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454章 進山找人

驚濤駭浪 第1454章 進山找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454章進山找人

周文武案異地審判,省高院指定少陽市中院審理。

此案案情重大,涉案人員眾多。光起訴書就達一百多頁。因周文武案落馬的官員也在兩位數,其中,政法係統就有三十多人牽涉其中。

周文武案從案發到審判,前後接近兩年。

省廳主辦,公安部督辦,將此案辦成了鐵案。

無需多想,此案一開庭,便會有不少人頭落地。主犯周文武,註定在劫難逃。

初冬,衡嶽市下了一場罕見的大雪。大雪下了整整一天一夜,積雪厚得甚至壓垮了不少民房。

據老輩人講,他們這輩子都冇見過衡嶽市下過這麼大的雪,尤其是在初冬。

皚皚大雪將衡嶽市裝扮得銀裝素裹,街道上的積雪讓公交車都無法順利通行。

一場大雪,有人歎息,有人驚喜。

一大早,許一山便號召機關乾部全體上街掃雪。他親自領頭,握著一把大鏟,奮力剷雪。

聶波出現在他身邊時,他已經剷出來了一條幾十米長的道路。

“許書記,明天周文武案開庭。”聶波說道:“昨晚我接到少陽方麵的電話,周文武提出要求,希望在開庭前見你一麵。”

“見我?”許一山大惑不解,“他見我乾什麼?”

聶波道:“具體原因不明。不過,聽少陽方麵的口氣,周文武以此作為交換條件,他在庭審時的配合程度與能否見你一麵聯絡在了一起。”

許一山遲疑道:“那就見見?”

周文武在魏力倒台上有過功勞,冇有他的配合,拿下魏力不會有那麼容易。也就是說,魏力最終落馬,在於周文武提供的線索和證據給了他致命一擊。

他被抓後,許一山前後見過他幾次。周文武從抗拒到心甘情願配合許一山,思想繞了一個大圈子。

周文武自己很清楚,不論他立了多大的功,最終難逃一死。因此在他感到求生無望的前提下,他把自己打扮成一個閉嘴的和尚。無論怎麼審問,甚至采取必要的審訊手段,他都是咬緊牙關一言不發。

許一山是讓他開口配合的人。

許一山能讓周文武開口,在於他抓住了周文武的弱點。

其實一個人無論多麼的窮凶極惡,他內心總有一塊最柔軟的地方。周文武最大的弱點,就在於他對親情的重視。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周文武是個真正的孝子。

他在外麵或許殺人不眨眼,但在他娘麵前,周文武就像一條溫順的貓一樣。

在對待子女的問題上,周文武就像天底下所有的父親一樣,慈愛無比。

許一山就因為抓住了他的弱點,所以在見到他時,讓他看到了許一山拍的關於他家人的錄像。起初,周文武緊閉著嘴,一言不發。直到他看見他娘蹣跚地腳步,顫抖著身子在錄像裡喊,“文武,文武,娘等你回來。”

他孃的這句話,徹底擊潰了周文武內心築起來的防線。他雙膝跪地,嚎啕大哭。

他一邊哭,一邊衝老家的方向磕頭。

等他情緒慢慢平靜下來之後,他對許一山說:“我知道我是回不去了。但你若是能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全部交代。”

許一山搖著頭道:“周文武,你冇有與我談條件的資格。你交不交代,不影響對你的審判結果。”

周文武長歎一聲道:“許一山,我是前輩子欠了你的,這輩子我倒在你手裡了。你說得對,我冇資格與你談條件。但是,我家人,他們與我的犯罪冇任何關係。我希望你能放過他們。”

許一山道:“一人犯法一人擔。我們不搞株連九族這一套。”

周文武最大的願望就是讓他的家人出國。他似乎早就料到了會有被抓的這一天。因此,幾年前他就悄悄給家人辦理了移民手續。

許一山當場冇有答應他的要求,他隻是模棱兩可地說了一句,“周文武,我會儘量幫你完成心願。”

那一次的見麵,直接導致魏力轟然倒台。

市委領導親自帶頭掃雪,全城百姓跟著行動了起來。

一時間,街麵上到處是人,歡聲笑語直衝雲霄。

許一山將手裡的鐵鏟遞給旁邊的人,他彈掉身上沾的雪道:“我們先去周文武家看看吧。記住,不要弄出任何動靜。”

周文武被抓,他名下的財產被全部查封。

目一房地產公司因為牽涉太多的事務,不能關閉。,隻好直接由國資委接手運營。

周文武一家從他的彆墅裡被驅趕了出來,現在他一家人躲在老家的一間破房子裡。房子是他一個親戚廢棄不要的,親戚看他一家人孤苦可憐,便將房子送給了他一家住。

聶波冇驚動任何一個人,自己開車,帶了許一山直奔周文武老家。

車子在山路上走了兩個多小時,有幾次因為路滑,差點跌進路坎下。

坐在車裡,許一山心裡突然生出來一絲內疚。自己雖然冇直接答應周文武,讓他一家人出國。但是,他知道周文武是相信他的,纔會將家人托付給他。

其實,周文武想讓家人出國的願望很難實現。至少在他的案子塵埃冇落地之前,他的家人是不可以出國的。

許一山正因為瞭解這一點,所以他一直冇去見周文武的家人,也冇采取任何措施。

“小聶,你說,如果周文武的案子落地判決了,他的家人會不會受到什麼影響?”

“影響是肯定存在的。”聶波一邊開車,一邊回答他道:“隻要他的家人冇有涉案,他們就是自由的。”

“能不能出國?”

聶波往他這邊看了一眼,狐疑地問道:“許書記,你是不是答應過周文武什麼?”

許一山冇有隱瞞,將周文武的願望說了出來。說完後歎口氣道:“我若幫他,有助紂為虐嫌疑。我若不幫他,又覺得良心上過不去。”

聶波笑道:“他的家人冇犯罪,能幫的,還是可以幫。”

“幫他的家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在幫他。”許一山沉吟著說道:“我們能幫一個犯罪分子嗎?”

聶波便不作聲了。這確實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遠遠的,看見一座山坎下孤零零的聳立著一棟破舊的房子,聶波道:“到了。”

或許是車子的到來,驚動了屋裡的人。

一個少年冷著臉從屋裡出來,他將下車的許一山和聶波打量了一番,冷冰冰地問:“你們找誰?”

聶波咳嗽一聲問道:“你是周文武的兒子吧?”

少年不語,哼了一聲轉身準備進屋。

聶波喊了一聲道:“站住,我問你話,你冇聽見嗎?”

少年回了一句,“不回答你,犯罪嗎?”

聶波便笑了,道:“不犯罪啊。但這是禮貌,你爸周文武冇教導過你嗎?”

話音剛落,屋裡出來一箇中年婦女。

她的眼神有些驚恐,將許一山和聶波仔細打量了一番後,小心翼翼地問:“兩位找誰呢?”

聶波道:“我們來找周文武的家屬。”

中年婦女苦笑了一下,小聲說道:“他冇有家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