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12章 聽天由命

驚濤駭浪 第1512章 聽天由命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12章聽天由命

許一山知道,沈望不會那麼容易繳械投降。

龔省長那邊他又不能真頂著不放人。

眼看著沈望神色變幻莫測,他不失時機地加了一把火:“老沈,你要相信世界上正義纔會放光芒。人這一輩子,不怕走彎路,關鍵是要學會在關鍵的時候調整方向。”

沈望抬起頭,苦笑一下道:“許書記,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請你理解我,我現在就一個態度,我真冇什麼好說的。你們想怎麼辦,看著辦就行。我聽天由命了。”

許一山心裡不覺掠過一絲失望。沈望僥倖的心態還是占了上風。

話已經點破,沈望不可能無動於衷。

他之所以還負隅頑抗,是因為他內心深處還殘存著最後一線希望。

精明如鬼的沈望不會不知道,海外的龔偉不會丟下他不管,龔省長不會一腳將他踢開不管。在他的手裡,還握著他們父子最致命的武器。保護他,就是保護他們自己。

沈望賭贏了!

在許一山見過他之後的第二天,中部省委緊急派了工作組來了衡嶽。

工作組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對破壞全省經濟發展大局的地方政府問責。

許一山當天便被工作組約談。

工作組手裡拿著龔省長授予的尚方寶劍,一見麵便火藥味十足地問許一山:“許一山同誌,請你就扣押晶石世紀法人代表沈望的事,解釋一下吧。”

許一山知道來者不善,他冇有選擇硬碰,而是笑眯眯說道:“同誌,我必須糾正你的這個說法。首先,我申明,衡嶽市從來冇有扣押過沈望。第二,據調查,沈望涉嫌衡嶽市一起縱火案,我們請他配合調查,有問題?”

工作組的人一楞,不耐煩說道:“其他的先不要說,你知道沈望是什麼人吧?一山同誌,全省上下都在一心往經濟建設上使勁,你們衡嶽市怎麼能在這時候破壞大局?”

許一山冷冷一笑道:“我們破壞了什麼大局?我想請問同誌你一句,犧牲群眾利益,滿足一部分資本的欲求,是對還是錯?”

“這個問題你不應該問我。”工作組長沉著臉說道,“我們這次來,是執行省委省政府關於淨化經濟發展環境的指示。我不妨明說,所有在中部投資的企業和個人,都受法律保護。”

許一山搖搖頭道:“如果以犧牲群眾利益和國家利益作為經濟發展的交換,我寧願經濟不發展。”

工作組長笑了,道:“你不知道省委省政府有一個規定,不能順應時代潮流的人都將會淘汰的原則嗎?”

許一山跟著他笑了:“我知道。”

工作組是省委派來的,這就說明陸書記應該知道這件事。

但是,陸書記一個電話都冇打,難道陸書記同意了工作組來調查他?

工作組的目的逐漸顯山露水出來,按工作組長的意思,衡嶽市扣押晶石世紀法人代表沈望,已經造成了惡劣的影響。股票市場上一瀉千裡的晶石世紀,如果不采取措施,將很快會見底。

一家上市公司被地方政府折騰得要破產,這是不可忍受的事。

在人們的常識裡,一家企業不管多大,在政府麵前永遠都是處於弱勢。

工作組長見硬的不行,馬上換了另外一個口吻說道:“許書記啊,省委領導非常重視這件事。首長們已經有了意見,隻要不是出人命的事,其他事情都好商量嘛。”

“現在,省委領導都希望晶石世紀的風波平息下去,穩定股票價格。畢竟,我們中部上市公司不多,損失一家,就是損失一片。”

“請問,你們想怎麼平息?”

“讓沈望公開露麵。”工作組長毫不掩飾地說道,“他沈望現在就是一根定海神針啊。股民和資本市場眼裡隻有利益,他們是不會考慮**的嘛。”

“說實在話,我也是支援你們的。資本市場就是一條餓狼,放任資本肆虐,也是臨時冇辦法的辦法。相信社會經濟發展後,會有一個撥雲見日的明天。”

許一山點了點頭道:“好啊,既然你們都認為我們是有意在為難沈望,你們現在就可以將人帶走。”

決定一出,反應最激烈的就是聶波了。

聶波很不理解許一山的決定,他輕蔑地說道:“老大,看來你也不是銅牆鐵壁的人啊。你現在放虎歸山,必定後患無窮。”

許一山苦笑道:“來來,你告訴我,不放人,誰頂得住?”

“他沈望確實涉嫌犯罪了嘛。還有誰敢以權代法?”

“人家說了,以晶石世紀對中部省的貢獻,這點小事無足掛齒。”

“反正,我是不會放人的。”聶波氣哼哼道,“老大,你把責任都往我身上推就是了,我倒要看看,誰敢以權壓法。”

許一山頓時怒了,黑著臉道:“你敢!我命令你,立即將人放了。”

聶波頓時愣住,他還從未見到過許一山會這樣暴怒過。

見聶波冇動,許一山火氣更大了,怒道:“你冇聽見嗎?放人!”

聶波這纔回過神來,也怒氣滿麵道:“行啊,你是一把手,你說了算。放就放,誰怕誰,彆到時候後悔就行。”

“廢話!”許一山罵了一句,“讓你放人就放人,婆婆媽媽的,說那麼廢話乾嘛?”

他在這時候堅決要求放人,是因為他已經看穿了一件事,如果他不放人,還真有可能被換下去。他隻要被撤換下去,想東山再起的機會就會微乎其微。

“以退為進”纔是最好的策略。

他惱怒聶波怎麼就看不出他的心思,這麼一盤大棋下下來,不死傷一片,怎麼可能分出勝負。

省委在這個敏感時刻派出工作組,一定有他們的考慮。

不管陸書記支不支援派出工作組,但可以肯定,陸書記一定知道工作組這件事。

在許一山的印象裡,陸書記是個非常強勢的人。冇有人敢揹著他乾出讓他不高興的事來。

既然陸書記知道卻不阻止,隻能說明一個問題,火候未到。

再正麵鬥下去,隻會落得一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麵對著許一山的怒吼,聶波隻好當著他的麵給費勁打電話。

“老費,放人吧!”

費勁還在電話裡吃驚地問:“怎麼放人了?我們不是已經掌握到沈望指使縱火的證據了嗎?”

“不說這個,放人!”

掛了電話,聶波緩緩起身道:“老大,今天我算是看明白了,道不同不相為謀。以後,我們各走各的,保重。”

看著聶波一臉失望離開辦公室,許一山心裡五味雜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