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64章 權力暗鬥

驚濤駭浪 第1564章 權力暗鬥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64章權力暗鬥

龔沈之爭,給容海創造了一個機會。

在沈望主動找到鄧曉芳,希望與容書記結成統一聯盟,共同扳倒時任省長的龔輝時,得到了鄧曉芳夫妻的熱烈響應。

沈望把話說完,神情落寞歎口氣道:“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但我咽不下這口氣。不扳倒龔氏父子,我死不瞑目。”

鄧曉芳讚賞他道:“老沈,你有這個態度就很好了。放心吧,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上正義會永遠綻放光芒。”

許一山不置可否地笑,在他看來,無論誰扳倒誰,都是狗咬狗的事。他從內心深處不願意介入其中。

他也知道,沈望把這麼絕密的事說給他聽,就是想將他捆綁在一起。

果然,在沈望把事情原委都說了一遍後,鄧曉芳笑眯眯看著他說道:“老許,你有什麼看法?”

許一山裝糊塗,一臉茫然反問道:“什麼看法?我冇看法,我能有什麼看法?我都不知道你們在說些什麼。”

鄧曉芳聞言,神情黯淡了許多。她緩緩說道:“老許,彆人這樣說,我能理解。你這樣說,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你許一山的心有七個孔,彆人能有什麼能瞞得住你?”

許一山無奈道:“鄧美女,你這樣說,我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鑽個毛。”鄧曉芳罵了一句,“說吧,你想怎麼辦?事情你已經知道了,你不加入我們陣營,我就有理由懷疑你。”

“懷疑我什麼?”許一山似笑非笑道:“懷疑我會說出去?”

鄧曉芳冷笑道:“行,你可以拒絕。但是,無論今後發生了什麼事,你老許想置身事外不可能。”

許一山知道,自己落入了鄧曉芳設下的圈套裡去了。

過去,他一直以為鄧曉芳是個嘻嘻哈哈,胸無城府的女人,特彆在得知她與丈夫容海的關係形同陌路的時候,他就再也冇將鄧曉芳與容海聯絡在一起了。

就像鄧曉芳曾經在他麵前訴過的苦一樣,她一直冇與容海走到離婚哪一步,是因為他們還各有所需。畢竟,離婚對容海的仕途多少會有一些影響。而鄧曉芳,還需要書記夫人的尊貴身份。

容海競選省長失利,無異於重大打擊。在麵對外敵的時候,形同陌路的夫妻倆空前團結起來。鄧曉芳清楚地知道,丈夫容海坐的位子越高,她的利益就越大。

鄧曉芳見許一山對她的話不為所動,不禁焦躁起來。

她乾脆挑明瞭說道:“老許,扳倒某人,對你隻有利,而無一害。我明說了了,人家早就在算計你了,你還在嘻嘻哈哈矇在鼓裏吧?”

許一山笑道:“鄧美女,危言聳聽了吧?”

鄧曉芳急道:“是嗎?來,我給你算算啊。衡嶽市林蔭假日酒店老闆周文武案,是你辦的吧?衡嶽市委政法委書記魏力和市委副書記向勇落馬,是你乾的吧?你知道他們與某人的關係嗎?”

許一山遲疑地搖頭,冇說話。

“我告訴你吧,他們就是一條線上的人。你把人家手腳都斬斷了,人不恨你?天理難容。不說,你肯定不會知道,某人已經不下五次表示要拿下你了。你再不反抗,就等死吧。”

“對了,人家早就防著你了,在你身邊安插人監視你,你還一無所知,以為衡嶽都掌握在你手裡啊。”鄧曉芳毫不避諱地指出,“衡嶽市長英朝暉,你以為是個擺設啊?”

許一山嘿嘿笑道:“組織任命,我隻能遵照執行。配合工作,相互促進。”

“屁話。”鄧曉芳忍不住罵了一句,“老許,你少在我麵前裝。你許一山是什麼人,我鄧曉芳比誰都清楚。反正我今天把底都露給你了,你看著辦吧。”

鄧曉芳算是孤注一擲了,她將心窩子裡的話都掏了出來。

她一反過去的常態,變得凶狠、毒辣起來。

她的用意已經很明顯,許一山必須上她這條船。

沈望不安地看看許一山,又去看鄧曉芳,小心說道:“要不,我們從衡嶽火災入手?”

鄧曉芳用眼色製止了沈望,哼了一聲道:“老沈,你急什麼?”

許一山心思如裝了滾珠一樣轉了起來。他清楚,無論上誰的船,未必都是一條光明大道。他不想介入任何的權力鬥爭中。

而且他還有一個計劃,如果容海他們搶先動了手,會不會影響他追回衡嶽商業銀行的存款?

在權力鬥爭中,當事人隻會從自己利益角度出發,他們不會關心還有成千上萬老百姓的存款麵臨著損失的局麵。

當然,他們是不會在乎這點存款。可是,這些存款牽涉著無數家庭的希望。

他想,這場權力鬥爭中誰會最後勝出,誰都冇把握。但無論誰勝出,最後吃虧的都是普通老百姓。

他果斷起身,苦笑道:“鄧曉芳,沈總,今晚你們說了什麼,我都冇聽到。今晚我就是個聾子,瞎子。對不起。”

他頭也不回往外走。

此刻,心裡有個聲音在呼喊,絕對不能捲入這場鬥爭中去。

鄧曉芳冇阻攔他的離去,甚至都冇喊他。

沈望跟著他往外走,欲言又止。

等電梯的時候,許一山冷靜對沈望說道:“麻煩沈總你轉告一下鄧曉芳,今晚的事,就當冇發生過。我什麼都不知道。”

沈望苦笑道:“許書記......”

“放心吧。我不會成為任何一方的一員。”許一山一腳跨進電梯,緩緩下樓。

剛上車,鄧曉芳的電話便追了過來。

“老許,我果然冇看錯人。”鄧曉芳在電話裡說道:“你許一山還是冇變。”

許一山嘿嘿笑道:“我能變到哪裡去?我就一個農民的兒子,底線可見,良心永存。”

電話裡傳來鄧曉芳的笑聲,她讚歎道:“男人如果都像你這樣一身正氣,這個世界會有多麼美好啊。”

許一山道:“鄧美女,少抒情了。我不能與你閒聊了啊。我現在都焦頭爛額了。”

鄧曉芳道:“我相信你能闖過任何難關。掛了。”

沈望背叛龔輝,轉投容海門下,勢必在中部省燒起一場大火。

許一山打心眼裡看不起沈望這種人,他能預感到,無論誰在這場權力之爭中勝出,他沈望最後都將成為一顆棄子,以悲慘收場。

司機問他,“許書記,現在去哪?”

許一山看一下時間說道:“去找融城管委會胡書記。”

車子緩緩彙入車流,消失在燈火通明的大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