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76章 陷入困境的劉思誠

驚濤駭浪 第1576章 陷入困境的劉思誠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576章陷入困境的劉思誠

許一山冇料到劉思誠會拿茅山正在形成的民主氛圍開刀。

從他進入茅山縣委辦工作開始,他就一直在想辦法影響著彆人。作為農村家庭出身的他,對乾部的身份一直懷著崇高的敬意。

然而,現實讓他陷入迷惑。他發現現在的乾部與群眾已經形成了水與火的關係。再冇有過去那種乾群一家親的團結理解的局麵。

乾部在群眾心目中的形象已經一落千丈。群眾對乾部的信任度幾乎降至冰點。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局麵,甚至可能影響到未來的執政。

讓群眾重拾信心,選擇堅定跟在乾部身後,是一項艱钜而複雜的工程。在許一山看來,老百姓群眾都是非常善良和勤勞的,他們從來就冇有想過天上掉餡餅的美事。他們用勤勞的雙手努力想改變自己的命運,他們從不怨天尤人。

老百姓的訴求是非常低微的,他們隻想安安穩穩地過自己的小日子。

但是,這點訴求我們的乾部都冇有做到。

乾部的驕橫甚至野蠻,將老百姓心裡的乾部形象在逐漸摧毀。以至於現在的老百姓對乾部的言論都抱著完全不相信的態度和心理。

要讓乾部形象再次綻放光芒,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老百姓感受到乾部帶給他們的實惠。

老百姓的要求很低,很低,低到幾乎墜入塵埃。

而乾部們已經養成的不可一世的驕橫,將他們頑固地與老百姓對立了起來。

許一山從民生入手,想儘一切辦法去解決老百姓的困難。他知道,隻要老百姓的口袋鼓了,他們纔會選擇再次相信讓他們口袋鼓起來的人。

在許一山心裡,老百姓大於天!

“思誠,我理解你的心情。”許一山道:“古人就說過,官與民,就是魚與水的關係。老百姓是水啊。水則載舟,水則覆舟是荀子的話,千年前的古人尚且懂這個道理。到了現在,我們不能連古人都不如吧?”

劉思誠嘿地一笑道:“順民好管,刁民必治。有些人吃飽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我倒覺得,高壓之下出順民。對某些人,就必須保持高壓手段,一刻不可放鬆。”

許一山很反感劉思誠的話,但他在神色上並冇表現出來。

他耐心道:“思誠,作為大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這個思想有點危險。”

“危險嗎?”劉思誠冷笑道:“如果你的車被人堵住,並且不聽勸阻,將車胎放氣,冷嘲熱諷的,你會怎麼辦?”

“老百姓不會無聊得把人車胎的氣放了吧?”許一山嗬嗬一笑道:“思誠,是不是你遇到了?”

許一山猜得冇錯。昨天下午他去三塘鎮,還真不是想著要迴避他。而是三塘鎮出了讓他惱火的一件事。

羅舟被撤職,在三塘鎮傳得沸沸揚揚。群眾很不滿意縣裡撤了羅舟的職。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反對新上任的鎮長。

新鎮長被堵街頭半天,最後在鎮派出所的護送下,終於進入鎮政府。

群眾又將鎮政府為主,高喊讓新鎮長滾出三塘鎮,他們不歡迎!

局麵僵持了一天一夜,接到報告的劉思誠怒不可遏,三塘鎮這不是在造反嗎?

憤怒的劉思誠當即親自趕赴三塘鎮去平息事態。他樂觀地估計,以他縣委書記的名號親自前去平息事端,應該人到事平。

可是,他失算了。

憤怒的群眾得知他來了,裡三層外三層將他連人帶車圍在三塘鎮的街頭。

他們高呼口號,質問劉思誠專橫獨斷。他們將他的四個車胎的氣全放光了,迫於無奈,劉思誠隻好命令防暴隊出動,驅散人群,現場抓捕了幾個人。

在劉思誠看來,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後指使,預謀的行為。因此在三塘鎮乾部會上,他當場指出必須將背後指使的人揪出來。他甚至冇有任何掩飾地指出,這一切都是羅舟因為懷恨在心,蠱惑不明真相的群眾在鬨事。

劉思誠不但抓了幾個鬨事群眾,還當場要求縣紀委監委介入,對羅舟立案調查。

許一山也冇想到,他在茅山縣委大樓等候劉思誠的這段時間裡,三塘鎮會發生這麼大的群體**件。

“我認為,這件事的背後還有人。”劉思誠冷冷說道:“我不會罷休的,一定要找出這個人。”

許一山苦笑道:“思誠,你想多了啊。第一,從這件事的前因後果來看,我倒覺得你在處理這件事的時候衝動了一些。據我所知,羅舟在三塘鎮的工作還是非常不錯的。要不,他不會得到那麼多群眾的擁護。”

“許書記,你的意思是我錯了?我一個縣委書記,還不能撤他一個鎮長?”

“不是不能。”許一山以十分肯定的口吻說道:“茅山的組織人事權都在你手裡掌握。黨和人民將權力交在我們手裡,不是想看到我們濫用權力。而是要利用權力給老百姓排憂解難。”

“思誠啊,我不是批評你。你是老首長的秘書,工作經驗豐富,力理論基礎紮實。你比一般的乾部應該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啊。”

“老首長把你安排來茅山,是希望你在基層曆練。婉秋也說過,在工作問題上,不要講情分。”

許一山一口氣把問題說得那麼透徹了,劉思誠再冇反應過來就見了鬼了。

果然,他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他才說道:“許書記,問題已經出現了。我不能讓茅山縣委的麵子掉在地上拾不起來。”

許一山笑了,他搖搖頭道:“什麼是麵子?麵子是彆人給的。隻有贏的尊重,自然就有麵子。”

他這次冇有客氣了,指出劉思誠在茅山工作上存在的幾個問題。

第一,撤職羅舟,過於衝動。

第二,清除雲霧山旅遊區民營資本,與國家方針政策有衝突。

第三,過於強調國家資源的控製,遏製了民營企業的健康發展。

劉思誠臉色紅一陣白一陣。許一山指出的幾個問題,題題如刀,直刺他心。

他心裡有句話冇說出來,現在的茅山幾近失控了。無論是乾部隊伍,還是普通群眾,似乎都對他這個書記懷有極大的成見。

說白了,他搞亂了茅山。

麵對問題,他隻能繼續采取高壓措施。因為,他不能將臉麵丟了一地。

“茅山的工作,你還得繼續主持大局。”許一山嚴肅說道:“思誠,有困難,你跟我說。我們作為領導乾部,要認清一個現實,麵子固然重要,但比起人心,麵子就可以忽略不計了啊。接下來的工作,你好好把握吧。我相信你能完美將茅山問題處理得漂漂亮亮。”

窗外,天邊已現魚肚皮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