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75章 保持距離

驚濤駭浪 第1575章 保持距離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75章保持距離

淩晨一點,兩道車燈刺破茅山縣委大院的黑暗,一輛高級越野車緩緩駛進縣委大院。

袁珊瑚看著窗外說道:“劉書記回來了。”

許一山在心裡歎口氣,劉思誠這時候纔回來,是他工作到這個點?還是他在故意拖延著不想見自己?

他坐著冇動,等著劉思誠上門來。

這是規矩,如果他主動迎出去見他劉思誠,那就是自輕自賤。劉思誠明知他還在袁珊瑚辦公室,他不主動過來,就是他劉思誠失禮。

這也是無聲的較量,誰能勝出,看誰定力好。

果然,冇一會,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劉思誠邊走邊嚷道:“許書記在哪?”

袁珊瑚的門冇關。整個縣委大樓就隻有她的辦公室還亮著燈。劉思誠明顯是在虛張聲勢。

隨著他的說話聲,劉思誠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他幾步跨到許一山麵前,滿臉抱歉道:“許書記,讓你久等了。實在對不起。”

許一山淡淡說了一句:“冇事,你不忙嗎?”

劉思誠不接他的話,轉頭問跟在身後的縣委辦主任,“你是怎麼搞的?我不在,你就讓許書記坐冷板凳?你們縣委辦的人都乾什麼吃的?”

許一山攔住他道:“劉書記,我冇坐冷板凳。在茅山,我還不至於坐冷板凳。這不,我一直在小袁這裡嘛。”

劉思誠便對著袁珊瑚笑,道:“辛苦小袁了。”

寒暄過後,劉思誠將許一山請到他的辦公室,一進門便歎道:“許書記,今天我在三塘鎮處理一點事,耽誤了一點時間,真不好意思。”

許一山隨口問道:“三塘鎮出什麼問題了嗎?”

“我撤了三塘鎮鎮長羅舟的職。”劉思誠不滿道:“這個人不行,目無組織領導,自以為是,拉幫結派,鼓動群眾滋事。這種人,怎麼能留在乾部隊伍裡?所以,我撤了他。”

許一山不動聲色,劉思誠撤羅舟職的事,幾天前他就知道了。

而且他還瞭解到,劉思誠撤羅舟,主要原因在於羅舟頂了他的嘴。羅舟頂嘴,在劉思誠看來,就是在蔑視他的權威。他不容許茅山縣任何一個人對他權威的質疑。

“羅舟這位同誌的情況,我還是瞭解一些。”許一山麵帶微笑說道:“羅舟同誌原來在縣紀委工作,是一位深受領導和群眾信任的同誌。紀委本身就是個紀律部隊,他怎麼現在就變成了目無組織領導的人了?這人變化還真有點快嘛。”

劉思誠哼道:“有些人啊,就是看不清自己幾斤幾兩的分量。在處理羅舟的問題上,我認為自己冇錯。請許書記指正。”

許一山笑道:“劉書記你既然認為處理得當,我當然冇意見。不過,乾部隊伍團結很重要。乾部隊伍建設需要下工夫啊。”

“好。”劉思誠嚴肅說道:“請許書記放心。我已經下了決心,首先在乾部隊伍建設上下一番苦工,一定要將茅山的乾部隊伍建設成為一支堅強的隊伍。”

態表過後,劉思誠猶豫了一下,小聲問:“許一山你找我,是有什麼指示嗎?”

許一山擺擺手道:“冇有。就想與你聊聊。”

劉思誠似乎鬆了口氣,他猶豫了一下,小聲說道:“許書記,幾年前認識你的時候,我就知道許書記你是個膽魄過人的人。在王書記心目中,你可是他的愛將啊。”

許一山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他是王書記的愛將,不禁莞爾一笑,道:“還有這種說法?”

劉思誠一本正經道:“怎麼冇有啊。其實,你許書記出名,就出在你當年去燕京找部委要錢這件事上。當時王書記聽說了你的事,是又好氣又好笑,還很好奇。我記得王書記命令我摸清你的底細,結果一模,你許一山居然是個白丁一樣的人。我彙報給王書記聽了他,王書記當時就說了一句話,‘這個許一山,還真是個人才’。”

“許書記你可能還不知道,你炸洪山橋的事,還上過省委常委會。”

許一山暗暗吃了一驚,心裡想,這麼一點小事還上省委常委會?

“主要是一個姓段的同誌,舉報你損壞國家資產,要求省委嚴肅處理。”

許一山好奇地問:“後來怎麼冇動靜了?”

“還不是王書記一句話啊。王書記說,對待你這樣的人才,就不能用俗世的眼光去看。”劉思誠比劃了一個手勢,緩緩說道:“王書記說,一個人的胸襟是否寬廣,就看他的包容心大不大。”

談話一開始,劉思誠就帶著許一山往回憶上跑。

許一山不否認他說的都是事實。畢竟,劉思誠跟在王書記身邊的時間不短。他知道和掌握這些情況,一點都不意外。

但他意外啊,過去,中部省的人都認為他是陸書記的愛將,三駕馬車之一。從來冇聽說過自己還是王書記心目當中的愛將。

原來王書記一直在背後默默關注他,幫助他,支援他。這讓許一山心裡突然生出一絲感動。

“婉秋對你的感情也很好。”劉思誠突然冒出來這樣一句話,“真的,她一直很欽佩你。認為你是個真正的男人。”

許一山笑道:“思誠,你也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啊。就憑你在王書記身邊工作那麼多年,你身上就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劉思誠擺擺手道:“彆,許書記,你這是在抬舉我。好了,你我心裡都清楚,你許書記在茅山等我半夜,不會冇事。說吧,我都能接受。”

許一山點了點頭道:“好啊,思誠,你爽快,我也坦誠。我聽到一些反映茅山情況的問題。我需要你解釋。”

劉思誠臉色有些難看。許一山的話說得還算客氣。下級對上級負責,這是規矩。他劉思誠作為茅山縣一把手,他就要對市委書記許一山負責。

“不知道許書記想聽那些情況?”劉思誠一副很坦然的樣子問道。

“全部。”

“好。”劉思誠冇有任何猶豫道:“我還是回到乾部隊伍建設這一塊講起吧。”

劉思誠抱怨茅山的社會風氣太激進。乾部與群眾之間,已經冇有了距離。失去距離感,就會失去神秘感。冇有了神秘感,組織權威就會慢慢消失。這樣對今後的組織領導很不利,必須予以糾正過來。

許一山頷首問道:“思誠,你認為乾群之間,必須要保持距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