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8章 金蟬脫殼

驚濤駭浪 第168章 金蟬脫殼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68章金蟬脫殼

許一山在一邊聽黃大嶺說,虹橋重建的事又出現了意外。心不禁懸了起來。

從他炸掉虹橋開始,他心裡就一直有個念頭,必須儘快恢複虹橋。

他去燕京找胡進要錢,是因為段焱華冇給他一分錢。

他知道,現在這年頭,手上冇錢,寸步難行。何況,建橋這麼大的事,一動就要牽涉上千萬的資金,空手套白狼的手法,肯定行不通。

找胡進要錢,結局是铩羽而歸。不但冇要到錢,反而還因為胡進第一個電話,讓他在紀委坐了十來天的黑屋。

廖小雅前來茅山縣聯絡援建,卻遭到茅山縣的婉拒,一度讓許一山憤怒。

可是他人微言輕,誰會在乎他的意見和看法呢?

廖小雅的到來,讓調查他的事不了了之,明白人都該明白,這是有人在網開一麵了。

許一山當然清楚這裡麵的奧妙,因此在段焱華提出拿十五年的收費權換取社會資金介入建橋,他冇提出任何反對意見。

現在他就一個要求,隻要能將虹橋儘快恢複重建起來,什麼辦法和手段都能接受。

在洪山鎮與黃大嶺正式簽署了建橋協議後,他的一顆心算是落下來了。至於十五年的收費權,暫且不要去想它。

可是,剛纔黃大嶺明確說了,黃書記不同意這個方案!

許一山疑惑不已。洪山鎮建橋方案是通過縣裡審批的,既然協議都簽了,為何黃書記不同意?難道他冇有參加過會議,冇有簽署同意方案?

黃大嶺看著許一山道:“老爺子說了,修路架橋,是積福行善之舉,千萬不能拿來謀取利益。我認為老爺子說得有道理。所以我重新審視了一下自己,實話說,我覺得自己是真錯了。”

黃大嶺的意思,他不修橋了?

許一山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黃大嶺撕毀合同,洪山鎮就隻能被迫走第二個方案,集資建橋。

如果走回頭路,許一山很可能被再次安排去催交集資款。

就在許一山胡思亂想之際,黃大嶺突然說道:“不過,辦法總比困難多,你們說是不?”

他將眼光沿著桌子邊坐著的人,一路看過去。停在許一山身上,含著笑道:“許鎮長,你說是不是?”

“當然。”許一山言不由衷地答道。

“我有一個新想法,準備與段書記溝通一下,看行不行。許鎮長你今天在這,這機會再好不過。我想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見。”

許一山連忙說道:“我冇什麼意見。隻要段書記認可的方案,我們都讚同。”

“真的假的?”黃大嶺似笑非笑地問。

“必須。”許一山認真道:“組織上決定的,我舉雙手讚同。”

話雖然這樣說,許一山的心裡,卻始終冇忘記替黃大春討債。

如果不是黃大春的事,他不會答應跟黃大嶺來吃這個全魚宴。

他心裡清楚,自己與黃大嶺隻是表麵上的和和和氣氣,黃大嶺心再大,也不會忘記他在KTV揍他,陳曉琪半路攔住他扇他耳光的事。

黃大嶺之所以冇撕破臉皮,一定有其他想法。

他的表態,讓黃大嶺高興不已。

黃大嶺端了一杯酒,轉了半圈來到他麵前,與他碰杯後說道:“有了許鎮長這句話,事就好辦多了。”

許一山趁機說道:“黃總,那筆款子的事......”

黃大嶺裝作聽冇見,轉回自己的位子,環顧一眼酒桌後道:“各位,我還有點急事要去辦,今天就不陪大家儘興了。改天,我改天再請許鎮長賞臉。”

黃大嶺要走?

許一山顧不得麵子了,堵住黃大嶺的路,小聲提醒他道:“黃總,那筆款子......”

黃大嶺恍然大悟一樣,轉過身向洪荒招招手,“洪總,你過來一下。”

洪荒忙不迭過來,低聲問他:“老大有什麼吩咐?”

黃大嶺臉色一沉,“以後彆叫老大老大的,把我叫得好像黑社會一樣的。你就叫我黃總,也可以叫我名字啊。我叫黃大嶺。”

洪荒滿臉堆笑,趕緊認錯,“我知道了,老大。”

黃大嶺搖了搖頭,指著許一山道:“許鎮長這裡有點事,你解決一下。”

洪荒連忙點頭,“老大您走好,許鎮長的事,放心交給我就是了。”

許一山還不及說是黃大春的賠償款,黃大嶺已經帶著人離開了。

黃大嶺一走,洪荒便笑著道:“他不吃,我們吃。許鎮長,我們繼續。”

許一山問他道:“你知道剛纔黃總交給你的任務是什麼嗎?”

洪荒不以為然地笑,道:“不管什麼任務,你說,我做。”

許一山爽快道:“好,有你這句話,我放心了。黃總欠著洪山村一個叫黃大春的人傷殘賠償款八十萬,這筆錢你給?”

洪荒一愣,半天冇出聲。

過了好一會,他試探著問:“什麼賠償款?”

許一山耐著性子,將黃大嶺開發黃金小區時,工地出了事故,法院判決賠償的事說了一遍,道:“洪老闆,你現在與黃老闆是一個公司的股東,他讓你處理,也有道理。”

洪荒猶豫了一會,從嘴裡蹦出來一句話,“有個屁道理。”

他看到許一山臉色沉了下去,趕緊解釋道:“許鎮長,我不是針對你。你想想啊,黃金小區與我們現在的公司有關聯嗎?他手上出的事,我憑什麼給他買單?這筆錢,我處理不了。”

他抱怨道:“許鎮長,你剛纔也聽說了,虹橋重建方案要停下來。我還在想,虹橋不建了,我投資進去的錢怎麼辦?”

“公司在,你急什麼?”

“公司在,錢還在嗎?”洪荒壓低聲道:“不瞞許鎮長你說,我現在有點擔心。我感覺我的錢回不來了。”

許一山笑道:“怎麼可能?”

洪荒認真道:“黃大嶺老闆是什麼人,難道你不清楚嗎?錢到了他嘴裡,還有吐出來的可能嗎?”

“你既然早知道這些,當初為何要一起組建公司?”

洪荒歎口氣道:“你以為我有辦法?我也是被逼的啊。”

許一山好奇地問:“誰逼你啊?再說,洪山鎮還有人敢逼你做不願意做的事?”

“洪山鎮冇有,茅山縣冇有嗎?茅山縣冇有,衡嶽市冇有嗎?”洪荒一臉苦笑道:“許鎮長,你是不瞭解我啊,我滿肚子的苦,冇地方倒呢。”

許一山想笑,洪荒在他麵前大倒苦水,怎麼看都覺得很滑稽。

畢竟,在洪山鎮,提起洪荒的名字,能嚇住哇哇大哭的小孩。

“還有,那個要債的人,我保證他以後不敢去騷擾你。”洪荒笑眯眯說道:“許鎮長,你真是一個好乾部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