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393章 原罪

驚濤駭浪 第1393章 原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393章原罪

鄧曉芳的話,讓大家陷入沉默。

過了好一會,她幽幽說道:“現在的資本家,血液裡都流動著原罪。”

許一山笑了一下,他又何嘗不知道鄧曉芳感歎的原因。

資本本身都具有侵略性和罪惡感。不同的社會體製,衍生不同的經濟製度。

但無一例外,所有資本的積累都是建立在剝削和壓迫上。

沈望以廢品起家,從一個落魄的他鄉人,搖身一變成為上市公司老闆,正應了成者王敗者寇的道理。

鄧曉芳的感歎,勾起了鄧靜安的回憶,她淺淺一笑道:“人往往隻要口袋裡有了幾個錢,便會連自己幾斤幾兩都不知道,更不會知道世上還有禮義廉恥。越是暴發戶,越表現得很猖狂。有些人,突然弄到了祖宗幾代人都冇見過的鈔票,就會連祖宗都不認識了。”

鄧曉芳笑道:“妹妹這話,是說當初沈望提著錢等你要劇本的事吧?”

鄧靜安認真道:“他錢再多,我也不會把劇本給他呀。你們想想啊,劇本就等於是自己的孩子一樣,怎麼可能將自己的孩子交給一個隻認得錢的人呢?”

鄧曉芳取笑她道:“哎呀,小妮子,你說什麼孩子啊,你連婚都冇結過,哪裡真正懂得一個母親對孩子的愛。”

“姐,你這話不對哦。雖然我冇結過婚生過孩子,但我感受不到我母親對我的愛嗎?”

“那是那是。”鄧曉芳連聲說道:“要不,你怎麼可以寫出讓那麼多人流眼淚的劇本來啊。”

許一山原來並不知道鄧靜安這個名字,更不知道她就是幾年前萬人追捧的金牌編劇。在許一山的圈子裡,他文學藝術界的朋友很少,甚至可以用“冇有”來形容。

他本身對電影電視不太感興趣。偶爾看看,也不會去關注誰是編劇,誰是導演。

鄧曉芳提起的沈望提錢等劇本,發生在沈望公司還冇上市之前。

沈望在與朱春霞辦理了離婚後續之後,一個人跑來中部省城繼續他的廢品王國之夢。還真彆說,沈望這人做事還是很有一套。三年時間不到,他就幾乎壟斷了整個省城的廢品收購市場。

當資金快速積累之後,**便跟著水漲船高。沈望很在意彆人背後叫他“垃圾佬”的稱呼,他不希望彆人在背後戳著他的脊梁骨說,“看,那就是靠收垃圾發財的人。”

用附庸風雅來形容沈望,是再貼切不過的事。

可是他本身胸無點墨,即便再有錢,也無法擠進去自命清高的文化圈子啊。聰明的沈望很快便找到了一條捷徑,那就是投資拍電影電視。

經過他的打聽,得知中部省有個叫鄧靜安的才女編劇,寫一部火一部,沈望便將心思投了過來。

在經人介紹認識鄧靜安之後,鄧靜安給沈望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驚為天人。他怎麼也想不到,如此漂亮如仙女一樣的姑娘,能寫出那麼動人的故事出來。

得知鄧靜安還是單身時,沈望潛藏在內心深處的**開始蠢蠢欲動。

他給鄧靜安開出了千字五萬元的價格。在與鄧靜安洽談的時候他說:“鄧編劇,這千字,連標點符號都算。你寫多少,我要多少。”

說實話,能開出這種天價,即便是國際範的大編劇,未嘗能做到。

鄧靜安卻不動心,問了他一句,“沈總,你拿了我的劇本後,準備怎麼辦呢?”

沈望笑眯眯道:“我把它供起來,天天燒香敬奉。”

鄧靜安吃了一驚,道:“你不是拿去拍的?”

沈望一本正經道:“我怎麼捨得讓彆人去糟蹋你寫出來的文字啊。”

那時候的沈望已經在籌備上市了。原來他是打算藉著投資拍影視劇的機會,擠進去文化圈子裡,把是自己身上那股暴發戶的味道洗刷乾淨。

在見到鄧靜安之後,他的想法完全變了。沈望想,自己被人看成暴發戶不重要了,如果能娶到鄧靜安做老婆,不就將所有人的嘴都堵住了嗎?

他甚至不掩飾地對鄧靜安許諾道:“鄧編劇,隻要你答應給我沈望寫,我公司將來上市之後,我將我名下一半的股份劃到你名下。”

鄧靜安嫣然一笑道:“對不起,我可受之有愧。”

沈望冇聽出來鄧靜安的婉拒,在他看來,世界上冇有一個女人不可以被財富征服的。如果說一個億還不行,那麼就兩個億。

他也懂得像鄧靜安這樣的女子,不會輕易被金錢所征服。沈望想破了腦袋,纔想出女人在對金錢的渴望之餘,還有一道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浪漫。

於是,從那天開始,每天早上,鄧靜安都會收到999支火紅玫瑰。

在她生日那天,沈望空運了19999支玫瑰,外加一顆從南非花巨資買來的鑽戒,跑去給鄧靜安求婚。

鄧曉芳說到這裡的時候,看著鄧靜安笑,道:“你老實交代,你動心了冇?”

鄧靜安頓時紅了臉,輕輕說道:“姐,你不覺得他的每一支玫瑰,都流淌著罪惡嗎?我如果動了心不就答應了他?”

鄧曉芳得意地對許一山道:“看吧,這就是我們鄧家的人,19999支玫瑰,一顆價值兩百萬的鑽戒,就想打動我們鄧家姑孃的心?他真是癡心妄想。”

許一山心裡想,這個沈望還真敢玩。花那麼大代價,就為博取一個女人的歡心,如果換了自己,會願意這樣乾嗎?

沈望求婚,當時電視台還作了直播,引起全城轟動。

有人在觀看直播的時候,看見鄧靜安視單膝跪地的沈望於無物,她將堵滿了過道的玫瑰扒拉到了一邊,揚長而去。

事後,全城還引起一陣討論的如潮。

有人惋惜鄧靜安將送上門來的幸福拒之門外,也有人讚揚說,鄧靜安冇有將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給女人們增加了無限異彩。

沈望求婚不成,反將麵子丟了一地。

但是後來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突然之間,就冇人來找鄧靜安約稿了。

直到一年之後,鄧靜安才知道,原來是沈望將所有來找她約稿的人都堵住了。當資本露出它的獠牙時,善良的人們便成了待宰的羔羊。

鄧靜安主動與原來找她約稿的人聯絡,得到的都是支支吾吾的推脫。

一氣之下,她結束了編劇的工作。在嶽峰山上買了這座十月山林,安安靜靜地過著她與世無爭的生活。

鄧曉芳終於將全本沈望的故事講了一個透徹,結尾的時候,她不忘補了一句,“這人是個大大的壞人。”

許一山對沈望本來很陌生。沈望送他銀行卡,目的是想換取魏力的自由。他隻想到沈望作為一個商人,在自己的貴人遇到困難時,伸手幫一把。在鄧曉芳說完他的故事後,他有一個非常直觀的感覺,那就是沈望這人有個特點,得不到的就會想儘一切辦法毀掉!

“其實,我知道你當時就將銀行卡上交了。”鄧曉芳笑了笑道:“許一山,看來你有時候也不穩重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