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504章 白眼狼

驚濤駭浪 第1504章 白眼狼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504章白眼狼

兩年輕人手裡提著兩瓶酒,一包豬頭肉,一包花生米,哄著老秦頭開門。

老秦頭本來好兩口。隻因家庭經濟條件太苦,才硬生生忍著不喝。看到他們手裡的酒,他的兩條腿先酥麻了。

兩年輕人將老秦頭哄進屋裡,攤開豬頭肉和花生米,便陪著他喝了起來。

有酒喝了,老秦頭也就忘記自己爺孃姓什麼了。

兩瓶酒下去,他已經微醺。一個年輕人便從身上摸出來一個紅包,非要塞給老秦頭。他們解釋說,自己是某慈善機構的人之類的,看不得人間悲苦。

他們的話很具煽動性。說得老秦頭想起這一輩子的辛酸往事,不覺哽咽起來。

其中一個便慫恿老秦頭回家去團聚。反正大過年的,報廢車場也出不了什麼事。他們一邊說,一邊哄著老秦頭上了車,送他回家去。

老秦頭是第二天才知道報廢車場起了大火,將一個車場燒得精光。

公司還以為老秦頭一道被燒死在裡麵了,嚇得要死。等看到老秦頭無恙,公司才慶倖幸虧冇出人命,那還記得追究老秦頭因為脫崗才造成發生火災的事。

原委說了出來之後,老秦頭一把鼻涕一把淚道:“領導,我罪該萬死。”他一邊自責,一邊將紅包拿出來,小心翼翼放在茶幾上,嗚嚥著道:“我去坐牢,我一家人就隻有等死了。”

為首的自稱沈望原老丈人的老頭罵道:“老秦頭,你這一輩子死就死在貪杯上。你看看你,前輩子因為貪杯害了孩子,現在你貪杯,害了我們一大群人啊。”

金屬回收公司已經在征求職工改製意見。改製方案擺在那,已經退休的職工,福利待遇不用管。還在職的人,由改製後的新公司全額一次性購買社保。不需要購買社保的,由新公司一次性發放遣散費。

公司的人都知道,公司一賣,就什麼退路都冇有了。

但他們也很明智,既然這是吃最後的絕兜菜,就冇必要講客氣了。能多拿一分就是一分,不拿,一旦改製方案全麵落地,就會連毛都撈不到一根。

於是,焦點便集中在報廢車場上來了。

報廢車場是金屬回收公司的核心資產。因為二環路從公司旁邊經過,原來一文不值的土地跟著水漲船高起來。而且,金屬回收公司之所以道現在還能苟延殘喘,就是靠著報廢車場,公司每年從市裡拿到一筆不菲的財政專項補貼資金。

可是,在改製方案上,金屬回收公司的價格卻低得嚇人。收購方給出的理由是,報廢車場被火燒了一次,風水都燒冇了。已經不值錢了。

沈望原老丈人這纔想起老秦頭來,一問二嚇,老秦頭便老老實實交代了車場起火的內幕。

金屬回收公司接到沈望原老丈人的舉報後,非但不追究起火原因,還逼著他不許對外界透露絲毫訊息。

老頭氣不過,想起原本是塊金疙瘩的地方,如今像堆狗屎一樣的賤賣出去。心裡就像貓抓一樣的難受。便一狠心,將老秦頭逼著來到市委,他們要避開所有阻擾,直接將情況舉報到許一山書記這裡。

按沈望原老丈人的想法,火是有人故意放的。而且放火的人,必定與收購方有聯絡。

沈望原老丈人氣憤說道:“領導,你們是不知道沈望這個白眼狼的,當年若不是我女兒看他可憐,怎麼會有今天這樣的事。”

“你們知道這狗日的是怎麼發財的麼?他發的可都是黑心財啊。”

老頭回憶,多年前,沈望在衡嶽市開了一家廢品收購站的時候,就與社會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很密切。

那時候,地下電纜改造。一卷卷的銅線就隨便擺在外麵冇人管。地纜裡麪包的都是銅線,隻要剝去外麵一層皮,裡麵的銅線就是品質最好的廢銅。

沈望先是親自上陣,半夜跑出去偷電纜。到後來他乾脆自己不去了,而是開出高價讓彆人去偷。最囂張的時候,一捆電纜白天才落的地,到第二天便會隻剩下一個木葫蘆。

偷盜電纜從偷發展到後來公開搶。為此,還有一個守電纜的人被人從背後砸破了頭,命撿回來了,人卻廢了。到現在還是一個重度腦震盪患者,認人都困難。

許一山想起過去也曾聽到過這樣的一件事。據說為首者後來被抓,判了死刑,一槍打死在五馬歸槽的刑場。

盜搶電纜唯一的一個勝利者就是沈望。在那場全城打擊盜搶運動裡,沈望毫髮未傷,安然度過。

當然,這主要是冇人舉報他沈望是背後的支使者。儘管他們將盜搶回來的銅線都賣給了沈望。

即便如此,破案人員還是順藤摸瓜找到了沈望頭上。

其時,沈望已經與老頭的姑娘結了婚。沈望最好還是被抓了。沈望在裡麵托人帶出話來,希望老頭的女兒拿錢將他贖出來。

老頭是一千個不願意。他罵女兒,救他沈望出來,就是與全衡嶽市的人們為敵了。結果,沈望妻子拒絕拿錢出來贖他。

原本以為沈望會因此而栽進去,不死都得脫層皮。但是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冇過多久,沈望就從牢房裡大搖大擺出來了。

據說沈望死裡逃生,就是因為時任公安局長的魏力幫的忙。

沈望出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堅決要求與老頭的女兒離婚。

離婚後的沈望就去了省城。十幾年過去,沈望逐漸成為上市公司的老闆,成了風雲一時的人物。

最讓老頭氣憤的是,沈望發財了,卻拒絕養他的兒子。

沈望離婚後,兒子被判給了前妻。這十多年來,沈望再冇看望過兒子,更冇拿過一分錢撫養費。

前妻條件不好,曾厚著臉皮去找沈望,希望他能承擔起兒子的撫養費。卻被沈望支使保安將前妻從他的辦公室裡拖出來扔在街上。

沈望還譏諷前妻說:“你們一家人趨炎附勢,我沈望哪有資格成為孩子的父親。我懷疑,這個孩子根本就不是老子生的。”

老頭一肚子氣冇處去,也去過省城找過沈望討要說法。沈望起初還客氣,在老頭責問他為何不養兒子時,兩個人由口角發展到了動手。

結果,老頭在捱了沈望七八個嘴巴之後,落得與他女兒一樣的遭遇,被人扔到馬路上了。

許一山像聽故事一樣的聽完了兩個老頭的敘說,他轉過頭對聶波道:“聶書記,看來這件事越來越複雜,我建議,你把當年的電纜盜搶案的卷宗找出來,看看是不是真的遺落了什麼。”

聶波心領神會,當即安排了下去。

送走三老頭,許一山囑咐聶波道:“老秦頭的這件事,暫時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必須要將陪老秦頭喝酒的兩個人找出來。這兩人是關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