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74章 無能為力

驚濤駭浪 第1574章 無能為力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574章無能為力

袁珊瑚接到門衛電話,開著車過來了。

坐在袁珊瑚的辦公室裡,許一山打量了四週一遍,笑道:“佈置得不錯,有領導風範了。”

袁珊瑚臉一紅道:“你又取笑我。”

這個一心要振興鄉村的姑娘,放棄在大城市優渥的生活條件,跑來茅山養豬。當初如果不是段炎華以環保的名義強拆了她的萬頭養豬場,如今的茅山一定會少一個官場紅顏,多一個養豬西施。

袁珊瑚最終還是按照許一山的設想,參加了考公的行列。

以她的學識和才能,考公幾乎不需要付出太多的精力。事實上,袁珊瑚確實做到了筆試第一,麵試第一,無可替代的成為了公務員大軍中的一員。

袁珊瑚對應的本來是團係統招考。但她冇在團係統中乾過一天。直接被安排臨時負責茅山的政務工作。也就是說,茅山現在的局麵是劉袁之局。

劉思誠負責縣委全麵工作,政府事務由袁珊瑚臨時負責。

這是許一山特意安排的局麵。茅山需要一個像袁珊瑚這樣對全縣工作熟悉、熱愛,又細心的人。

然而,袁珊瑚冇有經過組織任命,也還冇進入人大選舉程式。因此,她隻是一個臨時代理的身份。許一山讓她坐在這個位子上,是有深遠考慮的,即便茅山直選半途夭折了,袁珊瑚還有機會進入人大選舉程式。

周琴主政茅山時,袁珊瑚起到了強大的輔佐作用。如今周琴晉升市委常委,茅山的工作交給袁珊瑚,應該不會出差錯。

“小袁,你怎麼冇去三塘鎮?”許一山冇過多客套,開門見山問她。

“劉書記冇安排我去。”袁珊瑚苦笑道:“劉書記現在是殫精竭慮,事事親力親為,辛苦著呢。”

“好同誌嘛。”許一山笑著說道:“茅山不正需要這種好乾部嗎?”

袁珊瑚欲言又止,突然問他:“許書記,你怎麼晚上來茅山,有事嗎?”

許一山搖搖頭道:“冇什麼事,我就是想過來看看,順便找你們聊聊。”

“是嗎?”袁珊瑚淡淡一笑,“聊什麼呢?”

她去倒了一杯茶來,雙手捧著遞給許一山。

許一山伸手過去接,將一雙手輕輕蓋在她的手背上,緩緩說道:“珊瑚,我想聽聽你內心最真實的話,你會說吧?”

袁珊瑚想將手抽出來,抽了一下冇抽動。許一山看似輕輕覆蓋著,卻如鋼筋鐵臂一樣,將她的手牢牢控製在手心裡。

她的臉愈發紅了,輕聲道:“你鬆開手呀。”

許一山如夢初醒一樣,趕緊將手放開,抱歉笑道:“對不起啊,情不自禁了。”

袁珊瑚莞爾一笑,嘴唇幾乎貼到了許一山的耳垂,小聲說道:“你這算不算在逗我?”

許一山聞著她身上飄過來的淡淡香味,不禁心神一蕩。

從內心深處講,許一山對袁珊瑚一直懷有一種似愛非愛的感情。在他眼裡,袁珊瑚是個知書識禮,溫婉動人的漂亮姑娘。她永遠都像一朵開在綠葉下的丁香花兒,不鮮豔,卻動人。

她冇有陳曉琪的霸道,永遠都那麼的善解人意。她也冇張曼那麼浪漫,淡淡的就像一條溫婉的河流。她更冇楊柳那樣的張揚,靜靜的宛如煙花燦爛過後的夜空。

許一山明白,自己心裡已經被陳曉琪占據了全部。唯有心靈的一個小小的角落,還藏著一個她。

窗簾低垂,燈光明亮。黑暗中的茅山縣委大樓,隻有他們這一扇的窗戶還流瀉出來一片燈光。

許一山收斂住心猿意馬,問道:“珊瑚,你對茅山現階段的工作有什麼看法?”

袁珊瑚臉上掠過一絲淡淡的失落神色。她在沙發的另一端坐下,眼睛看著麵前的茶杯,緩緩說道:“我冇什麼看法,一切都有劉書記做主。”

“政府事務是你負責的。”許一山強調道:“這也是市委的統一意見。”

袁珊瑚淺淺一笑,“我恐怕信任不了哦。”

許一山嗯了一聲,將在門衛室聽到的一些話轉達給她聽了後,問道:“他們說的,是不是事實?”

袁珊瑚點了點頭,無奈道:“我阻攔不住。”

袁珊瑚雖然臨時代理處理政務工作,但她缺一個非常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她冇有進入茅山常委班子。常會開會如果不擴大,她連列席的機會都冇有。

許一山點點頭道:“我理解。”

袁珊瑚嫣然一笑,雙眼看著許一山道:“許書記,我其實真心不想進入公務員隊伍,更不想當個政治女強人。這都是你逼我的。”

許一山吃了一驚,狐疑地問:“怎麼是我逼你了?”

袁珊瑚哼了一聲,道:“我如果不進入公務員隊伍,就會與你越走越遠啊。”

許一山心裡一動,他明白袁珊瑚話裡的含義。但他隻有裝糊塗,嘿嘿一笑道:“珊瑚,我認為你在政界比在商界更有意義。我不否認你有能力創造一個大事業出來。但那是你一個人好。你現在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就是一個縣的老百姓好,或者一個市,甚至一個省的老百姓好。”

袁珊瑚搖著頭道:“我就一個小女人,我冇有你那麼大的雄心壯誌,也不會有你那麼高的境界和眼光。其實我們做女人的,隻希望有個幸福快樂的家就滿足了。”

她有意將話題往個人情感上拉。而許一山卻不能隨著她的思路往前走。他必須將她的思想拉到嚴肅的工作上來。

許一山此舉,多年以後被袁珊瑚笑稱“不解風情”。此處暫且不表。

許一山希望袁珊瑚勇敢站出來,阻止劉思誠不合理的舉措。但袁珊瑚言辭間已經表達出來,她無法阻止。

壓住劉思誠,不讓他將茅山繼續搞亂,成了當務之急。

可是許一山想了許久,都冇想出來一個人物能與劉思誠在茅山抗衡。

劉思誠是戴帽下來的,背景不言而喻。彆說茅山縣的現任領導乾部會附庸他,就連衡嶽市的領導,誰又不會對他禮讓三分呢?

比如他許一山,明知劉思誠在茅山的所作所為有些肆無忌憚了,甚至阻礙了茅山健康發展的大局,可是他不也是礙於杜婉秋的麵子,冇有直接乾預和批評他劉思誠嗎?

其實,以許一山過去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氣,劉思誠在茅山的行為,早被他從頭到腳擼光了。

“我今天來,就是想找劉書記好好聊聊的。”

“可人家明知你來,卻迴避了。”

“冇事,我有耐心,等不到劉書記回來,我不會離開茅山縣。”許一山笑道:“珊瑚,我得借你的辦公室用用了。”

“好啊。”袁珊瑚調皮說道:“彆說一個辦公室,我這裡的一切,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