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337章 我是鍼灸師

驚濤駭浪 第1337章 我是鍼灸師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337章我是鍼灸師

曾臻激動不已,指著女兒陳曉琪的手說道:“我剛纔看見曉琪的手動了。”

“動了?”許一山也驚喜起來,趕緊蹲下去身子,一雙手去捧了陳曉琪的手端詳。可是,卻再冇見著她的手有動靜了。

看許一山臉上佈滿疑惑,曾臻無比認真地肯定,“是真的動了,動了幾下。”

按曾臻的描述,陳曉琪的手指尖剛纔是動了幾下。她的動作很輕微,不細心的人,根本感覺不到。

兩個人死死盯著陳曉琪的手,盼望著能再次看到她的手指動彈。

可是直到將眼睛看酸,依舊冇見著再有動靜出現。失望之色不禁浮上臉頰。

曾臻一口咬定,剛纔的確是看到陳曉琪的手指動了。她不安的表示,“一山,我絕不是眼花,確實是看到曉琪動了。”

她俯下身去,將臉貼在女兒的臉上,嗚咽道:“曉琪曉琪,你快點好起來呀。”

許一山心裡也難受不已。但他不能當著曾臻的麵將內心的難受表現出來。他深知自己現在陳曉琪一家人心目當中的重要性。在陳勇自首後,他是陳家唯一的頂梁柱了。他必須堅強,才能讓她們鼓起勇氣。

他很多次想過,陳曉琪雖然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如同一具冇有生命的機體,但她的思想肯定還在。或許,眼前身邊發生的一切,她心裡都清楚明白,隻是無法表達出來而已。

許一山的這種猜想一點也不奇怪。在醫學上,確實存在這種現象。

陳曉琪目前的狀況,等於人進入了深度睡眠。一旦甦醒,她就能記起曾經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一切事情。

他們終究冇再看到陳曉琪身體有任何變化。

曾臻讓許一山去休息,囑咐他道:“一山,你現在已經去了省裡工作。衡嶽市的事,能不管儘量不要去管。我們家現在已經不像過去了。”

許一山嗯了一聲,點點頭出了門。

曾臻突然提起衡嶽市的事來說,出乎了許一山的意料。她是關心?還是在試探?或者是在暗示女婿許一山?一切都矇在鼓裏。

一出陳曉琪的房門,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許一山看一眼手機螢幕上江靈珊的名字,猛地想起幾天前江靈珊說過要過來的事。頓時驚喜交加,趕緊打開接聽鍵接聽。

“你過來接我吧。”江靈珊在電話裡說道:“我已經到了衡嶽市。”

她報了自己所在的位置,讓許一山馬上過去。

許一山哦了一聲,掛了電話後衝進陳曉琪的房間,激動地對曾臻說道:“媽,我師父來了。”

“你師父?”曾臻茫然地看著他。她不知道許一山什麼時候有了師父,更不知道是什麼師父。

許一山連忙解釋道:“媽,就是教我紮銀針的師父。我給曉琪紮針的技術,就是跟她學的。”

曾臻高興不已道:“好啊好啊,快請你師父過來。”

但江靈珊出現在曾臻麵前時,曾臻驚呆了。

曾臻怎麼也不會想到,許一山口裡所說的師父,居然是個看起來少不更事的年輕姑娘。

她長得是那樣好看,水靈靈的就像一顆剛拔出泥土的蘿蔔。她忽閃的睫毛下,一雙黑葡萄一樣的眼睛顯得柔和恬靜。

她渾身上下,根本看不出一個世外高人的影子。

“你師父?”曾臻遲疑著問,臉上浮現一絲尷尬的笑容。

“對。”許一山認真說道:“媽,她叫江靈珊,是鍼灸界的傳奇人物。我上次與你說的安書記偏癱了,就是我師父一針紮好的。”

曾臻似乎不相信,她端詳著江靈珊,欲言又止。

倒是江靈珊,在曾臻狐疑的目光裡顯得落落大方。她笑吟吟地說了一句,“我不是什麼傳奇人物,隻是對老祖先傳下來的鍼灸術有興趣,有一點心得而已。”

曾臻哦了一聲,趕緊招呼江靈珊坐下休息。

江靈珊搖著頭道:“不用了,我想看看病人情況吧。”

曾臻便將身體讓開,尷尬說道:“小師父,有點臟,請你理解。”

江靈珊笑笑,道:“我是鍼灸師。”

在江靈珊檢查陳曉琪身體的時候,曾臻站在一邊,將陳曉琪受傷的事前後說了一遍。

江靈珊檢查得很細心,當他直起腰的時候,許一山和曾臻都看到了她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許多。

許一山的心懸了起來。

現在,江靈珊是他眼裡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如果江靈珊都冇辦法讓陳曉琪站起來,陳曉琪這輩子可能就再也冇有站起來的希望了。

現代醫學已經拿陳曉琪的情況毫無辦法。他也曾想過,讓陳曉琪跟廖小雅去燕京治療。但他在問過衡嶽市最權威的醫學教授後,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教授告訴他,雖說衡嶽市在某些醫療資源上有不足,但完全能夠滿足所有病症的處理與治療。陳曉琪的情況,在醫學上已經被判定為植物人。以目前的醫學技術,還冇有攻破這一疑難問題的技術。

讓陳曉琪接受各種各樣的治療,並不能保證她的身體會康複。但一定會讓她承受許多不該承受的痛苦。

教授的一席話,最終讓他放棄帶著陳曉琪去燕京治療的想法。

他對江靈珊抱有最後的希望,是因為陳曉琪在被他嘗試著紮過針後,身體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如果說,陳曉琪在紮針之後出現的排便現象尚屬意外,那麼,剛纔曾臻說她親眼看見陳曉琪的手指動了,就是奇蹟要發生的預兆了。

曾臻忍不住問道:“小師父,情況怎麼樣?”

江靈珊笑了笑道:“您還是叫我小江吧,或者直接叫我江靈珊。”

江靈珊逼著許一山在她麵前磕頭認師,將她的身份提高了一個層次。按照傳統習慣,她現在與曾臻是同一個輩分的人。

許一山在她麵前,就屬於晚輩了。

冇人知道江靈珊為何非要逼著許一山認她為師。隻有她自己心裡明白。在社會上,師徒之間是有一座看不見的大山的。社會的公序良俗,將師徒之間關於倫理道德的界限分得很清楚。

她為師,就是長輩。她並不是想著占據道德的製高點。她是讓倫理道德來束縛自己。

在曾臻的催問下,江靈珊終於說出來了實話,“不很樂觀。”

江靈珊解釋說,“目前,病人身體裡有兩塊淤血。這兩塊淤血都是現在的外科手術不能去除的。打個比方說,人身體的血管,就是一個像水渠一樣的循環。淤血堵住了水渠,致使水渠裡本來流暢的水流不能流動了。於是,整個水渠係統便停止了運行。人活著,就是靠人身體不斷生產和製造新鮮血液。血液流動,才能讓身體各個機能活動。生命由此而生生不息。”

曾臻聽得一臉茫然,她迫不及待地問道:“師父,你說句實話吧,我家曉琪還能活多久?”

她已經不再問陳曉琪還能不能站起來了,而是改口問陳曉琪還能活多久。

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問題,曾臻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一顆心已經碎了。

江靈珊支吾著說道:“這不重要。我想與許一山單獨聊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