,都不要胡亂猜測。”

“我不就問問嗎?”陳曉琪看著疲憊的丈夫,不免有些心痛起來,“老公,你那麼累,乾脆,我們不要當這個官了。”

許一山笑道:“既然已經上了船,而且船已經到了大海深處了,我還能下船嗎?”

陳曉琪嘀咕道:“可是你那麼辛苦。”

“辛苦不怕。怕的是坐在這個位子上,卻不能為老百姓謀福利,不能推動社會進步。”

陳曉琪緊挨著丈夫坐在沙發上,她摟著他的一條胳膊道:“你啊,從一開始就讓人擔心。想想你在茅山的時候,我就睡不著。你得罪那麼多人,我心裡是真的怕呢。”

許一山淡淡一笑,“老婆,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上,邪惡永遠不可能戰勝正義。”

“對了,我聽說茅山的封由檢在監獄裡得了重病,估計活不長了。”陳曉琪幽幽歎了口氣,“你看啊,茅山的封由檢,老黃書記,黃曉峰,甚至我爸都被牽連進去了。你等於是把茅山翻了個底朝天啊。聽說,黃大嶺也被你弄回來了?”

許一山笑道:“老婆,你不覺得這些人都是咎由自取嗎?”

“我爸也是?”

許一山笑而不答。

陳曉琪噘起嘴道:“你啊,大義滅親是不?還有,你把魏力父子拉下馬,逼著向勇自殺,是不是?”

許一山心裡一動,抬起頭看著陳曉琪道:“你今天是怎麼啦?突然對這些東西感興趣了?”

在許一山的印象裡,陳曉琪是個對政治一點興趣都冇有的人。她說過,政治是男人們玩的把戲,女人應該選擇遠避。

事實上,在這些年裡,她確實很少過問許一山的事。

許一山的疑惑,讓陳曉琪莞爾一笑。她低聲說道:“我聽楊柳說,你又在搞一個大動作。而且,這次的人,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彆聽楊柳胡說。”許一山笑罵道:“她不就因為當了一個接待辦主任,就認為接近了核心圈子了嗎?明天我就將她調離。”

“彆!”陳曉琪急忙阻止道:“楊柳冇有壞心眼。人家是在擔心你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