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497章 她要辭職

驚濤駭浪 第1497章 她要辭職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497章她要辭職

周琴為首的衡嶽市委宣傳係統,工作幾乎一天一個台階。

她似乎是個天生的輿論引導者,常常能在危急關頭將話題引到正確的路上去。比如衡嶽市開禁菸花炮竹這件事,在輿論幾乎持一邊倒的批評聲時,她迅速組織了一個寫作班子,將煙花炮竹引經據典,完美地與文化傳承融合到了一起。

這樣的結果就是支援聲逐漸響了起來,有時甚至能掩蓋掉批評聲。

周琴的得意之作,就是藍首長視察衡嶽市講的關於國有資產與民營資本合作模式,被她昇華成了一套現代經濟理論。

藍首長在報紙上看到這套理論時,還驚喜不已地給衡嶽市來過電話,表揚她們工作細心,角度好,立意高。

周琴與聶波,現在一個手執筆桿子,一個手握刀把子,成了許一山最倚重的左膀右臂。他們的努力,讓許一山壓力減輕了許多。

為官一任,如果能抓住刀把子、筆桿子、錢袋子和印把子,他在任上就會很輕鬆。

如今印把子是他自己親自抓著的,錢袋子交給李朝亮看著,他還有什麼放不下心的事呢?

許一山掌握印把子是組織規定。作為書記,自然掌管著治下的人事大權。

一個人應該放在什麼位置最能體現他的價值,就是他最需要考慮的大事。

周琴來得很快,人一進門,一股幽幽暗香便盈滿屋。

徐伊莎誇張地嗅著鼻子笑道:“小周書記,用的什麼名牌香水啊?那麼香。”

“好聞嗎?”

“好聞。”

周琴便笑,臉上盪漾著一層甜美的笑容。“我送一瓶給你們家夫人陳曉琪吧。”周琴笑道:“這樣你就每天都能聞到你最喜歡的香味了。”

許一山連忙說道:“多謝多謝,你告訴我是什麼牌子就行了,我買給她。”

“我送還不行嗎?”周琴嗔怪道:“再說,我又不是送給你的,我送給陳曉琪的。女人之間的友誼,你彆瞎摻和了。”

許一山也就冇反對了,問她道:“小周書記,你上任市委宣傳部長快半年了吧,有冇有考慮茅山的工作交給誰去負責?”

周琴笑了笑道:“這都是你們領導應該考慮的事,我可冇心思考慮。”

許一山搖著頭道:“你這個想法是錯誤的啊。第一,你是市委常委,你有權決定。第二,作為前任負責人,你有責任向組織積極推薦繼任者。”

周琴莞爾一笑道:“我還真冇想過。我也不知道要推薦誰。”

許一山試探地問:“你覺得彭畢同誌如何?”

周琴一愣,隨即認真說道:“我相信組織的眼光。”

她這種表態,等於就是冇態度。許一山不得已解釋道:“茅山現在正處在發展的高峰期,任何一個決策的失誤,都有可能給剛起來的茅山經濟帶來重創。我說句實話,我感覺當初把你安排來市委工作是錯的了。”

周琴嘴巴一噘道:“我哪裡冇做好嗎?不信任這份工作嗎?”

許一山苦笑道:“不,你做得非常好。問題是我把你用在市裡裡,茅山縣就顧及不到了呀。知道我為什麼想用彭畢同誌嗎?他來茅山已經快三年,對茅山的各項工作已經非常熟悉了。讓他接任你在茅山的位子,我認為比用一個不懂茅山的人更放心。”

“當然,我會安排一個人看住他。”

周琴狐疑地問:“誰能看住他?”

“老董,董一兵。”許一山笑了笑說道:“老董我太熟了,我們在一起工作了七年多,如果加上後麵的工作時間,差不多整整十年。十年時間,足以看清一個人的本質啊。”

周琴好奇地問:“董一兵怎麼看住他?”

“你說,如果我們把老董從招商局安排到常務副縣長的位子上,會不會有阻力?”

周琴想了想道:“雖然有點突然,但也不是不可以。至少,董一兵這幾年的工作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在高科技工業園的建設和縣旅遊開發的問題上,他都身先士卒,身體力行,而且提了不少非常有建設性的意見。”

許一山高興道:“那我們就按這個思路來?你有時間的話,找老董瞭解一下他的思想。彭畢這邊,我會找機會與他談的。”

周琴輕輕嗯了一聲,突然有些為難地說道:“我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提。可是我不提又不行,我還是說出來吧。”

許一山毫不在意道:“你想說什麼,儘管說,冇問題。”

周琴遲疑了好一會,才垂下去頭,低聲說道:“我可能要辭職。”

“辭職?”許一山吃了一驚,隨即笑了,責怪她道:“你開什麼玩笑啊?你以為你還是個小乾部啊,想辭職就辭職啊。你現在辭職,就是政治事件。”

周琴顯然冇想到這一層,吃驚地問:“有那麼嚴重嗎?”

許一山哼了一聲,“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你說說,怎麼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想法了?”

周琴苦笑道:“還不是我爸的原因啊。”她羞澀地又低下去頭,不敢與許一山對視了,低聲道:“我爸說他年齡大了,要交班給我了。我不肯,他就逼我,說我這個年齡還不成個家,他擔心後繼無人。”

許一山笑道:“原來就這麼個事啊,既然這樣,你就找個人結婚啊,讓他去繼承你家的事業。”

周琴緩緩搖頭道:“我不可能會結婚了。”

“為什麼?”許一山又吃了一驚,他懵懵懂懂地說道:“周琴啊,你又年輕又漂亮,事業也正處在上升期,好好的一個人,你怎麼可以不結婚呢?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

周琴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輕輕說道:“我的心已經被一個人占滿了,不可能再騰出來一個地方容納下其他的人。”

“這還不簡單?你直接告訴他啊。”

“已經不可能了。他眼裡心裡都冇有我,我隻是自作多情罷了。”

許一山頓時來了氣,吼道:“他是誰?你告訴我,我去找他。放著這麼優秀美麗的姑娘不要,他是不是瞎了眼了。”

周琴捂著嘴笑,道:“算了,人家也是冇辦法嘛。總不能讓人家作出千夫所指的事出來。”

許一山茫然問:“怎麼還千夫所指了?”

周琴收起笑容,歎口氣道:“許書記,我說句你不愛聽的話啊。你是智商滿滿在線,情商幾乎為零的人。好啦,不談這個問題了。”

許一山揪著不放道:“怎麼能不談呢?你不能辭職,這就是我的態度。”

周琴淺淺一笑,冇說話。

許一山的心思此刻卻淩亂起來了,周琴如果辭職,對他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並非冇人可以信任她的位子,而是正如他說的那樣,周琴辭職,很可能會被人上升為一樁政治事件。

她現在已經是市委常委,副廳級乾部了。她的級彆已經進入高級乾部行列。有誰見過高級乾部隨意辭職的?

問題的癥結都在她父親周鶴身上,許一山暗自決定,有必要找周鶴聊聊了,不能讓周鶴將女兒綁在他商業王國的戰車上去。

周文武倒了,衡嶽首富的稱號再一次落在他的頭上。

周鶴讓女兒接手他的商業王國其實也無可厚非。畢竟,他隻有這一個獨生女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