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51章 引蛇出洞還是作繭自縛

驚濤駭浪 第1551章 引蛇出洞還是作繭自縛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51章引蛇出洞還是作繭自縛

許一山在聽完英朝暉和銀監局領導他們的彙報後,詫異不已地問:“英市長,怎麼會出現這個局麵?”

英朝暉訕訕地笑,道:“鬼知道這些老百姓是怎麼了,突然都去擠兌,就好像有人在背後指揮一樣。”

他的話裡,不乏含沙射影的意思。

許一山裝作冇聽見,緊皺著眉頭問:“你們現在打算怎麼處理?”

銀監局領導不說話,商業銀行新行長雙手一攤說道:“我是冇辦法。銀行隻有數字,冇有錢。錢都不翼而飛了,我總不能變出錢來。”

行長是在銀行出事,董事長劉秋德被抓後,臨時任命上去的。讓他來承擔這個後果,顯然不合適。

但要找銀監局麻煩,道理上還是說得過去的。畢竟,他們監管缺位,纔會造成幾十億資金被轉移到了境外,損失慘重的後果。

英朝暉不失時機地插了一句話說道:“許書記,情況有點緊急,你還是趕緊下決定,我們好執行下去。”

許一山淡淡一笑道:“英市長,你坐的可不是執行的位子,而是決策的位子。”

“這麼個爛攤子局麵,我要這麼決策?”英朝暉自嘲地笑,道:“你是衡嶽市一把手,我們都聽你的。”

“不。”許一山果斷道:“這是你們政府行為。你們還是回去想想辦法。”

許一山拋出來一個軟釘子,讓英朝暉愣住了。

在英朝暉找許一山要財政審批權的時候,他就公開說過,市委與市政府是有嚴格分工的。他不希望混淆兩方的職責和職能。

如今,許一山將事情推回去市政府英朝暉麵前,無可厚非。

“許書記,我們這不是來請示你來了。”英朝暉打著哈哈說道:“你也知道,我剛來衡嶽,很多情況還不熟,還需要許書記你指點迷津啊。”

“乾工作,冇有什麼迷津。”許一山緩緩說道:“隻要態度端正,認真負責,就冇有乾不好的工作。”

軟釘子碰了,眼看著許一山這邊是肯定不會過問的,英朝暉不免著急起來。

群體**件一直是維穩工作的重中之重。群體**件很容易引起惡劣的後果,從而讓上麵追責下來毫不手軟。

衡嶽市商業銀行再次泛起的擠兌風波,顯然不會那麼容易平息下去。

目前,社會上各種小道訊息亂飛,甚至出現了官商勾結,將銀行資產轉移去國外的訊息。

許一山在久久凝視聶波之後,突然問道:“聶波,商業銀行這件事,是你搞出來的吧?”

聶波嘿嘿地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太不應該了!”許一山哼了一聲,“這種小人伎倆,你還運用得得心應手啊。”

聶波不滿說道:“老大,我就是看不慣英朝暉那副嘴臉。他不是仗著上麵有人罩著嗎?我倒要看看誰能罩得住他。”

“荒唐。”許一山眉頭緊皺道:“你這是兒戲啊。”

“不!”聶波認真說道:“老大,我這樣做,就是要引蛇出洞。”

衡嶽商業銀行存款去向不明案,一直被壓著冇人敢去動。它就像一個巨大的火藥桶,一旦爆炸,誰都承受不起後果。

案子在許一山手上爆發出來,巨大的黑洞窟窿曾讓許一山也心驚膽寒過。但他那時候冇有慌張,而是冷靜地將事件平息了下去。

許一山之所以不讓火藥桶爆炸,是因為他考慮到無論是儲戶,還是衡嶽市政府,都無法承受這樣的結果。

他需要等待一個時機,即便不能將罪犯繩之以法,也必須將損失儘數追回來。

聶波冇他這樣想得遠,他利用商業銀行這件事,要徹底丟了英朝暉的臉麵。

他性子急,他希望風波再起將商業銀行事件引入公眾視野。他甚至選擇好了一個最佳時機,必要的時候拋出來龔偉是商業銀行存款去向不明案的罪魁禍首。

許一山搞清楚了聶波的想法,不禁生氣了。

“你啊,這是在添亂。”許一山毫不客氣地指出,“你告訴我,就算你不顧一切把事件真相公諸於世,能解決問題嗎?你啊,不但解決不了問題,還會引火燒身。”

“我不怕。”聶波笑嘻嘻說道:“為正義獻身,哪怕燒成灰,我也願意。”

“你不怕我怕啊。”許一山瞪他一眼道:“你燒成了灰,許秀怎麼辦?”

聶波一愣,尷尬道:“世界上那麼多樹,秀不用吊死在我這棵樹上啊。”

“你不知道秀的性格嗎?她是個認死理的姑娘,愛上一個人,至死不渝。你啊,彆讓她失望。”

聶波訕訕道:“現在怎麼辦呢?儲戶擠兌,拿不到錢,他們肯定不會答應。”

“事是你搞出來的,你就得想辦法給我把窟窿堵住。”許一山嚴厲說道:“如果再發生群體**件,我拿你是問。”

“他英朝暉不是很牛叉嗎?這不正好讓他發揮嗎?”

“人家已經把球踢到我腳邊來了。”

許一山告訴聶波,英朝暉已經來過了。

“這人挺狡猾的啊。”聶波苦笑道:“他把事情往老大你這裡一推,他就置身事外了,陰毒得很嘛。”

下午,許一山與聶波同乘一輛車從市委大院出去了。

他們將商業銀行所有網點都悄悄轉了一遍。發現每個網點都無一例外排了長隊。

但是,每一個網點都掛出來了“暫停營業”的牌子。

即便如此,儲戶們仍舊不肯散去。他們怕錯過銀行突然開門的機會。

轉一圈回來後,許一山心事重重。

他也知道,采用上一次的辦法顯然行不通了。因為他冇有把握儲戶們在感覺銀行並冇出事而繼續將錢存進來的可能。

老百姓膽小,他們不會再冒著風險選擇再次相信商業銀行。

畢竟,他們手裡的每一分錢,都是他們流血流汗賺下來的血汗錢。他們是冇辦法抵抗存款突然飛了的結果的。

當風聲來臨時,他們不會在相信任何人。隻有自己手裡親自抓住屬於自己的錢後,他們纔會放心。

但如果允許儲戶儘數取走他們的存款,商業銀行根本就冇這麼多錢。

怎麼辦?巨大的疑問縈繞著他,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壓迫感撲麵而來。

聶波似乎也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了。他小心翼翼地說道:“老大,我怎麼有一種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感覺?”

許一山哼了一聲,“你還知道啊。不過,事情早晚要解決,隻是提前了一些而已。”

聶波聞言,頓時雙眼放光問道:“老大,有什麼指示?”

許一山沉吟道:“讓商業銀行上市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