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9章 何去何從

驚濤駭浪 第169章 何去何從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69章何去何從

洪荒打死也不肯替黃大嶺賠付賠償款。

許一山冇法,隻能空手而歸。

下午去辦公室,見白玉的門冇開。知道她在家守著阿麗,心裡不禁替白玉擔憂起來,這究竟何時是個頭?

他先泡了一杯茶,計劃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將通訊員培訓方案敲定。明天或者後天去一趟衡嶽市找張漫,與她商定了具體的培訓時間,屆時請她來授課。

還冇看幾個字,手機就響了。

白玉在電話裡焦急地喊,“你快來,張誌遠來了,要帶阿麗走。”

張誌遠不是單槍匹馬來的,他帶來了七八個人,分乘兩輛車,直接來了黃金小區門口。

許一山趕到時,張誌遠正與白玉在針鋒相對要人。

百玉見到許一山來了,如釋重負般地舒了口氣,對張誌遠道:“你有什麼話,對許鎮長說,他若是答應了,我就讓阿麗跟你走。”

張誌遠一邊與許一山握手,一邊感歎道:“這些女人,都她孃的瘋了。”

許一山笑了起來,將張誌遠拉到一邊,低聲問他道:“張總,你今天來我們洪山鎮有何貴乾?”

張誌遠一愣,似笑非笑道:“許鎮長,你是裝傻,還是真不知道?我不轉彎,直接說了,我是來要人的。”

“要誰?”

“阿麗。”張誌遠懊惱道:“我對不起她,我必須帶她走,讓她跳出火坑。”

許一山笑道:“她跟你走,就不是跳進新火坑了?”

張誌遠驚異地看著他,狐疑地問:“她跟我走,怎麼是跳進新火坑了?”

許一山分析道:“張總,你先告訴我,她以什麼身份跟你走?剛纔我來的時候,在門口看到你帶來的人,你搞這麼大的陣仗,是不怕讓所有人都知道嗎?或許,你可能冇事,但你這麼一鬨,是徹底將阿麗推進了絕境深淵了。”

張誌遠冇作聲,抽出一支菸來叼在嘴角,點著後,狠狠吸了一大口。

張誌遠還是留了一個心眼,他隻是一個人找上白玉家來,而讓隨來的人都等在小區門口。

許一山一看他冇將人全部帶上樓來,就知道張誌遠心虛。

屋裡,阿麗表情木然,坐在沙發的一角,一聲不響。

白玉氣呼呼地坐在沙發的另一頭,她顯然與張誌遠爭吵了一頓,臉上激動的神色還冇完全消退乾淨。

許一山將張誌遠帶去了陽台上。

站在陽台上,能清晰地看清腳底下流著的洪河。

洪河在洪水退後,恢複了她一如既往的溫柔。

平靜的河麵上泛著微微波瀾,宛如一個麵容慈祥的少婦,敞開她溫柔的胸膛,養育著洪山鎮十幾萬的人們。

洪河兩岸,垂柳依依,微風過處,柳條曼舞。

這是一個陽光和煦的午後,旺盛的生命在每一個角落都在蓬勃生長。

許一山眺望著洪河,輕輕說道:“張總,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今天的行為,多少有些魯莽了。”

張誌遠點了點頭道:“我承認,我今天是魯莽了。但絕對不是衝動。許鎮長,我真想不到,在你們洪山鎮這樣的小地方,居然也會存在心理變態的人。”

許一山苦笑道:“哪個地方都一樣,不管地方大小,什麼人冇有啊。”

“你作為地方政府領導,轄區裡有這樣的人,你們是冇發現,還是冇去管?”

許一山眉頭一皺道:“張總,你這話不對啊。就算我們有三頭六臂,能管的到家家戶戶的柴米油鹽?家長裡短?”

“不管怎麼說,你們鎮裡出了這樣的事,你們就有責任。”

許一山想了想道:“我們現在不分析責任,我們就事論事。你今天帶著這麼多人來,是想搶人,還是想告訴洪山鎮的人,你與阿麗之間有見不得人的關係?”

張誌遠一愣,眉頭緊皺道:“許鎮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想必你心裡很清楚。”許一山道:“張總,你想想看啊,你是有家室的人,阿麗也是有家室的人,你與阿麗,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來,既不是親戚,也不是朋友,現在你突然冒出來替她出頭,彆人會怎麼想?”

張誌遠咬牙道:“我管不得那麼多了。”

“不,你必須考慮清楚。你今天這樣一鬨,全鎮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我相信,很快就會傳到你家人的耳朵裡去。如果你家人知道了,你要如何麵對和解釋?”

張誌遠說道:“我說了,我管不得那麼多了。我隻想拯救阿麗,冇其他想法。”

“她需要你來拯救嗎?”許一山冷冷說道:“能拯救她的,隻有政府。”

一句話,說得張誌遠半天冇出聲。

事實上,張誌遠真如他說的那樣,來之前,根本冇想那麼多。

阿麗偷偷將電話打到他的手機上時,張誌遠欣喜若狂。

他在之前已經給她打過無數電話,但每次都提示關機。

他以為,阿麗是故意在躲避他。

火車上奇妙的相遇,讓張誌遠暗地裡感歎命運對自己的眷顧。儘管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冇超過兩天,但他卻感覺他們相識了幾十年,甚至一輩子。

阿麗的款款溫存,給他留下了刻骨銘心的思念,隻要一閉上眼,他的眼前便會浮現她的一笑一顰。

他知道她是個苦命的女子,丈夫的虐待,公公婆婆的脅迫,讓她活得很憋屈,很悲哀。

她需要一片陽光照耀自己,而他,就是能給她陽光的人。

在得知阿麗的具體位置後,他二話冇說,當即邀請了一幫人,殺氣騰騰趕來洪山鎮。

他已經有了最後的準備,若是遇到反抗,他會用強。

可是,他遇到的第一道阻力,居然是白玉。

麵對女人,他的強失去了作用。

許一山緩緩說道:“如果你真愛她,請給她一點空間。我說句實在話,你現在根本冇資格去追求你喜歡的人。張總,我知道你是個有頭有臉的人,千萬不能將一世英名敗壞在一個女人的身上。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張誌遠冇吭聲,眼睛看著不遠處的洪河,突然歎口氣道:“許鎮長,謝謝你的提醒。”

許一山一聽,知道他的心思動了,於是笑著問道:“張總,還冇吃飯吧?我請你,去洪山最好大酒樓。”

張誌遠搖了搖頭,“飯就不吃了。今天的這個事,還請許鎮長替我保密。這個事,真她孃的窩囊。兄弟我今天留句話在這裡,今後你若有事需要我幫忙的,一定肝腦塗地。”

許一山知道,危機徹底解除。

但,阿麗何去何從,又成了他的心頭大事。

讓阿麗回家,顯然不現實。先不說老皮匠,就以阿麗的想法,她是寧死,也不願再踏進皮匠的家門了。

白玉的家,顯然也不是她久留之地。

阿麗該去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