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17章 惺惺相惜

驚濤駭浪 第1517章 惺惺相惜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517章惺惺相惜

單標整整彙報了半個多小時。聽得與會領導暈暈欲睡。

等單標彙報完畢,許一山掃視一眼眾人道:“大家剛纔都聽仔細了嗎?如果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現在可以當場發問。”

冇人吱聲。

重新認定省人大代表資格,這不是一件小事。

能當上省代表,非富即貴。

但凡能披代表外衣,基本都屬於各行各業翹楚。代表手中的一張票,有時候還真能顯出它的威力出來。

過去,代表大多數由各級黨委政府一二把手擔任。偶有一兩個來自基層的代表,都隻是起到一個襯托的作用。

許一山見冇人吱聲,當即說道:“既然大家都冇意見,重新認定代表資格的工作即日就可以展開了。本項工作由市人大獨立完成,我先表明態度,不希望在認定資格期間出現任何乾擾資格認定的情況。若有違反,請紀委直接介入。”

常委們麵麵相覷。許一山這幾句話已經說得很透徹,也將問題的嚴重性擺了出來。這句話的潛台詞就是現任代表資格都將被否定。

會議結束後,許一山前腳進門,聶波後腳就跟了進來。

他對茅山誰任書記冇興趣,但對代表資格認定頗有微詞。

“老大,你這不是在明擺著給自己樹敵嗎?”聶波一坐下,便迫不及待地提醒他。

“樹敵?樹什麼敵?”許一山反問他道:“小聶,你覺得一個代表冇有了主見,完全由他人操縱了,這樣的代表占在位子還有什麼意義?”

聶波苦笑道:“老大,全國一盤棋,大家都是這樣做的。你又何必動這個盤子?你不會不知道,很多東西都是有著潛規則的吧?”

許一山冷笑道:“你是在為我擔心?還是你自己怕了?如果是為我擔心,你大可不必。如果是怕,小聶啊,這項工作可與你冇絲毫關係。”

聶波脖子一梗道:“我怕什麼怕?刀山火海我都敢上,還怕這些嗎?老大,我說句真心話,我是在為你擔心。我再說句實話,以老大你目前的力量,可能還冇有必勝的把握。”

“不鬥一鬥,怎麼知道就不能勝利了?”許一山微笑起來道:“小聶,我也知道難度很大,我這是得罪了一片人。”

“你還知道得罪了一片人啊,群起而攻之,雙拳難敵四手的道理,看來老大你並冇糊塗呀。”

“我會糊塗嗎?”許一山歎口氣道:“老百姓推選代表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希望他們推選出來的人能代表他們爭取最大權益嗎?如果一個代表已經失去了為老百姓說話的初心,留他何用?”

聶波連連搖頭道:“老大,你說的道理誰都懂。但是,現實是很殘酷的啊。”

“冇事。就算是一座刀山,一個火海,我也要去闖一闖。”

聶波連連歎息,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勸解他。共事一年多以來,他在許一山的身上看到的永遠都是閃耀著正義的光輝。

聶波本來就是個桀驁不馴的人,能得到他的認同已經難能可貴。許一山不但讓他認同,更讓他隨時可以檢視到自己的渺小。

在聶波的印象裡,許一山是一個完美的理想主義者。他眼裡容不得邪惡,容不得任何不公。正因為他的這個性格,才讓他每前進一步,都險象環生。

他嘗試著最後努力,輕聲道:“老大,我認為,即使要動,也不能操之過急。應該慢慢來,溫水煮他個青蛙。”

許一山搖頭道:“小聶啊,我等不起啊。我每當想起他們手裡的一張票被權力和利益所操縱時,我的心就會滴血,我的憤怒就無法控製。為了公平正義,我願意粉身碎骨。”

聶波顯然被他的話感動了,他與許一山對視著說道:“老大,不管怎麼樣,我會永遠站在你身後。”

聶波的擔憂是正常的。許一山這次決定重新認定省人大代表資格,就是將已經獲得省代表資格的幾十個人的身份還原到了過去。

人大代表有著嚴格的層次,這與行政級彆高低一樣。從基層到全國,中間隔著縣代表、市代表、省代表,直至全國代表。

這就好比是一座金字塔,越往上,基數越少。當然,手裡選票更重要。甚至一張票能決定一個國家的國運。

基層代表從群眾中產生,再逐級從代表當中產生各級代表。

也就是說,要想達到代表當中最極致的身份,首先就要進入代表圈子。

衡嶽市省人大代表花名冊就擺在許一山的辦公桌上,代表的備註欄裡,一溜水過去都是各級黨委政府一二把手。真正來自民間的代表僅有一個,是來自衡嶽縣的一個村支書。

而且此支書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農民。他還有一個不為人注目的身份,他是當地農業合作股份公司董事長。

在許一山看來,這些幾乎很難直接與群眾接觸的代表們,有幾個真正懂得廣大群眾的需要?他們真能代表廣大群眾爭取到本該屬於他們的權利?

答案是否定的!

代表資格在很多人看來,隻是他們的一個身份象征。他們已經完全忽視了代表所賦予的真正的意義。

聶波在這時候選擇義無反顧跟隨自己,許一山內心也很感動。

英雄與英雄,缺的就是一個惺惺相惜的溝通。

如今兩個人把話說開了,內心也就不再心存芥蒂。

突然,聶波說道:“老大,還有件事我得彙報一下。就是關於魏力案件的進展情況。”

許一山狐疑問:“魏的案子不是省裡直接管轄的嗎?案子進展與我們冇多大聯絡吧?”

聶波道:“周文武伏法後,魏力的案子就該進入最後的司法程式了。但是,不知是什麼原因,這個案子一直久拖不決。前兩天,省高院的通知已經下來了,魏力案被指定在嶽州市中院開庭審理。”

“怎麼會去嶽州審理?”許一山嘀咕道:“他人不是關押在逸陽市嗎?”

“是。人關在逸陽,審理卻在嶽州。”聶波小聲說道:“據說,此案出現了微妙的變化。據可靠訊息,魏力案很可能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許一山迷惑地問:“輕輕放下的可能性不存在吧?”

聶波笑了笑道:“我的訊息來源絕對準確可靠。因為我有個同學,就是魏力案的主審法官之一。”

許一山心裡咯噔一響。

他不懷疑聶波訊息的真實性,他想的是魏力案已經確定與周文武案存在緊密關聯。周文武因此而伏法,魏力他就不可能輕鬆脫罪。

公訴前,許一山已經從一些渠道獲知,上麵準備對魏力提起三個方麵的公訴。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方麵,就是魏力涉嫌周文武案保護傘。如果此罪被認定,魏力就冇那麼容易逃過一劫。

所謂“輕輕放下”,最多就是雙開了他。魏力很可能走一條政治生命結束,人恢複自由的路。

能讓魏力得到這樣的一個結果,應該不是尋常人可辦到的事。

許一山沉吟一會道:“走,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