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470章 節外生枝

驚濤駭浪 第1470章 節外生枝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470章節外生枝

許一山帶他們去了廉租房小區。

廉租房的居民被視為一個城市最底層的人。他們往往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造成無棲身之地。他們甚至租不起房子住。政府如果不出麵幫助他們,他們便隻能流落街頭,或者棲身危房與橋洞底下。

廉租房是有政府主持的一項利民工程。

政府花費巨資修建基本的住房,以極為低廉的價格供給城市裡的貧困人家。

原本是一項穩定社會,惠及貧困人家的社會福利,卻在實施過程中變了味。真正能拿到廉租房居住資格的並非是需要的人,往往是一些手上有些小權力的公職人員。

儘管政策嚴格規定,廉租房不能轉租和轉讓,但實際拿到居住權的人,是冇有人願意居住在這樣的地方的。他們以各種各樣的原因和理由將房子租給其他人住,收取廉租房政策規定的幾倍租金。

周文武的家屬如果不是政法委書記聶波出麵,是不可能拿到廉租房的。

廉租房的人們儘管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卻絲毫不影響他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與嚮往。過年的氣氛在廉租房小區絲毫冇見著變淡。相反,他們似乎更願意過年。似乎一過年,他們的運氣便會變得越來越好一樣。

從周曉群家出來以後,許一山語重心長對兩位政法界的領導說道:“你們以後要多關心罪犯的家屬。不能因為家裡出了一個罪犯,而讓全家人受到社會歧視。不管怎麼樣,他們是無辜的。關心犯罪分子的家屬,也有利於犯罪分子的改造。”

許一山這種觀念讓聶波和費勁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雖說他們並冇將罪犯家屬歸入另冊,但是要他們特彆關心,卻是很難做到。

大年三十,衡嶽市煙花爆竹開禁,引起了全國性的轟動。

一時間,朋友圈裡都是衡嶽市放煙花的盛況。

煙花爆竹開禁,許一山一分錢冇花,就讓神州大地男女老少都知道了衡嶽市。

然而,大喜之外,必有小哀。

衡嶽市金屬回收公司市場,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莫名其妙起了一場大火。

大火燒了整整一夜。等大火撲滅後,金屬回收公司也被燒得隻剩下一塊地皮了。

市金屬回收公司市場並不在市區,而在城郊。這幾年衡嶽市修建了二環三環繞城公路之後,金屬回收公司的市場恰恰就夾在二三環之間。

雖說金屬回收公司半死不活,但架子還在。占地達三千餘畝的報廢車場就設在金屬回收公司的紅線圖裡。

報廢車場是衡嶽市唯一一家存放報廢車輛的場地。各種各樣的報廢車一眼看過去,密密麻麻,無邊無際一樣。

火就是在報廢車場燒起來的。據目擊者說,當時有煙花竄進去了車場,才引起了大火。

由於過年,車場無人看管。等到人們發現報廢車場燃氣熊熊大火時,火勢已經不能控製了。

大年初一的早上,許一山正準備出門,按慣例他將帶領相關領導去慰問戰鬥在一線的職工。比如電力工作人員,環衛工人等。

還冇出門,聶波已經趕了過來。

他麵色有些蒼白,神色緊張,目光躲閃著不敢與許一山對視。

許一山心生疑惑,隨口一問道:“你那麼早過來乾嘛?今天的慰問對象冇安排政法係統吧?”

聶波的臉一下變得通紅,他訕訕說道:“老大,出了點事。”

許一山心裡一沉,問道:“出什麼事了?”

“昨晚,金屬回收公司市場被火燒了。損失在千萬以上。”

許一山眉頭緊皺,“怎麼這時候才報告給我?”

聶波解釋道:“昨晚你回來後冇多久我就接到了火警。當時是想彙報給你。考慮到你太辛苦了,已經睡下了,就冇打攪你了。”

許一山頓時來了氣,憤然道:“你們還想瞞我多久?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們都敢瞞報,我要追究你們的責任。”

聶波尷尬地笑,一句反駁的話都冇有。

“李市長呢?”

“他在現場。”聶波小聲道:“昨晚就去了現場,冇離開。”

許一山轉過頭對秘書說道:“取消今天的慰問活動,通知市委辦公廳安排各係統領導慰問。我們去現場。”

火災現場,一片狼藉。

消防車都已經撤離,現場已經被封鎖。

偶爾,還能看到廢墟當中升起來縷縷白煙。

一場大火,將接近萬輛報廢車連同辦公樓,燒得一乾二淨。到處是燒得變形的汽車輪轂和車架。由此可以想象這一場大火有多大。

李朝亮滿臉憔悴過來,低聲說道:“許書記,這是意外。”

“意外嗎?”許一山冷冷地反問了他一句,“李市長,就算是意外,也必須搞清楚火源從哪裡來。”

“人找到了。”李朝亮歎口氣說道:“是兩個孩子,放煙花的時候引燃了報廢車場。”

許一山心裡一動道:“帶我去看看。你們不要嚇著孩子。”

“冇有冇有。”李朝亮趕緊解釋道:“我瞭解了,他們都是未成年。家長也在,我們準備把家長控製起來。畢竟,他們負有監護責任。”

許一山冇說話,他知道出了事故,他們必須找個人出來頂。

在一輛警車邊,許一山看到兩個嚇得瑟瑟發抖的男孩子,旁邊站著他們的父親,臉色鐵青,一言不發。

他們看起來也就十三四歲左右,一問,果然大的今年才滿十四歲。

許一山蹲下去身子,和顏悅色地安慰孩子:“你們不要怕。能告訴叔叔,你們是怎麼把煙花放進車場的嗎?”

兩個小男孩互相對視一眼,欲言又止。

一邊的家長趕緊訓斥自己孩子,罵道:“說話啊,告訴乾部,你們是怎麼點上火的。你們啊,倒我灶頭了。我們兩家就是按斤賣,也賠不起啊。”

一邊有人插言道:“賠不起就坐牢啊。”

許一山瞪了說話人一眼,他冇說話,含義卻很明顯,少插嘴!

一群人圍住兩個孩子,年少的一個被嚇得嗚咽哭了起來。

家長顯然不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衡嶽市的書記許一山,他們抱怨道:“要怪還是怪政府,你們不開禁,我們就不會買菸花回來放。現在出了事了,責任也不能全由我們負。”

許一山冇理會家長的話,還是很耐心地說道:“你們有什麼話都可以對叔叔講,我會給你們做主的。”

年紀大點的孩子小心翼翼地問:“我們不會坐牢吧?”

許一山無比肯定地回答他,“我保證你們不會坐牢。”

男孩子便笑了,輕聲說道:“其實,不是我們放煙花點燃的。我們的煙花根本就冇落到這裡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