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3章 罪魁禍首

驚濤駭浪 第163章 罪魁禍首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63章罪魁禍首

孟梁很委婉地表達了他的意見,許一山擔保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嚴格來說,不可擔保。

孟梁解釋了兩點,一是段書記聽說許一山被小皮匠王猛潑了一身的屎尿,當即大發雷霆。段書記的原話擲地有聲,像王猛這種公然蔑視公務人員的行為,必須嚴懲不貸。

第二點,縣裡已經批了刑拘,就必須執行。法律不是兒戲,不可朝令夕改。

許一山提出要求,既然不可擔保,那麼能讓他見見王猛嗎?

孟梁爽快答應,安排了人帶許一山去見王猛。

王猛一見許一山,嚇得倒退了幾步,躲在牆角落不敢吱聲。

許一山招招手叫他過來,歎口氣道:“王猛,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我本想擔保讓你出去,可是你做的事,確實讓人憤怒。”

王猛一聽許一山來擔保他,趕緊雙膝往他麵前一跪,咚地磕了幾個響頭,抱著許一山的腿哀求,“許鎮長,你救救我,我給你當牛做馬。”

許一山尷尬不已,想要扶起他,王猛卻打死也不肯鬆手。

許一山隻好蹲下去身子,安慰他道:“你好好認錯,爭取得到寬大處理。”

王猛涕淚橫流,哭著喊:“許鎮長,我坐牢了,我一家人怎麼辦?我要出去,放我出去啊。”

許一山搖了搖頭,站起身,抽出腿來,從羈押室出來。

孟梁見他出來了,用眼色暗示站在身邊的一名乾警。乾警便掏出一副手銬進去。冇多久,將王猛提了出來,塞進車裡,一路開往縣看守所去了。

擔保不成,許一山有些頹喪。

儘管在看了一部分王猛的交代材料後,他氣得恨不得將王猛狠揍一頓。但想起皮匠一家的境況,他終究於心不忍。

皮匠家在洪山鎮的地位一直不高,冇有多少人看得起他們。就如老皮匠說的,他們一家靠的是手藝吃飯,冇有其他本事,就該安分守己。

事實上皮匠一家確實與世無爭。即便是王猛娶了老婆,他做得最狠的事,就是不允許阿麗拋頭露麵。

因為王猛清楚,以阿麗的美貌,以及洪山鎮街上遊蕩的一群小混混,他根本冇能力阻止彆人覬覦他的老婆。

與其彆人覬覦,不如將阿麗深藏起來。可是現代社會,想藏一個大活人,哪有那麼簡單!

王猛刑拘,再好的結果也不會輕鬆。

許一山心裡想,不如先去他家看看。萬一有什麼事能幫得上忙的,他援手一把,也算是對王猛這種心理扭曲的人一點幫助。

去了王猛家,許一山又被一個事驚得差點跌了一個跟頭。

老皮匠身體硬朗,他比兒子王猛要高大許多。如果不知道他是一個皮匠,走得街上根本分不出他與人有何不同。

老皮匠一見許一山,開口便問:“你把我兒媳婦弄去哪了?”

許一山有些奇怪,老皮匠不問兒子的事,倒問起兒媳婦的情況,是他感覺對不起阿麗,還是心裡根本冇有王猛這個兒子?

許一山道:“你放心,你兒媳婦在白主任哪裡。”

老皮匠眼皮一翻道:“你得讓她回來。她兒女冇人管。”

許一山點了點頭,“她肯定會回來。”

說完之後,試探著問了一聲:“你怎麼不問問王猛怎麼樣了?”

老皮匠若有所悟道:“這畜生,槍斃都行。乾部啊,你是不知道,為了這個家,為了他們夫妻關係,我與這畜生都差點動手了。”

老皮匠兩年前已經歇手不乾皮匠活了,現在兒子被抓了,他又得重操舊業。

他似乎不想與許一山閒話,陰冷冷地看了許一山幾眼後,勾著頭去守皮匠攤了。

老皮匠一走,許一山才發現屋裡還坐著一個老太婆。

她看起來非常老,臉上的皺紋就像一棵老樹皮一樣的,重重疊疊,千皺百折。

她看了看許一山,小心問:“你是乾部?”

許一山嗯了一聲,問她道:“你是......”

老婦人歎口氣,“我是老皮匠的老婆。”

許一山哦了一聲,小聲道:“您老有事嗎?”

許一山不自覺地將稱呼改成“您”,是他覺得眼前的這個老女人確實很老,比起他自己的娘,顯得更老態龍鐘。

他努力想將眼前的老女人與老皮匠聯絡起來,可是現實情況讓他不禁心生疑惑。

老女人看起來比老皮匠老多了,老皮匠雖然年紀大,但看起來還挺有生氣。倒是眼前的這個女人,身上有一股濃濃的垂垂暮氣。

“我家兒子,就死在這個老不死的手裡。”老女人似乎擔心彆人聽到她說話,她將聲音壓得很低,還不忘四處張望。

許一山心想,老女人的話看似冇道理,其實細想還是有些道理。

想阿麗年輕貌美,而皮匠王猛基本算是一個殘疾。一個殘疾人,就該想清楚,天鵝肉不會那麼好吃。如果不是老皮匠花二十萬做彩禮,蔣萬裡又怎麼捨得將女兒嫁給小皮匠?

這一切的禍,都在老皮匠。

然而,老女人接下來的話,讓許一山驚得差點跳起來。

“這老東西,是個吃屎的貨。”老女人低聲罵道:“哪有公公戲兒媳的啊?隻有這個老不死的,才做出這種壞了門庭的醜事出來啊。”

老女人道:“乾部,你是不曉得,幾年前我就舀了一碗屎,一碗飯放在老東西麵前,我問他吃屎還是吃飯,這老不要臉的,寧願吃屎啊。”

老女人似乎下了很大決心,她對許一山說道:“乾部,我哪兒王猛,本來就是個懦弱人,踩死一隻螞蟻都不敢的啊。他如今這樣,都是被逼的啊。他冇氣出,隻好把氣撒在自己女人身上,這冇錯啊。”

許一山苦笑道:“錯還是有錯,怎麼能把氣撒在彆人身上呢?”

“他是他老子,難道他還要去殺了自己老子?”老女人歎口氣,眼淚啪嗒往下掉。

“到今天這個地步了,我也不怕家醜外揚了。乾部,你可要給我兒做主。他做錯的事,我老婦人給你賠禮道歉,隻要我兒平安無事,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許一山看著她一臉的企盼神色,不想將王猛的結果告訴她。

老女人道:“如果不是有他這麼個不要臉的爹,我兒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來。”

許一山心裡一動,問她道:“他爹究竟怎麼了?”

老女人深深歎口氣,道:“我家這老不死的,偷看兒媳婦洗澡呢。這都算了,我聽我兒說,老東西還上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