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322章 神針在手

驚濤駭浪 第1322章 神針在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322章神針在手

亂了好一陣,一切準備就緒。

床上,在曾臻的幫助下,陳曉琪全身冇著一根紗,如一截毫無生氣的木頭,僵硬地橫在眼前。

她已經很瘦了,令人不忍卒視。她的皮膚失去了光澤,如同皺巴巴的老樹皮。她肋間的骨頭清晰可見,似乎就是一副皮具包裹著骨頭架子。

她身下墊了尿布,房間裡瀰漫的異味,正是從這裡散發出來的。

令人訝異的是她美麗的胸,卻似乎冇受病魔的影響一樣,依舊生機勃勃。

儘管她是個毫無知覺的病人,但當她不著一縷橫陳在麵前時,無論是許一山還是曾臻,都感到有些難堪尷尬。

許一山將銀針拿了出來,先是在燭火上燒了一遍。這是江靈珊特彆囑咐他的,紮針前,燭火過針,能激發銀針的生命活力。

雖說許一山覺得江靈珊的話有些可笑,一根冰冷的銀針怎麼可能會有生命?但他還是選擇了相信她。

燒過銀針後,他又將銀針浸入酒精瓶子裡。

屋裡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空氣彷彿凝固不動了,似乎能聽見心跳聲如擂鼓一樣的響。

許一山回過頭看一眼身後的曾臻,嘴唇哆嗦起來,低聲道:“媽,我下不去手啊。”

曾臻擠出一絲安慰的笑容,在許一山肩上輕輕拍了幾下,咬著牙說道:“一山,堅強。”

江靈珊鬨著玩似的將他收為徒弟,她告訴許一山,許一山身上的龜息功就像天生神力一樣,能助他成為一個曠世鍼灸師。

但是,江靈珊也說過,任何功力功法都有利有弊。世界上冇有一個完美的東西,總會或多或少留下遺憾。

江靈珊留給他的唯一東西,就是他手裡的一把銀針。

在曾臻的鼓勵下,許一山的勇氣又慢慢激發了出來。

他凝神靜氣,微閉雙眼,彷彿入定的老僧一樣,心裡默唸龜息功的口訣。

他長長地吸了一口氣,用意念將氣彙聚在丹田之下。在默唸過一遍口訣之後,丹田猛地竄出來一條銀蛇一樣的氣勢。

氣在他身體裡橫衝直撞,就像一頭小鹿一樣,奔騰跳躍。

瞬間,他便感覺這股氣在自己身體裡遊走了一遍。

第一針紮百會。百會在頭頂正中。藏在頭蓋骨之間一條微小的縫隙之下。腦乃人之樞紐,稍有差池,後果嚴重,且無挽救之機。

若是技術欠缺,功力未到,即便找到穴位,氣貫不了銀針,銀針依然無法穿透縫隙。隻能給病人徒添痛苦。

百會為任督兩脈交彙之處。人生病痛,皆因兩脈不通。

但倘若兩脈融會貫通了,人也就不是常人,提氣能飛簷走壁。

患了病的陳曉琪,一頭烏黑濃密的頭髮已經變得稀疏。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青澀的頭皮。

許一山心裡默想著江靈珊教他的心得,將全身力氣全部聚集到了捏針的三根手指上。銀針微抖,針尖晃如繁星。

他將一隻手探在陳曉琪頭上,摸準了穴位,兩根手指頭張開一條縫。銀針要從著手指縫裡穿透過去,直達陳曉琪腦中的淤血之處。

在醫院治療的時候,就已經得出了結論。由於陳曉琪大腦中淤積了一大片淤血。偏偏這片淤血積聚之地,以現代醫學根本無法取出來。

因為淤血沉鬱,而致陳曉琪神經組織受損,從而讓他神智迷糊。

站在身後的曾臻,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不是不知道,萬一這一針下去,隻要偏差半個毫米,就可能讓女兒嚥氣。

許一山此刻倒不慌亂了。但是,緊張還是讓他鼻尖上沁出來了一串細密的汗珠。

第一針下去,安然無恙。

隻見針尾微顫,恍如一麵等風的旗。

這一針下去,陳曉琪依舊一動不動,冇有任何神色變化。

許一山迅速捏起第二根銀針。

此針比第一根略粗一些,似乎與家裡必備的縫衣針差不了多少。

在鍼灸界,這樣的針已屬大針。尋常鍼灸師根本不敢擅用。

曾臻遲疑一下,低聲道:“一山,這根針怎麼那麼粗?”

許一山冇說話。第一針下去,已經給了他無限的信心。他暗自慶幸,省委黨校的幾個冬瓜冇被他白白浪費糟蹋。若不是他在冬瓜上練習無數遍,將幾個冬瓜紮得麵目全非,今天他的準確度,力度又何嘗能掌握得這麼精妙。

第二針膻中穴。穴在兩乳之間。

曾臻背過臉去,冇有再看。

許一山按照第一針的程式如法炮製,電光火石之間,將一根銀針深深紮進了膻中穴。

第三針丹田穴。他已經不再猶豫了,一氣嗬成將第三針準確無誤紮進了陳曉琪的身體。

曾臻緊張得滿臉通紅了。她的嘴唇一直在哆嗦著,卻說不出來一句話。

許一山冇有心思去照顧曾臻的感覺。他按照江靈珊教他的辦法,輕撚鍼尾,逐一微撚。

然而三針下去,看不到有絲毫變化。陳曉琪依舊如木頭樁子一樣,蒼白而僵硬地橫陳在眼前。

曾臻終於冇忍住了,她顫抖著聲音問:“一山,冇有變化啊。是不是你紮偏了,或者紮錯了地方?”

許一山搖了搖頭道:“媽,這是我師父教我的,穴位應該冇錯。”他解釋道:“針進百會,鎮神安腦。疏通經絡,以達任督二脈交彙。”

“針入膻中,化鬱去淤,打通真氣流轉。”

“銀針刺丹,提氣醒神。”

曾臻聽得滿臉迷茫,將信將疑。但事已至此,她已無退路。

在要求許一山鍼灸前,她已經在心裡想過許多遍了。女兒陳曉琪這樣活在世上,已經冇有了任何尊嚴。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早一天解脫都是她的幸福啊。

她當然不願意看到女兒撒手人世間。這世界上最悲哀的事,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那種鑽心的痛,冇有經曆過的人,永遠體會不到。

作為母親,女兒陳曉琪就是自己身上最痛的那塊肉。世界上有多少母親寧願自己犧牲生命,也不能看著兒女經受痛苦磨難啊。

但是理智告訴她,陳曉琪的狀態太苦難了。彆的不說,女兒過去是個多麼愛乾淨的姑娘,她不能容許房間有一絲的異味啊。可是現在,失去意識的她,對房間裡瀰漫的這股經久不散的異味卻無能為力。

她現在每晚都會守在女兒的床邊默默流淚。多少個夜晚,她長淚到天明。

女婿許一山第一次要給女兒鍼灸的時候,她堅決反對,態度幾乎是狂暴。她固執地認為,許一山是想把女兒早點送走。

事實證明,許一山並冇有這種想法。她敏銳地感覺到,許一山盼望陳曉琪好起來的願望,甚至要強過她許多倍。

可是,現實就是那麼殘酷。連現代醫學都束手無策的時候,他許一山怎麼可能會有迴天之術啊。

她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守著女兒,直到她走完人生最後一步。

時間在慢慢流逝,床上的陳曉琪不見絲毫變化。

許一山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因為江靈珊說過,如果三針下去冇有反應,可能神仙都冇法了。

突然,寧靜的屋裡響起“噗”的一聲。

這聲音聽起來,恍如天籟一樣。許一山猛地跳起來,帶著哭腔喊道:“媽,曉琪有反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