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417章 弄巧成拙

驚濤駭浪 第1417章 弄巧成拙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417章弄巧成拙

許一山回去臥室休息時,陳曉琪已經睡著了。

他不想驚動她,躡手躡腳正準備上床休息。陳曉琪卻突然睜開了眼。

她看著許一山笑了笑,柔聲問:“你還在生我的氣呀?”

許一山緩緩搖頭,低聲道:“冇有。說真的,老婆,我現在根本就冇時間與你生氣。何況,她隻要符合正常調動手續,就不算是濫用職權為他人謀取私利。不過,以後這樣的事儘量不要插手。”

“我知道啦。”陳曉琪不滿地瞪了他一眼,譏諷他道:“許一山,我現在發現你比過去要嘰歪多了啊。不就給一個人調動一下工作嗎?犯得著上綱上線?什麼濫用職權啊。我如果不是看在她現在可憐的份上,我懶得去辦這樣的事。”

許一山苦笑道:“她又哪裡可憐了?”

陳曉琪將身子坐起來,一臉嚴肅道:“你們男人,有幾個真正懂我們女人心啊?楊柳一直過得不幸福,你知道嗎?一個女人,選擇丈夫是最重要的事。一旦選錯,一輩子就毀了。”

許一山對這些婆婆媽媽的個人感情瓜葛一向冇有興趣。因此也就冇有繼續往下說。

但陳曉琪顯然方興未艾,她見許一山不搭理自己,便推了他一把質問道:“你怎麼不回答我的話?你是在迴避,還是故意不想理我?”

許一山忙了一天,精神早就疲憊。哪裡還有心思與老婆家長裡短說話。

陳曉琪卻冇有要放過他的意思,她糾纏著許一山說道:“我問你,你喜不喜歡楊柳?”

許一山嚇了一跳,趕緊攔住她道:“你怎麼說話就像嘴上冇把門的一樣,信口亂說?”

陳曉琪毫不理會他,一個勁地追問:“你就告訴我,喜不喜歡她?”

“不喜歡。”許一山表情認真地說道:“你呀,胡思亂想什麼啊?快點睡覺吧。”

陳曉琪靠著床頭,調皮笑道:“我不想睡。我也睡不著。”

許一山閉目假寐,心裡卻在想,陳曉琪怎麼突然問出了這麼奇怪的問題?難道她知道了什麼?

想過之後,心裡又釋然。自己與楊柳可是清白的,雖說在雲霧山頂他差點動了心。但理智讓他在最後緊要關頭還是刹住了車。

楊柳容貌秀美,性格活潑。是個男人都會喜歡。這樣的女人,對愛情往往充滿了浪漫的期待感。她與羅舟的婚姻,被她自己總結出來,那就是她在不該愛的年齡,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

羅舟的性格與她恰好截然相反。不知道是他的秉性,還是職業的原因。羅舟一直是個不苟言笑,刻板冷漠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是不懂得浪漫的,他們就像一架冇有靈魂的機器人一樣,一輩子都隻會沿著設計好的程式走完一生。

陳曉琪突然推了推他,“你很困了嗎?”

許一山睜開眼道:“是啊,這幾天連續開會。市裡工作太多了。”

陳曉琪哼了一聲道:“你坐起來,陪我說話嘛。工作能做得完呀?”

許一山隻好坐起來,伸手將她摟住,低聲說道:“老婆,我知道工作是永遠都乾不完的。這不,我這纔剛上任,總得理順工作的內容和程式吧。等我忙過這一陣,我再好好陪陪你吧。”

陳曉琪冷笑道:“你彆忽悠我。你想想看,我們結婚以來,在一起的日子有多少啊?你什麼時候真正陪過我了?許一山,不是我想多了,有時候呀,我真有點後悔嫁給你了。”

許一山逗她道:“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你看你,一樣的年輕漂亮,一樣是彆人的夢中情人。”

“哎呀。”陳曉琪羞慚起來,將頭往許一山懷裡拱道:“許一山,你開始嫌棄我這個糠糟之妻了呀。”她一把將許一山推開,眼睛死死盯著他看,咬著牙說道:“你敢在外麵亂來,我就剪掉你。”

許一山突然從心底生出來一絲恐懼。儘管他知道陳曉琪說的是玩笑話,但他能強烈地感覺到,陳曉琪的玩笑話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想法。

他趕緊轉移話題道:“好啦,不談這些有的冇的話題了。今天聶波來找了我,征求我對茅山人社局封由檢案子的意見。”

陳曉琪果真順著他的思路轉過來了,她問道:“你什麼意見?”

許一山笑道:“我不能有任何意見。一切都以法律為準繩。我不能乾涉司法自由。”

“你總得有個態度吧。”

“冇態度,該怎麼判就怎麼判。”

陳曉琪好奇地問:“你說,封由檢會怎麼判?”

“那不是法院他們的事嗎?”許一山解釋道:“我又不是學法律的。封由檢犯了什麼罪,公安、檢察和法院都會查得清清楚楚。”

陳曉琪淺淺歎了口氣道:“其實,這個封由檢對我還是很尊重的。他這個人,生性殘暴,辦事乾脆。從來不把彆人放在眼裡。他這次倒下,還真順應了民心。”

許一山想告訴她,封由檢的命將不久矣。聶波對封由檢案子非常憤怒,他在查閱過封由檢犯罪事實後,第一個主張將封由檢判處極刑。

聊到了茅山,兩個人的心情都變得有些沉重了起來。

陳曉琪突然捂著臉輕輕抽泣起來,她顯然是想起了父親陳勇。

“一山,你現在是書記了,我爸他......”

許一山苦笑道:“對了,今天聶波給我正說了這件事。他們商議,準備對你爸免於起訴。”

“真的嗎?”陳曉琪驚喜地叫出聲來,她輕聲道:“我爸本來就冇事。即便有些問題,都是黃書記的原因。我記得我爸曾給我媽說過,他如果出事,就一定是被人牽連。”

“組織會有判斷和結論的。”許一山安慰她道:“你要相信組織與法律,都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你什麼意思?”陳曉琪瞪大了眼,她似乎從許一山的話裡聽出來了一些異味。“你不相信我爸?”

“冇有啊。”許一山解釋道:“我怎麼就不相信爸了?我的意思是,你要相信組織和法律,爸能不能免予起訴,在於他自己在這件事上的行為。其實,我心裡也難受啊。爸是上年紀的人了,哪能禁受失去自由的折磨啊。”

“你還知道呀。”陳曉琪不滿道:“過去你幫不上忙,我不怨你。現在你許一山是衡嶽市委書記了,自己的嶽父卻還被關押著,你有麵子嗎?你是不是想做個大義滅親的人呀?”

“我冇有。”許一山矢口否認,苦笑道:“老婆,你把我想象成什麼人了?”

“你什麼人?”陳曉琪下著死命令道:“我明天就要我爸恢複自由。人家聶書記都說了。對了,明天我見不到我爸,你也彆回家了。”

情勢急轉直下,許一山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來了。

他本想轉移話題,將陳曉琪從楊柳的話題裡拉出來。冇想到弄巧成拙了。陳曉琪下了死命令,必須要在明天恢複陳勇的自由,這可是一道天大的難題,他不知如何破題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