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389章 不用解釋

驚濤駭浪 第1389章 不用解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389章不用解釋

許一山冇有想到王書記會過來參加接待宴會。王書記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許一山。

當許一山的眼光與王書記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王書記咦了一聲,神色顯得有些意外。

許一山剛想解釋,王書記擺手道:“不用解釋,先坐。”

燕京來客人,地方當然要盛情款待。

作為一把手的王書記,不可能缺席這樣的接待會。

誰都知道,燕京組織部來人,預示著什麼。首先,王書記到站了,他在中部省委書記的任上走完了他的路。其次,誰將接任,即將浮出水麵。

王書記在酒宴上發表了祝酒詞,他感慨萬千,說到激動處,可以看到他的眼睛濕潤了,燈光下,甚至能看到他的淚水。

在座的都跟著傷感起來,掌聲如潮,捲過宴會廳。

王書記雙手往下壓,示意安靜。

他環顧一眼宴會廳,笑道:“最後,我還有幾句話,與大家共勉。”

王書記的講話,回顧了他在中部省工作前後十五年。在這十五年裡,他一刻都冇敢忘記自己的使命,他充滿感情地說道:“我的生命,已經與中部省七千萬人民融合在一起了。我希望,在退休後還能來中部養老。”

他這句話剛說完,底下齊聲喊道:“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許一山跟著感動了。他與王書記接觸得並不多,但他在王書記的身上看到了一個革命黨人的無私奉獻精神。他欽佩他,敬仰他。

王書記老家並不是中部省人,他調任中部省時,還隻是一個普通的市長。

沿著他的履曆發現,他是一步一步走到省委書記的領導崗位上的。有一點可以看出來,王書記在中部省民間的印象非常好。

接觸過他的人,都有一個非常深刻的印象。他根本就不像是個身居高位的領導乾部。他就像鄰家老頭一樣慈祥、和藹可親。

王書記講完話,接下來就是陸省長講話。

陸省長高度讚揚了王書記在中部省做出的貢獻,表示中部省的乾部一定不辱使命,將會沿著前輩的足跡,紮實地將工作推上一個新台階。

王書記離任,陸省長還繼續留在中部省。一番講話,幾乎就看出來主客之間的差距來了。

整場宴會,燕京的趙國際冇有發表公開講話。即便在王書記和陸省長的邀請下,他也堅辭不肯發表講話。

許一山留意了一下,發現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領導幾乎全部到齊了。

他主動從主桌退下來,換到了其他桌。

剛坐穩,便聽到耳邊傳來一聲輕笑。他看過去,便看到鄧曉芳一張明媚的笑臉。

鄧曉芳主動過來,將許一山身邊的人換到她的位子上去。

“許一山,你夠厲害的啊。”鄧曉芳壓低聲笑嘻嘻地說道:“今晚的這場宴會你都能趕上。挺會來事的啊。”

許一山訕訕地笑,鄧曉芳話裡的意思不用想都知道。目前他許一山還算是個問題人物。問題人物能參加這麼盛大的晚宴,絕對不是他許一山自己要求的,一定是上麵指定的。

鄧曉芳一見到許一山,話就特彆多。

她將身子湊了過來,低聲說道:“你看,今晚這場宴會有什麼不對勁的?”

許一山苦笑道:“冇有發現哪裡不對勁啊。”

鄧曉芳便哼了一聲,“你這個人,太不敏感了。你冇發現老大哭了啊?”

許一山道:“或許是對他即將離開中部省捨不得吧。王書記對中部省太有感情了,換了誰,這時候心情應該都會像他一樣,會莫名其妙地傷感。”

“行了,不聊他們了。聊你。”鄧曉芳突然說道:“老許,你知道沈望送你錢有什麼目的嗎?”

在這樣的場合,談這麼敏感的話題,許一山顯得很不自然起來。

他轉移話題道:“鄧曉芳,你覺得接任王書記的會是誰?”

鄧曉芳不屑地笑了笑道:“誰來都一樣。難道還能影響我吃飯睡覺打麻將?”

許一山笑道:“鄧曉芳,你就不應該繼續留在領導乾部的崗位上。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在家做一名全職官太太最好。”

鄧曉芳伸手就來掐他,許一山躲閃著,低聲提醒她道:“鄧曉芳,你老公在看著你呢。”

作為省委常委的鄧曉芳老公,桔城市委書記,在中部省的官場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許一山故意提醒她,就是想讓她在眾目睽睽之下有所收斂。

而鄧曉芳卻一點也不在乎,她不屑地哼了一聲,“他想看就看啊,我又冇做見不得人的事,還怕他看呀?許一山,你不要迴避我的問題,我問你,沈望這人,你瞭解嗎?”

許一山茫然搖頭道:“我一共就見過他兩次麵。”

鄧曉芳笑了,道:“這麼說來,沈望的眼光還是挺毒的啊。省裡那麼多領導,他誰不認識啊?他偏偏找上一個不認識的你,你不覺得蹊蹺嗎?”

許一山道:“就是嘛。這人冇眼光。我是個要權冇權,要錢冇錢的人,他找我,就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不,因為你手裡捏著一個人的命。”鄧曉芳正色道:“你以為沈望傻嗎?不,他如果不精明,會有今天?這老東西一肚子的壞水,真的。”

許一山笑了,他看冇人注意到他在與鄧曉芳說話,便低聲說道:“沈望送的卡,我在第一時間就上交到紀委去了。”

鄧曉芳楞了一下,驚喜不已道:“許一山,我就猜到你會這樣。要不,停你這麼久的職,一直不給個結論,說不過去呀。原來,你把彆人的路堵死了啊。”

恰好,陸省長過來敬酒了。

首長敬酒,在宴會上是常規。通常,領導都會主動跑去每一張桌子敬一輪酒,說幾句話。

這時期,也是宴會的最**階段。

陸省長看見許一山坐在其他桌子上後,纔想起許一山不在主桌陪客了。

他似笑非笑看了許一山一眼道:“小許啊,你不該去給王書記和趙副部長敬杯酒嗎?”

省長親自點將,許一山不敢怠慢。

可是宴會廳裡坐滿了全省各級領導,他跑去給王書記和趙副部長敬酒,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可是省長又親自點了他的名,他不去,就是冇將陸省長的話當回事,這是忌諱。去了,那麼多領導乾部會以什麼樣的眼光看他?

陸省長很快就轉過去其他桌子了。

許一山還在猶豫,要不要過去敬酒,就在這時,鄧曉芳主動站起身來,她淺淺一笑道:“許一山,我給你去打個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