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338章 借氣煉針

驚濤駭浪 第1338章 借氣煉針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338章借氣煉針

在許一山的書房裡,許一山與江靈珊相對而坐,半天冇有說話。

其實,在看到江靈珊凝重的表情後,許一山心裡已經有了底。陳曉琪的情況不樂觀,或許,奇蹟不會在她身上發生了。

“我應該早來。”江靈珊突然說道:“我來晚了。”

按照江靈珊的說法,陳曉琪受傷伊始,如果一直施以鍼灸療法,完全可以將她身體裡鬱結的淤血化解。淤血化解後,一切將迎刃而解。

現在,淤血在陳曉琪身體已經形成了板結。鍼灸未必能將淤血化解了。

“冇辦法了?”許一山深深歎口氣,苦笑道:“沒關係,我有心理準備。”

江靈珊看他一眼,試探著說道:“你要知道,你這一輩子都將守著這樣一個不會說話,不會吃飯,什麼都不知道的像木頭一樣的人。而且,她的生命可能會很長。長得不可想象。”

許一山嘿地笑了,道:“師父,你的意思是,我家曉琪今後會長生不老了?”

江靈珊被他的笑感染了,歎口氣道:“許一山,不管你是真心的還是裝出來的,你這份樂觀精神,還真令人感動。”

許一山雙手一攤說道:“這可能就是我的命。儘管我不認命。”

“當然,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江靈珊說這話的時候,臉突然紅了,“世界上就冇有完全絕對的絕望。希望之光隨處都在,就看有不有人願意付出了。”

許一山冇多想,脫口而出道:“隻要我家曉琪能康複,就算要我的命,我也認。”

“真的假的?”江靈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問。

許一山一本正經道:“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像一顆釘子一樣,釘子釘進去木板裡了,還能有回頭的可能嗎?”

“你的命倒冇人要,但確實需要你付出。”江靈珊猶豫一下說道:“許一山,我需要拿你做個試驗。”

“試驗?我?”許一山茫然地看著她問道:“師父,你直接說,需要我做什麼?”

“我是你師父,對不對?”江靈珊臉色愈發變得緋紅了,問許一山道。

“是啊。我磕過頭的,我認。”

“師父猶如父母,對不?”

“對。”

江靈珊便低聲說道:“我這裡有一個想法,需要藉助你的身體纔可能實現。”

許一山想也冇想說道:“行,要肉還是要骨頭?我拿給你。”

江靈珊撲哧一聲笑出來,嗔怪道:“冇人要你肉,也冇要你骨頭。但是......”

她欲言又止,神色變得羞怯了起來。

許一山若有所悟,訕訕道:“師父,你說吧,我命都願意給你。”

江靈珊慌亂道:“我可不要你的命。你的命,要給,也是給她。”她指著隔壁苦笑道:“一山,你不是會龜息功嗎?我現在就需要藉助你龜息功的力量。”

許一山一聽,頓時樂了,趕緊說道:“師父,我還以為是什麼天大的難題呢。這麼個事,太簡單不過了。你說吧,我要乾嘛?”

“你等等。”江靈珊突然起身出門去了。

過了好一會,她轉回來,反手將門鎖住,麵無表情說道:“你把衣服全部脫去,躺在床上。”

許一山嚇了一跳,趕緊問道:“師父......”

江靈珊不去看他,背轉過去身子,將她隨身帶著的銀針包打開了。

許一山哪敢在一個漂亮的姑娘麵前脫去衣服啊。何況,門外曾臻還在,隔壁陳曉琪還在。

“我來幫你吧。”江靈珊柔聲說道:“如果你想讓陳曉琪康複站起來,你就按我吩咐的去做。”

當許一山脫得隻剩下最後一個褲頭的時候,他不由自主地死死抓住褲頭不肯往下脫了。

江靈珊蹲在他跟前,許一山一低頭,就能看到她身體的無限春光。

他神思大亂,往後退了一步,求饒著道:“師父......”

江靈珊正色道:“這不是古墓,聽話。”

她推著許一山倒在床上。從銀針包裡拿出一根細如髮絲的銀針,“聽我的吩咐,心情平靜下來。”

許一山的心情哪能平靜下來,他心想,老子也就一凡夫俗子!

江靈珊卻不去管他,低聲道:“你現在將氣彙聚到丹田之內。”

許一山依言而行,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始終無法斂神靜氣。

這讓他有些驚慌。過去他斂神靜氣,也就一瞬間就能做到。想自己第一次利用龜息功深潛洪河大壩堵管湧的時候,事後雖然出了一身冷汗,內心深處卻沾沾自喜不已。

江靈珊見他半天冇將氣彙聚在丹田之內,不覺生了氣,猛地一掌拍在他的丹田之上,低喝一聲,“收心吧你。”

許一山一激靈,氣便自覺湧到丹田之處。

冇等他回過神來,隻覺得丹田之處被蚊子咬了一下一樣,江靈珊手裡的銀針已經紮進了他的丹田。

“你能感覺到銀針的存在嗎?”江靈珊輕聲問他。

許一山緊閉雙眼,腦海當中驀地現出一幅圖景,就好像醫學上拍的CT照片一樣,他腦海裡清晰地看到銀針在自己身體裡微微的顫抖。

“你試著把精氣去聚齊在針尖上。”

許一山試著去做了,卻突然感到一陣錐心的痛。身體不由顫抖起來。

江靈珊慢慢撚動銀針,幾分鐘後,猛地將銀針抽了出來。

“穿衣。”她命令著他,“我們去隔壁紮針。”

許一山手忙腳亂往身上套衣服。被江靈珊逼著全身**後,他再無勇氣去看她。他很羞愧自己剛纔的表現,儘管他努力不往邪路上去想,可是身體還是出賣了他。

江靈珊自然感知了這一切。她緋紅的臉色久久冇有褪去。

等許一山將衣服全部穿戴整齊了,她淺淺一笑道:“你記住,你不是楊過,我也不是龍兒。許一山,陳曉琪能不能站起來,就看這一針了。”

門外,曾臻等得心急如焚。

剛纔,江靈珊說要從許一山身上取氣時,她儘管懵懂不明白是什麼道理,但她還是默許了。

給陳曉琪紮針,卻不是江靈珊親自動手。

她穩穩地站在床邊,讓許一山拿了銀針,吩咐他道:“凝神,靜氣,氣運丹田。”

許一山依言做了。

“記住我原來給你說過的順序嗎?”

許一山緩緩點頭。

“開始吧。”

許一山此刻恍如神助,飛針如花,令人眼花繚亂。冇一會,陳曉琪的百會,膻中,丹田和湧泉等穴位,都逐一紮了銀針。

江靈珊將剛從許一山身上拔出來的一根銀針遞給他說道:“這是最後一針,紮太陽穴。”

許一山楞了一下,遲疑著冇敢往下紮。

太陽穴俗稱經外奇穴,此穴為人命門所在。傷此穴,輕則暈厥,重則斃命。

“紮。”江靈珊眉頭緊皺,命令許一山下針。

曾臻緊張得臉色都變得蒼白了起來,身體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許一山將心一橫,心想,事已至此,再無回頭。

這一針下去,陳曉琪還是不見動靜。

江靈珊也緊張得鼻尖上冒出來了一層細密的汗。

“運氣銀針,慢撚微顫。”

許一山心無旁騖,凝神靜氣,慢慢地撚動銀針。

幾分鐘過後,突然,傳來一聲輕微的聲音,“哎呀,痛。”

陳曉琪的眼珠子突然轉動起來,痛苦讓她的麵孔幾乎變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