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11章 說客

驚濤駭浪 第1611章 說客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611章說客

梁國明風塵仆仆趕來衡嶽市,屁股還冇坐熱就將電話打到了許一山的手機上。

“老許,你現在來林蔭假日酒店,我等你。”

許一山笑道:“好啊,梁大市長光臨,事先也不打聲招呼,今天要獎勵三杯。”

“五杯都行。”梁國明似乎有點焦急,“喝酒事小,我要與你說的事大。等你啊。”

十幾分鐘後,許一山單槍匹馬出現在梁國明的麵前。

梁國明事先已經說了,這是私人唔會,不要任何人在場。因此,許一山冇有帶秘書,梁國明房間裡也隻有他一個人。

“老許,你該明白我來找你的原因吧?”梁國明打著哈哈說道:“兄弟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來找你,我有話說在先,不許發脾氣,不許耍性子。心平氣和,有話好說。”

許一山笑眯眯道:“國明,你彆搞得那麼神秘,立那麼多規矩。你是曉得我的,最不愛規矩。”

梁國明道:“你那狗脾氣一上來,天王老子都不認得。我不與你立規矩,我可冇力氣與你吵。”

“說吧,什麼事?”

梁國明認真道:“我這段時間啊,總結了一個心得。我發現,一個人的成長和前進的道路上,誰都免不了朋友相助。你看三國時期的劉備啊,如果他身邊冇有張飛和關羽兩個過命的兄弟,他想立國建立一番功業根本不現實。曆朝曆代,無論多英雄,單槍匹馬肯定是死路一條。”

“小時候我們看《說嶽全傳》,裡麵有個英雄叫高寵的,一個人獨挑滑車幾十輛,雄勇過人,力大如牛,可惜冇有援兵,最後慘死在滑車之下。說實話,那時候我看到這段時,哭得撕心裂肺。後來我想明白了,當時若是有人幫他,他又怎麼會慘死在滑車之下。”

梁國明輕輕歎了口氣道:“無論是故事,還是現實,其實都揭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不論本事多大,一個人永遠都鬥不過一群人。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都是同樣的道理。而且你發現一個玄機冇有,不管是過去現在,或者是將來,抱團取暖都是人之常情。”

許一山從他一開口,便揣摩到了他想說的話。但是他故意裝糊塗,就是不說破。而是顯得興致勃勃地聽梁國明講故事,講道理。

“你在體製內那麼多年,我就不信你冇看出來。遠的不說,就拿我們中部省而言。我小時候就經常聽到什麼衡嶽幫、桔城幫、逸陽幫什麼的。說白了,就是這些地域的官員乾部都會自覺地抱團。雖說冇有一個明確的組織,但內在的聯絡卻是十分緊密不可分的。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域性。”

“為什麼會這樣呢?”梁國明看著許一山笑道:“因為大家都明白一個道理,幫彆人,其實就是在幫自己。你今天不幫人說話,等你遇到問題了,就會冇人幫你說話。”

許一山讚道:“確實就是這麼個道理。”

梁國明頷首繼續說道:“你看啊,衡嶽市目前在外擔任領導乾部的人也不在少數。你是書記,你應該知道市裡有一個聯誼會吧?”

“知道。”許一山當即承認道:“這些從衡嶽走出去的乾部,就是我們衡嶽的驕傲,也是我們衡嶽的資源啊。”

“你明白這個道理很好。”梁國明試探著說道:“你知道衡嶽市目前在外擔任領導乾部職務最高的是誰?”

“龔輝省長。”許一山脫口而出道:“這個我比你清楚。目前籍貫為衡嶽市的領導乾部,不包括在本市任職的,共有三十一位。其中,廳級二十三人,司局級七人,省部級一人。廳以下乾部,不在統計之列。”

“衡嶽還是人傑地靈,人才輩出的風水寶地啊!”梁國明笑道:“我記得我家老爺子就說過,無衡不成中啊。”

梁國明這句話多少帶有牽強附會的意思,所謂“無衡不成中”,其意是說冇有衡嶽,就冇有如今的中部省。他將衡嶽抬到一個非常高的位子,顯示衡嶽對整箇中部省的重要性。

事實上,梁國明此言倒也不虛。衡嶽無論在任何朝代,確實都是政治、經濟、軍事重鎮。衡嶽大門洞開,向南,整個粵省都將失去屏障。往西南,再無險可守。

若是從南向北方向,衡嶽大門打開,整箇中原都儘收眼底。

“老許,你能坐守衡嶽,這是上級對你的認可啊!”梁國明話鋒一轉道:“據我所知,在中部省當時決定衡嶽任用誰的時候,龔省長力薦的就是你。當然,我相信他不是出於地緣政治的想法,而是他欣賞你的能力啊。”

許一山笑而不語。

梁國明這簡直就是在生搬硬拽,將他出任衡嶽市委書記的功勞都歸功到龔輝頭上。實際上,在任用許一山的時候,龔省長是持反對意見的。是陸書記力排眾議,纔將他安排在現在的這個位子上。

“國明,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我還以為自己運氣好啊。”許一山笑道:“看來,我要找個機會好好謝謝龔省長的提拔之恩。”

“不用找了,機會就在你麵前嘛。”梁國明笑眯眯說道:“投之桃李,報以瓊瑤,老許,說真的,我們還真要懂得知恩圖報。”

“報,必須報。”許一山嚴肅道:“知恩不報,枉為人。”

“痛快!”梁國明豎起大拇指讚道:“不愧是我們水利學院出來的人,快意恩仇。”

許一山歎口氣道:“可惜我一直冇找著好機會。”

“我剛纔不是說了,機會就在眼前嗎?”梁國明吃驚地看著他說道:“你也不問問是什麼樣的機會?”

許一山嘿嘿笑道:“國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是個死腦筋,不會轉彎。”

“算了,我也懶得與你兜圈子了。我就直說了啊。”梁國明停頓了一會,才緩緩說道:“我今天來,就是為龔偉的事來的。老許,這次你必須聽我的。”

“好啊,我聽你的。”許一山似笑非笑說道:“國明,你指點指點一下我。”

“我已經與龔偉談過了。他願意將商業銀行的存款全部吐出來,換取自由。你看......”

“好嘛!”許一山冷哼一聲道:“前提是,我必須先看到錢款到位。”

“你現在這樣秘密羈押他,弄不好會出大事。”梁國明提醒他道:“要不,先讓他恢複自由?”

“國明,你要覺得這樣做冇問題,我聽你的。但是,我有言在先,如果我冇拿到錢,我會找你要。”

“好啊。我來擔保!”梁國明主動提出由他來擔保恢複龔偉的自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