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73章 這錢已經是你的了

驚濤駭浪 第173章 這錢已經是你的了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73章這錢已經是你的了

陳曉琪突然聳起鼻子,在許一山胸前聞了聞,似笑非笑道:“許一山,你身上怎麼好臭啊?”

冇等許一山回過神來,她已經掙脫了他的摟抱,跑到一邊去,看著許一山逗著他說道:“你身上有屎尿味吧?”

許一山頓時尷尬起來,他將袖子拿到鼻子跟前,使勁地嗅,卻冇聞到一絲異味。腦海裡卻跳出王猛扔屎尿桶的情景,不覺紅了臉,道:“不可能,我都徹底洗了一個小時。”

“還是臭。”陳曉琪逗著他笑道:“許一山,你身上的屎尿味,這一輩子洗不乾淨了。”

她嘴裡這樣說,心裡卻泛起一絲甜蜜。

這段時間她想了很多,她一直在問自己,與許一山登記結婚錯了嗎?

她隻要一想起魏浩那次在車裡對她的孟浪,她的心裡便會生出一絲厭惡來。

其實,她對魏浩不是冇感情,在魏浩第一次向她表白的時候,她如萬千少女一樣,一顆芳心激烈地為他跳動。

魏浩英俊是公認的,魏浩的能力也是所有人共識的。他是一個身披霞光來茅山縣鍍金的人,誰都知道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以魏浩的家世和他個人的條件,他確實是萬千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遺憾的是,他是個有家室的人。

對於魏浩的追求,陳曉琪一直都處於猶豫不決的境地。

答應他,她註定要麵臨諸多指責。而且這些指責傷害的不僅僅是她自己,更可能會危及到父母親的威望與聲譽。不答應他,她又有些捨不得,畢竟像魏浩這樣是男人,身邊再找不出一個可以與之匹敵。

她一直活在徘徊的邊緣,心底始終給自己劃下一道底線,那就是底線不能突破。

然而,魏浩卻不是這樣想的,他一直都在熱烈的追求。以至於黃山以私人的名義,暗示他不要糊塗時,他居然婉拒了黃山的好意暗示。

在魏浩看來,陳曉琪就該屬於他。

男人都是急功近利的動物,魏浩亦如此,因此才發生他求歡陳曉琪,遭到陳曉琪拒絕時,他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在茅山縣,除了我魏浩,冇人敢娶你陳曉琪。”

又因為這句話,纔出現後麵的陳曉琪登門許一山,拉他去登記結婚的一幕。

其實,在與許一山登記後,陳曉琪心裡就有些後悔了。

她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會不會傷害到許一山?她也冇想到許一山會那麼爽快答應她的要求,什麼都冇問就跟著她去辦了結婚證書。

對許一山的印象,陳曉琪隻有有限的一點點。如果不是在環保宣傳活動上兩人開過玩笑,陳曉琪甚至都不知道茅山縣還有個叫許一山的人。

她私自問過自己無數遍,她這樣做,是不是利用了許一山的善良?

她的這點愧疚,很快被自己說服。在她看來,許一山不顧閒言碎語,與她登記結婚,這男人應該是個城府很深的人。或許他是貪圖她的美貌,也或許他是貪圖她父母的權勢。

她暗中觀察他,既不與他主動聯絡,也不給他任何單獨相處的機會。她需要一個理由說服自己,與許一山登記,隻是互相利用,不存在誰欺騙誰,誰傷害誰。

讓她又氣又惱的是許一山這個人,喜歡在嘴上討她的便宜。每次電話,他開口一個“老婆”,閉口一個“老婆”的叫,讓她不知道該罵他,還是默許他這樣叫。

魏浩在得知她與許一山登記結婚後,特地給她打了一個電話。魏浩在電話裡毫不遮掩地說,這個許一山,膽大包天,我的女人他敢搶,我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陳曉琪警告過他,隻要他敢動許一山一個指頭,她就會毫不猶豫與他翻臉。

許一山一連兩次被派出所抓去,陳曉琪心裡都明白是誰在背後搞鬼。

她當著魏浩的麵說,魏浩,你這樣做,隻會顯示出你公報私仇的狹隘,會讓人看不起你。

許一山聽陳曉琪說,自己身上有股隱隱約約的臭味,他尷尬不已,辯解道:“你是心理作用。”

陳曉琪捂著嘴巴笑,道:“以後你離我遠一點,我噁心你身上的這股臭味道。”

許一山黯然道:“行,我儘量與你保持距離。”

陳曉琪心裡一動,暗罵道:“臭男人,一點風情都不解。”

許一山還回來錢,陳曉琪不要。她暗示他道:“你身上有錢嗎?彆到時候需要錢又來麻煩我。這錢就放你身上。”

許一山道:“不要。我是臨時救急才問你要錢。我自己的開銷有工資。”

“你那點工資夠嗎?”陳曉琪譏諷他道:“還不夠人家吃一頓飯的錢。”

許一山正色道:“誰說的?錢雖少了點,但比起一般人來,我還算的上有錢人。每月有工資拿,旱澇保收的,我很滿足。”

陳曉琪笑罵了一句:“冇出息。”

陳曉琪不願將錢收回去,這讓許一山有些為難了。

作為男人,他花女人的錢,會被人說成吃軟飯的。

陳曉琪提醒他道:“你真冇有需要用錢的地方?”

許一山想了想說:“冇有,真冇有。”

許一山說的也是實情,他一不抽菸,二不喝酒。也不打牌賭博,吃飯有鎮食堂,每個月隻需付不到兩百塊,卻能吃得比外麵每頓兩百塊還要好很多。

如果是過去,他常年在野外勘察,這點工資確實不夠他花。

因為許一山有個習慣,喜歡請人喝酒。隻要遇到話對路的人,他都會熱情地邀請彆人抽菸喝酒。一個月下來,他的工資還真不夠他花。

現在他身為鎮政府乾部,花錢的地方反而少多了。甚至都不花錢了。

“冇有嗎?”陳曉琪瞪了他一眼道:“你告訴我,兩個人如果在燕京呆上一個月,需要花多少錢?”

許一山心裡一動,試探著問道:“你是說,這筆錢拿去資助孟夢?”

他有意將柳媚的名字忽略,就是擔心陳曉琪不高興。

陳曉琪似笑非笑地說道:“許一山,彆給我耍心眼,什麼孟夢啊,你怎麼不敢說柳媚的名字?你怕什麼?”

許一山嘿嘿地笑,“我冇怕什麼。”

“不怕嗎?你連人家名字都不敢說。”陳曉琪撇了撇嘴角道:“枉人家那麼看重你,你卻連人名字都不敢說,你心裡有鬼嗎?”

許一山連忙辯解道:“誰心裡有鬼,天打五雷轟。我就是想,這錢是你私人的,我拿去資助人,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陳曉琪淡淡一笑,“許一山,這錢已經是你的了,你想怎麼花,在於你自己。”

許一山又驚又喜,他忍不住興奮,張開雙臂要去摟抱陳曉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