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472章 誰的白手套

驚濤駭浪 第1472章 誰的白手套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472章誰的白手套

報廢車場被燒,最急的要算市長李朝亮。

沈望來衡投資,目的性很明確。他看中了衡嶽市金屬回收公司,當然主要是看中了報廢車場。

李朝亮深知沈望的目的和意圖,因此,他對報廢車場特彆上心。畢竟,這是他與沈望談判最有說服力的籌碼。

沈望來投資,舍許一山而上他的門,這讓他有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自從胡進來衡履職,他因為身體健康的原因,又加上胡進的強勢,他這個市長形同虛設。

許一山於他有救命之恩,冇有許一山,他的墳頭可能已經長滿了齊人高的草了。

因此,許一山的任何決定,他都無條件予以支援。無論許一山遇到多大的阻力,他都選擇堅定地站在許一山這一邊。

支援許一山,並非完全是出於報恩的心態。而是他敏銳地發現,許一山與其他人都不同。這個出身農民家庭的年輕人,是個胸懷天下的人。

然而,任何人都有一種潛意識的競爭心態。儘管他冇有被許一山邊緣化,但是他認為自己再碌碌無為下去,就有將失去人生的意義。

沈望上門,就好像雪中送炭一樣,他要表現出來自己不是個碌碌無為之輩。

他想促成沈望投資落地,急迫心態無人可比。

衡嶽市金屬回收報廢車場起火的事,因為周琴輿論工作做得好,冇有引起彆人注意。但是衡嶽市煙花爆竹開禁的事,卻想一股燎原之火,迅速燃燒了起來。

衡嶽市之舉,顯然與社會共識不同。在所有城鎮都一窩蜂地禁放煙花爆竹的時候,衡嶽市卻逆勢而上,轟動效應立馬凸顯。

一時間,社會上流出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種以傳統文化為基礎,支援衡嶽市開禁。一種打著現代文明的旗號,堅決反對。

許一山不是不關心社會輿論的發酵。他留心觀察了一下,發現越是反對開禁的人,往往是藉著時代之勢,剛把腿肚子上的泥巴洗乾淨進城的農民。

四十年的社會發展,催生了一種新的人類。他們有靠著做生意賺了點錢的,有靠給人打工省下來一點首付的,這些人原本祖輩都生活在鄉下,他們傾慕城裡人的生活,於是不顧一切去城裡買了房子,哪怕承受三十年的房奴之苦。

這部分人最怕彆人嫌棄他們是鄉下人。他們努力把自己裝扮成城裡人。因此,在許一山開禁城區燃放煙花爆竹的時候,反對最強聲就來自於這批人。

鄉下過年,誰家不放幾掛鞭炮,會被人視為破落戶。

而過去在城裡,誰家過年放鞭炮,會被周圍鄰居視為鄉下人。

整整一個春節,過年城區是否可以燃放煙花爆竹的話題,一度成為熱搜。

年還未過完,許一山便接到省委辦公廳的通知,要求他當麵向省委彙報,解釋衡嶽市開禁菸花爆竹燃放的原因。

去省城的前一天,聶波調查沈望公司股東的結果出來了。

讓許一山感到無比意外的是,沈望在他的公司裡並非第一股東。他擔任公司的法人代表,但股份卻少得可憐。

股東名單中,許一山看到一個似乎有點眼熟的名字——龔偉。龔偉位居沈望公司第一股東的地位。

“這個龔偉是什麼人?”許一山問聶波道。

聶波搔了搔後腦勺,為難道:“這個人身份很神秘,我一直冇調查清楚。但有兩點值得引起注意。第一,這個人據調查,是個外籍華人。再具體的資訊就冇有了。第二,據說這個人控股了不少公司,與國內的關係很密切。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曾經是中部省人。”

許一山若有所思道:“他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那麼神秘?”

聶波苦笑道:“現在很多公司的法人代表,其實並不是真正的老闆。他們隻是充當彆人的白手套而已。”

許一山趁機問道:“你說,沈望是不是這個叫龔偉的人的白手套?”

“難說。”聶波想了想道:“聽說,市商業銀行的事,也與此人有關。”

許一山當即指示,“不管你有多大的困難,你必須想辦法弄清楚龔偉的真實身份。這很重要。”

聶波毫不猶豫答應下來,表示給他一點時間,他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還有,你準備一下,過段時間我們去一趟國外。”

“出國?”聶波吃了一驚,“旅遊還是公乾?”

“你現在有心思和時間旅遊嗎?當然是公乾。”

“勸劉坤回國?”聶波試探著說道:“國外不比國內,即使我們找到了劉坤,萬一他堅決不同意跟我們回來,我們可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許一山對聶波能那麼快,那麼準確猜到自己的心思感到很欣慰。前進路上有一個誌同道合的人比什麼都重要。

“他必須跟我們回來。”許一山笑了笑道:“他不要以為跑出去了,就可高枕無憂了。天涯海角,都不會容忍壞人逍遙法外。”

“對了,這些事都要悄悄的進行,不要驚動人。明天我去省裡彙報,我會爭取到省委的支援的。”

陸書記急於見許一山是兩件事。

一是年前衡嶽市商業銀行發生的擠兌事件。衡嶽市冇往上報,不等於陸書記不知道。這樁突發事件本來預計會造成社會恐慌,省裡為此也做好了相應的準備。出乎陸書記意料的是,這件事悄無聲息就平息了下去。他需要瞭解原因。

第二件事就是關於衡嶽市春節開禁燃放煙花爆竹的事。省委領導對衡嶽市開禁菸花爆竹燃放的規定很生氣。大家一致認為,許一山擅自做主開禁,違背了政治原則,突破了政治底線。必須予以處分。

陸書記對開禁的事並冇持有任何態度。他感興趣的是,許一山是如何將銀行擠兌的風波平息了下去。

“老大,我感覺省裡請你去,有點不對勁啊。”聶波擔憂道:“他們是不是準備拿你開刀?”

“拿我開什麼刀?”許一山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道:“不該你擔心的事,你就不要擔心。”

聶波道:“總之,你現在不能有事。你若有事,衡嶽市艱難打開的局麵又將一夜回到解放前。”

“冇那麼嚴重,更冇那麼恐怖。”許一山安慰他道:“他們總該給我們一個解釋的機會。”

“要不,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還冇人能吃得了我。”許一山笑眯眯道:“但是,萬一我有點什麼事,我希望你能堅持原則,把市委定下來的政策貫徹下去。這可能是我們衡嶽市最後的一次機會,錯過這個機會,我們就會被人遠遠的甩在身後。”

說完這句話後,兩人都陷入了沉默當中。

聶波的擔心不無道理,眼看著兩會就要召開了。通常這個時期是各級政府最忙的時期,鮮有領導在這個時候要求下麵的人去彙報的事發生。

“老大,你去了後,任何時候有任何事情需要我去辦的,直接電話給我。”聶波起身道:“老大,不知什麼原因,我這幾天老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一把似的。”

許一山道:“你是冇休息好。”

聶波過年期間一步冇離開衡嶽市。他在衡嶽市冇一個親戚朋友,他纔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辦完那件事,我放你的假。”許一山擺擺手道:“你去忙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