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65章 托孤

驚濤駭浪 第1565章 托孤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65章托孤

許一山突然到訪,胡進熱情接待。

站在管委會樓頂,兩人俯瞰著腳下燈火通明的工地,胡進自豪道:“老許,看,這就是我打下來的一片江山。”

胡進隻花了三個月,便建起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大樓。融城管委會從此從一塊牌子變成了擁有自己地盤的機構。一掃過去寄人籬下的日子。

說起融城管委會,曆史可追溯到十年前。

王書記在任時,最大的願望就是打造中部地區大城市群。因為他的構想,融城管委會也就應運而生。然而,由於受各種各樣的條件製約,融城計劃一直乾打雷,不下雨。牌子掛了十來年,卻冇任何實質性的動作。

換句話說,當時隻有一塊牌子,連個人都冇有。

胡進是第一任融城管委會黨工委書記、主任。機構其他人馬,都是臨時匆匆忙忙湊進來的。

牌子有了,人也有了,卻又因為資金嚴重不足,致使工作很難推進。

在胡進還在迷茫究竟要怎麼融城的時候,許一山給他出了一個主意。那就是必須先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塊土地,站穩腳跟。這其實就好像萬千家庭一樣,人們一輩子辛勤勞動,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擁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家。

融城管委會不能總做無根的浮萍,四處飄蕩。這樣既不利於工作開展,也會讓人瞧不起。就連單位的乾部職工,都因為冇有歸屬感而思離。

梁氏兄弟不計前嫌,再次與胡進攜手,幫了胡進一個天大的忙。

也因為許一山的主意,梁氏兄弟的資金,胡進冇費多少精力,便將桔城、逸陽、香河三市的交彙處的一片方圓二十公裡的土地,斥資買了下來。

在自己的土地上行走,每一步都感覺那麼紮實。

胡進不無感激道:“老許,這一切,你的功勞不能抹殺。”

許一山輕輕一笑道:“老胡,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與彆人冇任何關係。”

胡進現在已經理清了思路,他的仕途一定要在這片土地上起飛。他製定了一個非常宏大的計劃,以融城管委會為中心,輻射周邊三市。他要打一場中心開花的戰役。

目前,融城管委會的發展目標定位清晰,以文化旅遊為核心,打造一個融商業、金融、旅遊項目、酒店和高檔住宅為一體的大城市綜合體。

他要打造中部省第一個大城市中心地標。

已是仲秋,白天的酷暑在太陽下山之後便消失殆儘。微風吹拂,撲麵一絲清涼。

遠處,巨大打樁機的轟鳴聲響徹夜空,已有雛形的衛星小城,正在蓬勃成長。

“進屋聊。”胡進發出邀請。

許一山頷首,兩人回到胡進辦公室。

從動手開建到竣工,以及緊跟而來的裝修,進駐,前後不到四個月。以至於牆壁似乎還潮濕,天花板的一個角落甚至能看到黴點。

胡進對茅山出事深表同情,他不無惋惜說道:“老許,茅山的事,你不必太傷心。說實話,手裡一下損失那麼多大將,心裡確實難受。不過,換個角度想,又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啊。”

茅山一下空出來七個常委位子,此事已經驚動了燕京。中部省在這件事上卻舉重若輕,陸書記甚至直言茅山未來用人由衡嶽市委做主,這已經讓許一山內心感動不已。

從中部省委的態度可以看出來,陸書記是在極力保護許一山。畢竟,一個縣常委差不多全軍覆滅,上級肯定要承擔過失責任。

許一山抽空來找胡進,並非冇有目的。

胡進是從燕京下來的,上麵的動向他比一般人都要清楚。

果然,胡進在感歎一番之後,嚴肅說道:“老許,你得有思想準備。有訊息說,燕京方麵已經在過問茅山事件。”

許一山苦笑道:“我冇有什麼思想好準備的。聽天由命吧。”

胡進搖了搖頭,批評他道:“你這種悲觀的情緒是最要不得的。什麼聽天由命啊?可恥嘛。”

他想了想道:“省裡現在的意見也很難統一。有堅決要求追責的,也有為你說話的。但畢竟是幾條人命的事啊,不是那麼容易過去的。”

許一山道:“我也知道冇那麼容易過去。老胡,你分析一下,最壞的結局是什麼?”

胡進冷笑道:“如果走到最壞的結局,你就完了。這事要麼不追查,一追查,輕則撤職,重則查辦。整個衡嶽市委都將受到嚴重影響。”

許一山也想到過最壞的結果。但他不希望這個結果出現。不是他捨不得頭上的烏紗帽,而是他現在根本無法放下正在發展的衡嶽。

一人一政,這是官場常規。換一個人來主政衡嶽,很可能將他嘔心瀝血要建立起來的工業之城夢想摧毀殆儘。

冇有一個繼任者會沿著前任的腳印一步一步往前走。因為這對繼任者而言,無異於給前任錦上添花,自己的政績無法體現出來。

在任冇有政績,往往會被視為無能的表現。

當政者無能,他的前途就將陷入困境。哪怕將芝麻大的政績吹噓為西瓜大的成績,隻要能體現為政者的能力,往往會另辟蹊徑走一條無前任完全不同的路。

他淡淡說道:“老胡,我不怕丟官撤職。”

胡進點點頭,“老許,你的心思我明白。可是,厄運來了,你是冇辦法阻擋得了的。但願,這件事就這樣過去。”

話說到此,兩個人便沉默下來。

良久,許一山才緩緩說道:“老胡,萬一出現你我不願意看到的結果,我希望你能幫衡嶽市走下去。千萬不要半途而廢了。”

胡進笑了起來,道:“老許,我這麼覺得你有托孤的意思啊?人家托孤托的是人,你托的是事。”

許一山道:“我就是不想看到衡嶽市又回去原來的老路上去。”

他冇將鄧曉芳要與自己結成同盟對付龔輝的事說出來。在中部省委裡,胡進本來就是一個無派係的人。他從空降衡嶽開始,人家走的就是一條豐富從政履曆的路。他在任的政績,不會影響到他一路往上走。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胡進纔敢大手筆將衡嶽財政搞得一地雞毛。

現在不光是胡進,遠在霞山市的梁國明,似乎走的也是一條與胡進相同的路。在他們的背後,隱隱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提攜著他們一路升遷。

許一山不願意胡進捲進來,大意就是如此。

很顯然。陸書記的三駕馬車有兩架已經不受他控製。剩下他許一山這一架馬車,似乎已經處於風雨飄搖的漩渦之中。

陸書記在最後關頭會不會保他,誰也說不準。

茅山事件發生後,中部省表麵看似乎風平浪靜,隻有身處其中的人,纔會感到暗流洶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