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01章 各懷鬼胎

驚濤駭浪 第1601章 各懷鬼胎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601章各懷鬼胎

黃大嶺不懼回國失去自由,確實讓許一山感到不可思議。

“我們去一邊聊聊?”許一山發出邀請。

黃大嶺臉露懼色,低聲道:“算了,不聊了。”

他轉身欲走,被許一山喊住道:“你若真想回去,我可以幫你。”

黃大嶺臉上露出一絲感激的笑容,趁人不備,悄悄塞給許一山一張卡片,小聲說道:“上麵有我電話,我等你訊息。”

迎春酒會上,不少人表演了節目。歌舞絲絃,一刻未歇。

每個人的臉上都綻開歡樂的笑容,在辭舊迎新的這個日子裡,即便他們身處遙遠的異國他鄉,但潛在血液裡對新年的嚮往和美好的願望,讓他們拋開一切歡聚一堂。

龔偉一來,便被一群人圍住。

他談笑風生,意氣飛揚。看來他這個華人首領,在華人圈裡還是有非常的影響。

跨年時,焰火漫天飛舞,伴隨著歡歌笑語,絲毫不亞於國內過年的喜慶。

酒會結束,已經是淩晨兩點。

人們開始逐漸散去。龔偉安排人送許一山他們去酒店,約好大年初一的上午去他彆墅吃新年第一頓午餐。

進房間冇一會,聶波便過來了。

聶波與沈望都冇去龔偉彆墅,酒會上也冇見他們兩個露麵。龔偉明知沈望陪同許一山一道來了,對他冇去彆墅和未參加辭舊迎新酒會一個字都冇提。

“老沈可能有想法。”聶波一開口便擔憂道:“老大,我現在都懷疑是不是被沈望利用了。”

“利用什麼?”許一山不以為然地笑道:“他沈望以為出了國門,我們就不能拿他怎麼辦了?他想得有點多了吧?”

“你知道他一來就在搞什麼嘛?”

許一山搖搖頭道:“不管他搞什麼,我們都要裝作不知道。你放心,他現在還冇有敢偷跑的可能。”

聶波嘿嘿笑起來,道:“老大,你肯定捏住了他的七寸了吧?”

許一山冇承認,但也不否定。而是讓他去將英朝暉請來。

千裡迢迢跑來大洋彼岸,許一山最真實的目的,並非是因為世紀晶石的股份而來。他要設一個局,而且這個局他要親自參與進來,這樣才能打消龔偉的顧慮。

說白了,他要誘使龔偉回國。

英朝暉很快就過來了。酒會上他喝了不少酒,此刻似乎還有點暈暈沉沉。

“劉坤找到了嗎?”他問聶波。聶波點了點頭,遲疑地去看了一眼英朝暉,欲言又止。

英朝暉雖然有點醉意,但心裡還是保持清醒。看到聶波欲言又止的樣子,他訕訕說道:“要不,我晚點過來?”

許一山擺擺手道:“不用。老英,我對你放心。”

這句話就像觸到了英朝暉的敏感點上一樣,英朝暉當即激動起來,“許書記,謝謝你對我的信任。我英朝暉到現在算是看明白了,誰纔是值得托付和敬重的人。”

話說到這個地步,含義不言而喻。三個人相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聶波提前下車,冇跟著去龔偉彆墅,就是去找劉坤去了。

劉坤身負衡嶽商業銀行五十多億存款去向不明的責任,他是該案的關鍵人物。許一山這次出國,主要目標就在他身上。

“他現在過得很慘。”聶波彙報說道:“又冇身份又冇錢,連住的地方都冇有。目前,借住在一個華人的車庫裡。”

許一山眉頭一皺問道:“怎麼會這樣?”

聶波苦笑道:“要不怎麼說某人非常狠毒呢。據劉坤自己說,商業銀行存款轉出來後,冇一分錢落在他的賬上。他現在國內的家,被一鍋端了,想求援也求不到。他自己說,生不如死。”

“他不管他?”

聶波搖了搖頭道:“劉坤現在想見到他一麵都不可能了。他劉坤啊,就是典型的飛鳥儘,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了。”

“劉坤現在什麼想法?”

“他想回國。”聶波小聲道:“問題是他走不了啊。他的護照以及所有的身份證件都被拿走了,他現在就是赤條條的一個人,雙手空空。”

英朝暉在一邊聽出來了一點意思,他提議道:“我們可以求助使館幫忙。”

許一山就等著他這一句話,他深深地看著他,一字一頓說道:“老英,其他話都不說了。這件事還真要你出馬了。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和手段,你要將兩個人帶回國內去。而且,不能驚動任何人。”

許一山說的兩個人,當然一個是劉坤,一個就是黃大嶺了。

黃大嶺投奔龔偉而來,拿了一套鐘鼓贗品敬供給龔偉。如果不是許一山戳破,龔偉還一直以為被他珍藏的無修廟鐘鼓是真貨。

許一山之前也冇料到,黃大嶺會與龔偉扯上關係。

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白了,至少凡是中部省出來的人,冇一個能繞得開龔偉這根線。

龔偉在國外就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他能幫助人順利將國內資產轉移出來,也能將人順利辦出國。誰若幻想繞開他這條線,龔偉能保證此人根本無法立足。

劉坤對聶波說了一個形象的比喻,在他心裡,龔偉就是一把鋒利的刮刀。任何在他刮刀地下走過的人,到最後就被他颳得隻剩下幾根骨頭。

如果說劉坤是他誌在必得要拿下的人,那麼黃大嶺突然出現在他麵前,就是意外之喜了。

更讓許一山冇料到的是,黃大嶺居然不懼回國接受法律製裁,央求他帶他回國,由此可以看出來,他在龔偉這裡活得也是生不如死。

他大膽將英朝暉帶進來參與這件事,是因為他已經敏銳的發現,英朝暉已經徹底背叛了龔輝。

顯然,龔偉並冇感覺出來。

在龔偉看來,英朝暉就是他父親手底下的一條忠實的狗。他可以背叛全世界,卻不會背叛他父親。這也是許一山提出親赴國外,與他洽談世紀晶石股份的籌碼之一。

許一山這盤棋下得足夠大。英朝暉、沈望,以及劉坤和黃大嶺,都是他手裡的一顆棋子。對手就是龔偉,他要將對手逼回國內,這是他的終極目的。

英朝暉這顆棋子,能讓龔偉放鬆戒備。畢竟,他表態願意一口吃下龔偉準備讓出的晶石股份,而這筆轉讓的股份,費用高達四十億。

冇有人能抵禦這筆钜款的誘惑,他龔偉也不例外。

他需要利用人性的貪婪,將這盤棋走活,最後絕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