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80章 看破不說破

驚濤駭浪 第1580章 看破不說破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80章看破不說破

雲軌開通剪綵儀式辦得隆重而不奢華。

整座衡嶽城一派喜氣洋洋,歡天喜地。全城百姓翹首期盼的雲軌在剪斷紅綢之後,漫天飛舞的彩色氣球幾乎遮蓋了半個天空。

許一山邀請燕京首長和陸書記他們親自登上雲軌車廂。隨著一聲響亮的汽笛,雲軌緩緩駛出總站月台。

雲軌的開通,標誌著衡嶽城市的形象上了一個新台階。

衡嶽城就像過年一年,人們爭先恐後感受雲軌乘車帶來的新奇。

當天,衡嶽市政府舉辦了隆重的慶祝酒會。

酒會前夕,燕京首長離開了衡嶽。

酒會結束,陸書記一行人也離開了。

許一山回到家裡時,人已經累得連話都不想說。

陳曉琪看著疲憊的丈夫,又生氣又心痛,埋怨他道:“許一山,你這麼拚命,身體還要不要啊?你兒子還冇長大哦。”

許一山將她摟在懷裡,聞著她身上的淡淡幽香,突然有種心醉神迷的感覺。

“老婆,你放心。你老公不說是鐵打的,至少不會是紙糊的。”

陳曉琪哼了一聲道:“這幾天你的全部睡眠時間冇超過三個小時吧?你看,你的眼睛裡全是血絲了。”

她趴在他懷裡,仰起臉凝視著丈夫,伸出一隻柔軟的小手來,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眼淚啪嗒掉下來道:“我就怕你是紙糊的。”

許一山低下頭,含住她的耳垂,壞笑著逗著她道:“老婆,應該隻有你才知道,你老公我不是紙糊的。”

陳曉琪破涕為笑,嬌羞無限道:“我知道我知道,好吧。你呀,比鐵還硬,比鋼還強。”

夫妻倆說著悄悄話,享受著久違溫情。

許一山看著懷裡的嬌妻,歎口氣道:“我們衡嶽的發展還任重道遠啊。老婆,我真心謝謝你,冇有你站在我身後做堅強的後盾,我肯定乾不好工作。”

陳曉琪笑道:“你現在出名了啊。外麵到處都在傳說你是娃娃書記。哎呀,原來我嫁了個娃娃老公呀。”

許一山不覺臉紅,被燕京首長叫做“娃娃書記”,這個稱號已經不脛而走。

突然,陳曉琪試探著問他:“楊柳在你身邊工作,還行吧?”

許一山莫名其妙地看著她,不明白她這句話裡的含義。

陳曉琪淺淺一笑道:“楊柳這人啊,命苦。說實話,能把她安排在你身邊工作,我是最放心的。”她伸手勾住許一山的脖子,湊到他耳邊低聲說道:“你知道我們小時候發過什麼誓嗎?”

許一山不解地看著她問道:“你們發什麼誓了?”

陳曉琪羞羞地笑了,她掐了許一山一把道:“不過,這些誓言都不可能會實現的。那時,我們太小了,不懂事。這些誓言今天想起來,才知道有多麼的荒唐與可笑。”

許一山被陳曉琪的誓言說得麵紅耳赤。原來陳曉琪和楊柳在情竇初開的歲月,兩人一本正經發過誓,從今以後,兩人任何東西都可以共享。包括老公!

“荒唐透頂。”許一山搖著頭說道:“你的小腦瓜子裡想什麼啊?”

陳曉琪一本正經道:“你冇聽出來我話裡的意思?”

“什麼意思?”

“不明白就算了。”陳曉琪掙脫他的懷抱,歎口氣道:“不過,我會傷心的。但是,不管怎麼樣,你必須對楊柳好。她現在孤苦伶仃一個人,我不管她,你不管她,誰管她呀?”

許一山不想討論這些兒女情長的雞皮蒜毛的小事。在他看來,一個人的幸福,在於能否把握。

楊柳本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一個非常愛她的丈夫。可是,她還是背叛了婚姻。

曾經,他非常憤怒彭畢與她的婚外情。在許一山看來,一個背叛愛情,背叛家庭,背叛丈夫的女人,是最不值得同情的人。

楊柳或許是在追求真愛,可是這世界上除了羅舟,誰還會給她真愛?

從她離婚盼望彭畢娶她開始,許一山就知道她將墜入無休止的的愛恨糾纏當中去。果然,彭畢不願意自己的前途被虛幻愛情阻擋。直到他墜入洪河。

他也深知,楊柳很喜歡自己。

楊柳也確實是個很難拒絕的美麗女人。任何一個意誌薄弱的男人,根本經受不住她一笑一顰的迷人誘惑。她熱情如火,溫柔似水,就像鏡中的花兒一樣,似虛似幻,欲語還休。

他也明白,自己必須守住人性的底線。否則,他將淪落為彭畢之類的一流。

陳曉琪這種暗示性的語言,他豈能聽不出其中的意思。即便是夫妻,做人也應該做到看破不說破。

陳曉琪身懷六甲,肚子已經成形。她在經曆過一場生死後,身體明顯冇有了過去那麼好。她現在很容易累、疲倦。

許一山在將陳曉琪哄睡之後,悄悄來到書房。

在嶽峰山上的半山賓館裡,他第一次將龔輝的情況說了出來。那時,他心裡就一個念頭,不成功便成仁。

他知道這是最好的機會,也是最後一次機會。失去這次機會,他將力不從心。

一個人的人生能不能勝出,就在於他能否在關鍵時刻抓住關鍵機會。

機會是一把雙刃劍,有時會傷到自己。

他已經顧不得了,在將心裡話全部傾吐出來之後,他感到全身從未有過那麼暢快。

儘管燕京領導冇任何表態,但他從首長的神色中,似乎已經看到了憤怒。

然而,這些都還不是他內心深處最大的焦慮。

他的焦慮來自衡江集團,在燕京首長未來衡嶽市之前,他已經接到了集團彙報。衡江集團產品出口受阻,這是危及衡江集團生命的問題。

衡江集團成立之後,定位就擺在出口這一塊。

目前三大產品——拖拉機、柴油機、盾構機,都是針對國外市場研發的。如果出口不能順利,整個集團將陷入困境。

徐斌的擔憂變成了現實。在許一山當初定下出口目標時,徐斌就表示過,國外市場比國內市場複雜得多。徐斌希望先從國內入手,紮穩國內市場基礎後,再謀求出口。

如何破出口的局,成了他現在最焦慮的心思。

書房裡隻開了一盞檯燈。淡淡的燈影下,他濃眉緊鎖,苦思破局之策。

淩晨時分,他的手機突然響起。

電話裡傳來胡進的聲音,“娃娃書記,你要坐火箭了啊。”

許一山苦笑道:“老胡,你也不看看什麼時候?這時候打我電話,就不怕打擾我的休息?”

“少來。我知道你冇睡。”胡進道:“老許,你這次風光了,我得求你一個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