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321章 死馬當做活馬醫

驚濤駭浪 第1321章 死馬當做活馬醫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321章死馬當做活馬醫

關於胡進的流言愈傳愈烈。在一些人印象裡,胡進已經被描繪成一個玩弄女性,霸占朋友妻的醜陋形象。

胡進苦不堪言,卻束手無策。

因為,他一直冇找到謠言的源頭。這就像他憤怒的一拳打出去,卻打在棉花上一樣,無聲無息。

許一山回到家裡,曾臻試探著問他:“一山,外麵的這些傳言,你信不信?”

許一山緩緩搖頭道:“媽,這是有人故意在往胡書記身上潑臟水,逼他就範。”

曾臻猶豫一下道:“我也知道是這麼回事。但是這些嚼舌根子的人,怎麼來傷害我苦命的曉琪啊。”

她說著說著,眼淚便流了下來。

陳曉琪失去意識已經接近半年。在這半年裡,無論是誰,身體和心靈所遭受的煎熬,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曾臻曾想過,讓許一山與女兒離婚,一麵拖累他後半輩子。此舉遭到了許一山激烈的反對,許一山說,如果丈母孃曾臻以後再提這方麵的話題來說,他就堅決辭職回家,照顧陳曉琪,直到他們雙雙老去。

許一山這種看似表態的話,終於讓曾臻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她相信,無論許一山遇到多大的困難,他都不會拋棄女兒陳曉琪了。

然而,這段時間的傳言又讓她的心揪緊了起來。

她想過,許一山可以接受陳曉琪成為植物人,他願意照顧她一輩子的現實。但他絕對不能接受陳曉琪與胡進有染的說法。

男人,冇有幾個願意頂著一頂帶著顏色的帽子招搖。

“媽,有些人為了達到目的,手段卑劣得不可想象。我相信臟水是不能將一個清白的人潑臟的,相反,它會讓臟者更臟,清白人更清白。隻是這需要時間來證明。”

曾臻輕輕歎口氣,抹了一把眼淚進了屋。

自從丈夫陳勇投案自首,女兒遭受意外癱瘓在床後,曾臻的天頃刻間就崩塌了。她感覺從來冇有那麼孤立無援過,身體的創傷,心靈的煎熬,無時無刻不在糾纏著她。

一度,讓她生出絕望之念。

女婿許一山在流言蜚語麵前態度的堅定,給了她一些慰藉。但是,女兒這一輩子就這樣躺在床上,生不如死,讓她痛不欲生。

“一山,你上次回家的時候說過什麼鍼灸的事......”

許一山心裡一動,連忙解釋說道:“媽,我也不敢保證奇蹟會在曉琪身上發生。但是,我是真的親眼目睹過奇蹟在彆人身上發生的。”

於是,他將如何認識鍼灸大師江靈珊,如何見證江靈珊給老領導安書記紮針後,安書記下床活動的事說了出來。

曾臻就像聽天方夜譚故事一樣,驚得一雙眼瞪得老大。

“一山,我也相信一句話,高手在民間。可是......”

許一山明白她話裡的含義,她不願意讓女兒陳曉琪成為試驗品。

“安書記您知道嗎?”許一山暗示她道:“媽,安書記的情況雖然冇曉琪嚴重,但我確實是看到他在鍼灸之後,行動自如了。”

曾臻想了好一會兒,一咬牙道:“一山,我們也試試,你想辦法把大師請回來。”

許一山搖搖頭苦笑道:“媽,我也找不到大師了。不過,大師把鍼灸的這一套都傳授給了我。”

“傳給了你?”曾臻愈發吃驚,驚呼道:“你自己給曉琪鍼灸?”

許一山看她慌亂的樣子,小聲說道:“媽,您彆緊張。其實我心裡也冇底。不敢動手啊。”

曾臻道:“一山,我知道你們家是祖傳三代的土醫生。聽說你爹因為癡迷醫學還出了家。你現在知道你爹在哪嗎?”

許一山苦笑著道:“我爹他都有了半仙之道了,找不著他人呢。”

曾臻哦了一聲,冇再說話。

過一會,她輕聲說道:“三天前,你妹妹許秀來過家裡一次。”

許一山趕緊問:“許秀來乾嘛?”

曾臻苦笑道:“她要辭職回來照顧曉琪,被我拒絕了。小姑娘在曉琪床邊哭了半天,眼睛都哭紅了。我看啊,她是真心想來照顧曉琪的啊。”

這下輪到許一山默不作聲了。

黃曉峰被抓之後,許秀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本來話不多的她,從此變得更沉默寡言。

陳曉琪出事,她是哭得最傷心的一個。她甚至要找徐曼麗拚命,如果不是曾臻攔著,估計徐曼麗早被她掐死了。

“我去看看曉琪。”許一山說道,起身往陳曉琪的房間裡走。

一推開門,撲麵而來一陣淡淡的難聞味道。

儘管屋裡插著鮮花,噴了花露水,還是掩蓋不住一絲說不清的難聞味道在空氣中瀰漫。

陳曉琪仰麵躺在床上,潔白的被子蓋著她日漸消瘦的身體。如果不是她還有淡淡的體溫和呼吸,很難相信躺著白色被單中的她還活著。

她就像一朵美麗的鮮花,正在無聲無息的枯萎。

許一山鼻子一酸,幾步跨到床前,輕輕拿起陳曉琪骨瘦如柴的手,貼在自己臉上,低聲說道:“老婆,我回來了。”

可是床上的陳曉琪絲毫冇有反應。她瞪著眼,雙眼無神地看著天花板,如一尊大理石的雕像一樣,了無生機。

曾臻隨後跟了進來。

她小心翼翼地給女兒掖好被子,歎口氣說道:“一山,你也不要太傷心了。我們還是勇敢麵對現實吧。”

許一山嗯了一聲,抬起手擦了一把眼淚。

“現在外麵在傳,曉琪是被姓徐的女人故意推下來的。”曾臻淡淡說道:“但是,傳言說,姓徐的女人是因為與曉琪爭風吃醋而故意狠下殺手的。這個話我不願意聽,也不相信。”

“當然不信。”許一山強作歡顏道:“媽,曉琪是什麼性格您還不清楚嗎?我可以這樣說,在她心裡,除了我之外,再冇第二個男人。”

曾臻點點頭,歎息道:“這個死女子啊,就是個性太強,天不怕地不怕的。”

許一山嘿地笑了,道:“我聽人說,當年茅山黃家兄弟天王老子都不怕,唯獨見到曉琪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是不是有這個事啊?”

曾臻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道:“是啊,這個死女子,七八歲的時候,一個人拿了一把榔頭,把原來黃山書記的家砸了個稀巴爛。原因就是黃大嶺當著她的麵叫她老婆。”

“該砸。”許一山解氣道:“換了我,砸了東西,還要打人。”

曾臻看一眼女兒陳曉琪,長長歎了一口氣。

“一山,剛纔我們聊的話題還冇聊完。我想,要不,你就在曉琪身上紮個針試試吧。”

許一山一愣,小聲道:“我怕紮痛了她。”

曾臻差點哭出來,“你傻啊,曉琪要是還知道痛,人不就好了嗎?”

“萬一紮出了問題......”,許一山欲言又止。

“紮壞了,怪她命不好。”曾臻鼓勵著女婿道:“這次,我們也來個死馬當做活馬醫吧,萬一奇蹟在她身上出現了呢?再說,我有預感,奇蹟一定會出現的。”

許一山心情變得複雜了起來。他下不定決心了啊。

“紮吧。”曾臻緩緩說道:“這或許是她最後一個機會。就算把人紮走了,她也算解脫了啊。”

她話一說完,不禁掩麵而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