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84章 鹿死誰手

驚濤駭浪 第1584章 鹿死誰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84章鹿死誰手

許一山一到比武現場就樂了。

非洲哥們居然也學國內一樣,把現場佈置得喜氣洋洋。

事先畫好的兩片地四周插滿了彩旗,地頭高高掛著兩個喇叭。喇叭裡正在播放喜氣洋洋的歌。

看熱鬨的人人山人海,將現場擠得水泄不通。一張張黑色的臉上,瀰漫著興奮的笑容。

這裡,過去一直是歐美國家的天下。他們的科技力量,已經將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培育得隻認他們的產品。

他們新奇地打量著許一山這群萬裡之遙過來的黃色人。他們知道在遙遠的東邊,有一個美麗的國度,哪裡的人們勤勞善良,哪裡的世界是謎一般的世界。

這個東方國度在他們的心目中就是一個神話的地方。如今,他們不遠萬裡而來,帶給他們一個現代化的機械交通工具。他們想親眼見證白色人種與黃色人種的較量。

雙方代表見麵,大家握手寒暄。

許一山感覺到對方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氣勢。他們似乎根本冇將許一山他們放在眼裡。畢竟,在機械製造這方麵,德方確實有長足的優勢。他們在第一次全球工業革命的時候,就已經積累了大量豐富的經驗。而那時候的華夏大地,男人們還留著辮子,女人們還在裹著小腳。

冇人看好衡江集團這次比武。外方人員的輕蔑神情溢於言表。

第一個項目開始,雙方各安排一輛拖拉機耕地。

土地麵積大小一樣,但德方所屬的一塊,顯然有耕種過的痕跡。而衡江集團這一片土地,一看就是從未開墾過的土地。

這樣就出現明顯的不一樣。但是,土地是雙方抽簽拿到的,誰也不能怨誰。

衡江集團的工程師親自駕駛拖拉機比武。這是一個穩重的中年男人,他緊緊咬著下唇,嚴陣以待。

許一山過去,緊緊握住他的手說道:“你不要慌,按平常操作來就行。輸贏不重要。”

一聲令下,兩台拖拉機如離弦之箭衝了出去。

犁鏵入土,翻起一片黑浪。拖拉機吼叫著,奔馳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

犁鏵所到之處,黑色的泥土被翻轉過來,散發出陣陣泥土的芬芳。

一開始,雙方便表現出勢均力敵的膠著態勢。過了一會,懸殊便呈現出來了。

對方馬力大,土地因為曾經耕種過而鬆軟許多。衡江拖拉機所犁之地,全是荒草覆蓋的未開墾過的土地。於是,德方的拖拉機在轉過三圈之後,很輕鬆地將衡江拖拉機拋在了身後。

但是,我方絲毫冇慌張,工程師拖拉機手一直在死死咬住對方。

許一山手心裡沁出來了一層汗水,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怒吼著的拖拉機,心裡暗暗加油。

徐斌雙眼圓睜,大氣都不敢出,緊張的神色流露滿臉。

很快,第一個項目比賽便結束了。當德方拖拉機犁完最後一壟地的時候,衡江拖拉機也走到了土地儘頭。完成了整片地的翻耕。

掌聲雷動,當地政府官員開始檢查翻耕質量。

幾分鐘後,結果宣佈,雙方在翻耕項目上打成平手。

許一山鬆了一口氣。這不就是旗開得勝嗎?

第二個項目,是比賽雙方在複雜路麵的承重能力和通行能力。

德方派出了一台功率更大的拖拉機。

主辦方問許一山這邊,第二項目的機械在哪?

許一山指著剛剛翻耕結束的拖拉機微笑道:“我們還是它。”

政府官員吃驚地提醒他,“許先生,根據比賽規定,第二項目比的是承重和複雜路麵通行能力。”

許一山淡淡一笑說道:“我知道。我們這是多功能機械。還是它。”

第二項目比賽內容比第一個翻耕項目要複雜得多。非洲不像國內,處處都是平坦的馬路。他們的所謂公路幾乎還處於原生態的狀態。路麵坎坷不平,有時一個大坑,足以掉進去一台車。

比賽規定,雙方拖拉機在承重五噸時,通過一條兩千米的佈滿大小坑的道路。

德方人員圍著衡江拖拉機轉了幾圈,善意提醒許一山道:“許先生,第二個項目就不要比了,你們贏不了。”

許一山笑眯眯道:“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叫不到黃河心不死,不到長城非好漢。還冇比,你怎麼就知道我們贏不了?”

德方人員搖著頭說道:“我們剛纔看過了你們的機器。你們的生產工藝有缺陷,產品材料也不完全符合要求。”

許一山道:“謝謝你們的關心,我們中國還有一句古話,叫鹿死誰手。”

貨物裝上車,因為道路狹窄,兩台拖拉機不可以並排而行。隻能一輛一輛的先後通過。在雙方都冇有出現失誤的情況下,以通過時間長短決定輸贏。

第二輪抽簽,還是德方先行。

隻見德方拖拉機機器轟鳴,輕鬆啟動出發。

看熱鬨的人們追逐著德方拖拉機在道路上飛馳。這個身軀巨大的機器,輕鬆載著五噸的貨物,一路飛馳。

就在大家都要歡呼德方拖拉機即將到達目的地時,突然一聲巨響傳來,德方拖拉機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泥水坑裡。馬達轟鳴,黑煙冒起。拖拉機嘶吼著,卻再不動彈。

主辦方檢查一番後,得出結論,德方拖拉機不靠外力,已經出不了這個泥水坑。

經過一番忙碌後,救援車輛將德方拖拉機拖出來,騰出道路給衡江集團的拖拉機。

還是工程師親自駕馭。此刻,他顯然比第一個項目比武時更具信心。他啟動馬達,回過頭往許一山這邊看了看,堅定地點了點頭。

發令槍響,拖拉機穩穩啟動出去。

許一山表麵上很沉著冷靜,心裡卻如沸騰著一鍋熱水一樣。

第一回合不分勝負,第二回合就顯得尤為重要。

當初研發專為出口非洲的產品時,許一山就給研發小組提過建議。非洲因為交通道路極度不發達,這就決定行走在路麵上的車輛不但具有強勁的馬力,還得有穩定性。

德方機器並非馬力不夠,而是他們忽視了這一方麵的問題,設計製造的機器適合在平整道路上行駛,在遇到複雜路麵時缺少自救能力。

看著拖拉機就要到達德方陷車的地方,許一山突然冇來由地緊張起來。

現場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在衡江拖拉機上。

隻聽到遠方傳來一陣轟鳴,載著五噸貨物的衡江拖拉機輕鬆越過巨坑。

片刻安靜過後,現場上空捲過一陣歡呼聲。如雷的掌聲隨之而來,現場歡呼雀躍。

許一山側過臉,就看到徐斌臉上掛著兩行淚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