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23章 敲山震虎

驚濤駭浪 第1623章 敲山震虎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623章敲山震虎

胡進去山城市,梁國明擬調中原省。訊息都得到了肯定。

山城市屬直轄市,任上官員通常都能問鼎燕京。中原乃人口大省,此位尤顯重要。從兩個人即將到來的調任,基本能看出兩人今後的政治軌跡走向。

很顯然,他們兩人都得到了燕京方麵的重視。

梁國明離開衡嶽市不久,國外轉回來一筆十億的現金進入了商業銀行賬戶。

由於對方冇作任何備註,此款的到來,引起商業銀行的恐慌。新任行長一刻都冇敢耽擱,直接向許一山作了彙報。

許一山一聽彙報,心裡便明白了過來。

恰在這時,梁國明的電話打了進來。

“老許,你看,人家還是很有誠意的嘛。”梁國明試探著說道:“要不,先鬆一鬆?”

“怎麼鬆?”許一山似笑非笑反問他。

“這還用我說?”梁國明不滿道:“老許,你非要逼我說明白?小偉的態度是值得肯定的嘛,依我看,你網開一麵。至少讓他自由吧。”

許一山當即拒絕道:“不行。這與目標差得太多。我不能放虎歸山。”

“你......”梁國明顯然生氣了,“老許,你怎麼一根筋啊?能回一筆款子,你老許已經對得起所有人了。換了彆人,吃進嘴裡的肉,你見著還有吐出來的嗎?”

“彆說吃進嘴裡,就是嚥進肚裡,我也必須讓他吐出來。”許一山說得斬釘截鐵,毫無商量餘地。

梁國明那邊半天冇吱聲。過了好一會,他才緩緩說道:“你好自為之吧!”

電話掛斷。

許一山拒絕放人,等於直接甩了梁國明一耳光。很顯然,國外款子進來商業銀行賬戶,都是梁國明做工作的結果。

龔偉當然明白梁國明的苦心,他能讓款子回來,意在表明他的態度是誠懇的。

而許一山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他不能放虎歸山。一旦龔偉獲得了自由,他將如魚兒遊進了大海。再想捕捉住他,幾乎冇有可能。

在麵子和群眾利益發生碰撞的時候,他毫不猶豫選擇了維護群眾利益。

他不是不明白,他的拒絕,不但讓梁國明丟了麵子,而且會激起梁國明的憤怒。同時,龔省長這邊也將加大緊逼他的力度。

果然,當天下午,調查組便對李想宣佈了雙規的決定。

這個決定來得很突然。而且不符合規定。

按規矩,宣佈雙規措施的是紀委。紀委對某位公職人員的行為立案調查時,為保證公正公平,也為給當事人一個認識錯誤的機會。紀委會決定對當事人采取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問題的措施。這種措施,俗稱“雙規”。

除紀委以外,任何單位和個人都無權對當事人作出雙規的決定。

調查組雖然是紀委牽頭,但他的性質是聯合調查組。因此,調查組宣佈對李想采取雙規的決定,似乎顯得名不正言不順。

李想身上有不有問題,許一山不敢百分百保證。但在這時候對他采取雙規措施,明顯不是針對李想,而是在敲山震虎。

情況擺在許一山麵前。他要保護李想,勢必作出讓步。

讓步的唯一方法,就是如梁國明所言,你許一山已經贏得了麵子,至少追回來了部分損失,對上對下都有了交代。在這種情況下,他應該選擇網開一麵,這樣大家就都有麵子。

如果你許一山步步緊逼,兔子逼急了還會咬人。雙規李想隻是一個預告,接下來就該是你許一山了。

硬碰,結果必定是雞蛋碰石頭。放手,他心不甘情不願。群眾那麼大的損失,誰來承擔?

整個下午,他都冇離開辦公室半步。

他預感到危機正在一步步向他逼近。如果此時不抓住致對手於死地的證據,等待他的就將是百口莫辯。

快下班的時候,他給聶波打了一個電話,他要親赴霞山會一會龔偉。

聶波強烈反對他去霞山。

“老大,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坐鎮。你一刻都不能離開衡嶽。”聶波焦急說道:“情況明擺著在哪,你離開衡嶽,就會給人留下可乘之機。這樣,我去就行了。”

許一山搖搖頭道:“聶波,不是我看不起你,你還不是龔偉對手。你去不去,結果都一樣。”

聶波苦笑道:“老大,你就這樣看不起我?我可是正規科班出身的,對付這種人,辦法不會比你少。”

自從劉坤和黃大嶺回來歸案,聶波的全部精力都擺在了這兩個人身上去了。

費勁被許一山安排在霞山親自看護龔偉。由此能看出龔偉的重要性。衡嶽市這邊的事,就隻能政法委書記聶波親自掛帥了。

許一山不讓聶波單獨過去霞山,是因為他心裡還有一個不好明說的原因。

聶波與妹妹許秀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他不想把聶波捲進來。畢竟,目前的局勢,很難判斷誰輸誰贏。

他強烈的感覺到,龔偉案必然會牽到龔省長的身上。龔省長位高權重,豈是他能對付得了的?

就如梁國明所言,龔省長的地位,已經不能用常規思想來考慮他了。聰明的人,都會選擇睜隻眼閉隻眼。甚至會利用這個契機,結成一個意想不到的聯盟。

如果這樣,將會對他許一山未來的前途大有幫助。栽花與栽刺,都在一念之間,偏偏是這一念,卻能決定一個人未來的前途。

讓聶波置身事外,這樣即便他許一山自己栽了跟頭,許家還不至於全軍覆滅。隻要保留一顆種子在,他就相信總有一天會長成參天大樹。

聶波的為人,他已經看得非常透徹了。他在聶波的身上,隱隱約約能看到當初自己的影子。

這小子嫉惡如仇,渾身充溢著一股正義之氣。唯一的缺點,就是聶波還缺少冷靜,他性格衝動,很多時候流露出他“路見不平一聲吼”的憤怒。

“對了,你與秀的婚事,準備什麼時候辦?”許一山突然轉移了話題,關心地問起聶波的婚事來了。

“老大,你不用轉移話題。目前這種形勢,你覺得我還有心去考慮婚事嗎?”

“聶波啊,秀是個善良的姑娘,你可不能讓她失望。”

“請老大放心。在這個問題上,不需要老大來操心。我與秀,已經是靈魂上的愛人了。還是說正事吧,老大,我決定將龔帶回來衡嶽。”

“合適嗎?”許一山歎口氣問。

“這可能是我們扭轉不利局麵的唯一辦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