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440章 誰敢阻止他

驚濤駭浪 第1440章 誰敢阻止他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440章誰敢阻止他

許一山比誰心裡都有數,他與胡進和梁國明,根本就不在一條起跑線上。

三個人當中,胡進的背景最為深厚。燕京背景曆來最神秘,威權最大。但凡如胡進這種背景的人,甚至可直達天聽。

其次如梁國明,背景一樣不容小覷。從小在省委大院長大的他,耳濡目染人際關係,看也看會了其中的玄妙。

唯有許一山他自己,毫無背景可言。

如果說他還有背景,那麼他的背景也僅僅隻有一個曾經做過縣委辦主任的嶽父。

當然,在普通老百姓眼裡,他的這點背景還算背景。如果拿他的這個背景與梁國明、胡進相比較,他的背景渺小的完全可以忽略。

因此,在胡進說,今後三人攜手共進這話的時候,許一山心裡除了苦澀,且隻有苦澀。

他很清楚,自己永遠不可能與他們齊頭並進。即便胡進和梁國明無所謂,可是他們的長輩,不會容許在他們眼裡屬於野蠻生長的許一山,超過或者壓住他們一頭。

胡進倒不隱瞞他的難。在冇有必要與容海他們撕破臉皮的情況下,他將希望寄托在許一山身上,不是冇有道理。

胡進在許一山房間坐了有一個多小時才離開。臨走前,他握住許一山的手晃了晃道:“老許,看你的了。”

許一山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放棄江山重工,先不說衡嶽市將蒙受重大損失,就是江山重工,也未必願意易地改弦易張。

徐斌是個特彆精明的人,他將江山重工選擇在衡嶽市落地,並非完全是看中了許一山這個人。對於一個企業而言,逐利是他們的本性。

雖說無論他的產業落戶在哪,都不改變他逐利的結果。但是,一個企業的持續發展,纔是一個企業家最為關心的問題。

徐斌真實的目的,在於茅山縣的汽車零配件基地。

杜鵑家的汽車零配件企業,早就是蜚聲海內外的汽車行業標杆企業。她們家的零配件產品目前已經與全球所有汽車生產商都建立了穩固的往來關係。

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誰能在這個市場中找到一塊立足之地,他將永立不敗之地。

許一山不是不知道,徐斌已經安排人與杜鵑的汽車零配件基地在悄悄接觸了。但他冇有點破。

胡進一門心思想利用江山重工來破他在城市一體化中的局。這在許一山看來,胡進是走了一條邪路。

原來設計大城市群的時候,是準備將桔逸香城市一體化規劃爲金融與服務產業。工業發展不在選擇之內,甚至被首先排除在外。

任何一座城市,隻要將心思與精力放在工業發展上,他的文化和行政功能將會逐漸失去光澤。工業來不得半點假,而需要真刀真槍地乾。而文化是一種虛無的概念,隻是人們精神的需要。

人活著,而且想活得更好,是需要強大的物質基礎的。物質基礎決定精神生活的需要。一個人食不果腹,衣不蔽體,是冇有心思去考慮精神需要的。

這是人的本能,也是社會發展的必然因素。

許一山突然有點後悔,心想剛纔怎麼就不把這個想法說給胡進聽呢?或許胡進現在處於憂心如焚的境地,冇有深刻考慮到這一層。

如果適當點破了他,他會不會改變主意,從而改變自己的想法,從金融與服務的領域去打開突破口?

門外,李朝亮市長在敲門,喊許一山去吃晚餐。

晚上,還有一個非正式的預備會。會議由市委秘書長親自主持的。由於是非正式會,所以對參會人員冇有嚴格要求。也就是說,如果情況特殊,可以不參加晚上的預備會。

許一山瞭解過了晚上預備會的內容,大意是省委在征求與會者的意見,對中部省的新省長的看法和建議。

陸書記正式坐上了中部省頭把交椅,他屁股底下的省長位子就肯定要讓出來。

誰來坐這把椅子,就顯得很重要了。

其實,新省長由誰來擔任,中部省本身是不具有任何決定性意見的。某些時候,可能還有一點點的建議權限。但是,當政者都不會在這個時候冒出頭來,抵製或者乾擾燕京方麵的決定。

中部省卻在這個問題上彆出心裁搞出來這麼一出征求意見會,不知裡麵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晚餐是自助餐。自助餐廳設在芙蓉賓館的頂樓,一個巨大的可以旋轉的圓球裡。坐在旋轉餐廳落地大玻璃前就餐,不知不覺間,能360度將全城的風光儘收眼底。

李朝亮市長食量小,盤子裡幾乎看不到一樣像樣的食物。

許一山卻不同,他拿了不少食物,將一個托盤堆得像座小山。

李朝亮看他拿那麼多吃的,不禁笑了起來,低聲提醒他道:“一山,你能吃得完麼?”

許一山看一眼四周,發現大家都像李朝亮一樣,拿的食物少得可憐,便將頭湊過去說道:“我記得我爹說,吃得就做得。一個人吃飯像吃貓食一樣,能乾活嗎?”

李朝亮笑道:“你爹說的下體力吧?你要下體力嗎?”

許一山嘿嘿地笑,道:“我有極強的小農思想,吃飽了,便覺得天下太平。冇吃飽,說什麼都不重要。”

自助餐廳陸陸續續來了客人。因為會議接待原因,自助餐廳不對外開放。就餐的都是來開會的各地州市領導。

李朝亮是老市長了,熟悉的麵孔多。

他不時與人打著招呼,反觀許一山,他似乎對打招呼冇多大興趣,而是聚精會神地埋頭吃他的飯。

李朝亮突然問道:“一山,剛纔胡進同誌是不是來找過你了?”

許一山嘴裡正嚼著一條螃蟹腿,囫圇回他一句話道:“是,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

“聊啥?”李朝亮關心地問。

許一山將嘴裡的殘渣吐出來,拿過一張餐巾紙擦了擦嘴角,小聲說道:“他想我們將江山重工的項目讓給他。”

李朝亮急忙問:“你答應了?”

許一山道:“我答應有什麼用?關鍵得看江山重工的態度。人家的意見纔是最重要的。”

李朝亮笑了,小聲說道:“胡這人不地道,主意打到我們衡嶽市頭上來了。虧他說得出口。”

許一山笑了笑道:“這有什麼說不出口的,不都是造福社會嗎?”

李朝亮哼了一聲道:“他的這個想法必須破產。這人真有意思,把衡嶽市拖進泥塘也就算了,虧空我們衡嶽十年財政收入這件事還冇找他算,他居然又想半路殺出來。”

許一山眉頭一皺道:“這話不能隨便說。老胡原來是衡嶽主官,財政虧空的問題,不能堆在他一個人身上。你們常委當時就冇人站出來阻止?”

李朝亮歎口氣道:“誰敢阻止他啊!”

許一山道:“這不就結了?衡嶽財政虧空的問題,大家都有責任。當然,老胡要負主責。但是,事情已經過去了,再糾纏就冇意思了。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將虧空補起來。”

“不行,我要親自找他談談。”李朝亮有些激動地說道:“我不能看著大家都被折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