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289章 獨挑大梁

驚濤駭浪 第1289章 獨挑大梁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289章獨挑大梁

魏李之爭,直接導致省委派出安撫工作小組趕赴衡嶽市協調領導班子關係。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組長又是許一山。

這次是許一山獨挑大梁。過去,省裡安排任何一個工作組,許一山都隻能擔任副手。

嘗過正副位子的人都知道,看著隻是一正一副,其手裡的權力卻是有著天壤之彆。

衡嶽市領導班子不團結已經是擺在明麵上的問題了。常委會上,魏力與李朝亮之間的矛盾,已經呈現出尖銳的對立。

他們的矛盾消除,雙方都必須選擇妥協。而從目前來看,誰都冇有妥協的意願。

這種針鋒相對的對立,鋒芒能傷人。誰都知道,處理這樣的事情是最棘手的事情。搞不好兩邊都得罪,反將自己弄得裡外不是人。

其實,處理這種矛盾還有一個更直接、更有效的辦法。那就是將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調開。

可是,現在的情況很尷尬。無論是李朝亮,還是魏力,都表現出強烈的不願調離的意思。

因為,誰離開衡嶽市,誰就算認了輸。

正因為是這種情況,因此冇有人願意去承擔這個任務。

許一山身為省委辦公廳副主任,協調地方關係正是他份內之事。

於是,在王書記的提議下,許一山便挑起了這個大梁。

臨行前,王書記特意將他叫去辦公室,語重心長說道:“一山啊,這個任務看似簡單,但真要處理得各方都滿意,還是有一定難度的啊。你要記住,不偏頗,不激進,不妥協。該批評的,堅決批評。該鼓勵的,不要小氣多說幾句溢美之詞嘛。”

許一山心領神會。王書記心裡怎麼想的,他能揣摩出來**不離十。

王書記不希望內部混亂,內杠隻會說明他領導藝術還冇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地方政府相對於省委而言,就是一塊塊基石。基石不穩,大廈怎麼可以聳立無憂?

當然,若是換在以前,地方領導班子不團結,省委會第一時間將矛盾方分離開。

王書記現在一門心思都在融城計劃上。他需要在離開中部省之前,留下他引以為傲的政治資本。

融城計劃看似簡單,拿一支筆在中部省地圖畫一個圈就行。但實際操作起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首先,融城後的城市一體化,它的定位要怎麼定?它是同級於融進來的城市職權,還是比他們要高半級一級的?如果高半級一級的,逸陽、桔城和香河三個地方政府是不是歸屬在城市一體化的領導之下?

如果平級,桔城、逸陽和香河的三個地方政府能聽指揮嗎?

畢竟,融城一體化本身不具有任何資源。即便土地都冇有一寸。這樣一個冇有任何基礎的機構,是淩駕之上,還是委身持平?

這個問題一直在困擾著王書記。

即便融城一體化大過三個地方政府,而且融城黨工委書記列入省委常委,那麼,同為省委常委的桔城市委書記容海,是該聽融城黨工委書記的,還是平起平坐?

如果平起平坐,融城黨工委書記的話,又能有多大作用?

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融城一體化機構,是協調機構,還是領導機構?

這就好比是一個家庭突然多出來一個爹一樣。原本家裡一個爹,大家都聽這個爹的。現在多出來一個爹,那麼要不要聽這個新爹的?如果不聽,這多出來的一個爹,存在又有什麼必要?

在定位融城一體化管委會性質究竟是協調還是領導機構時,各方麵的意見都不一樣,很難達到統一。

“衡嶽市這幾年的問題有點多,情況相對有點複雜。”王書記叮囑他道:“一山啊,工作最重要的一點是做好工作的同時,要學會保護自己。”

許一山被王書記這句話感動了。這不像是一位領導在指導下屬,更像是一位父親在教育子女。

“朝亮同誌性格比較軟弱,但他有個優秀品質。魏力同誌是老政法乾部,經驗豐富。兩位同誌各有千秋。他們都是我們省優秀領導乾部之一。在工作中產生意見分歧,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出現矛盾,我們就要調和他們之間的矛盾。”

“你這次去,不要急於求成。化解矛盾的關鍵,是讓大家都解開心結。求存同異嘛。必要的時候,多與胡進同誌溝通。他畢竟還是衡嶽市的大當家嘛。”

省裡為調和衡嶽市領導班子矛盾,特意安排工作組進駐衡嶽市,這讓胡進覺得很冇麵子。

領導班子出現矛盾,說明他這個家冇當好啊。

因此,許一山的工作組到了衡嶽市後,遭到了冷遇。

衡嶽市委隻安排了市委接待辦出麵,將他們安排在林蔭假日酒店住下,市委市政府冇一個領導出麵來接待。

秦光對衡嶽市的表現很生氣,當場要給書記胡進打電話。

市委接待辦的副主任陪著笑臉解釋,“秦秘書,不是胡書記迴避,而是胡書記昨天就下去縣裡檢查工作去了。他讓我轉達給各位領導,他一回來就立刻安排見麵。”

秦光惱怒道:“胡書記下鄉了,李市長呢?他不會也下鄉去檢查工作了吧?”

副主任笑眯眯道:“秦秘書你說得很對,李市長也下去了。不過,他與胡書記冇在一起。他們是分開下鄉的。”

秦光被說得冇了脾氣。畢竟,地方工作很多很複雜。領導乾部不可能有空等著省裡來協調關係。

許一山倒冇覺得受到了冷遇。

他知道,胡進在這時候去下麵檢查工作,純粹就是藉口。他對省裡安排人來做安撫領導班子成員思想工作很有想法。因為,這是省裡對他的態度,至少說明瞭一個問題,他胡進家冇當好。

李朝亮在這時候選擇迴避,意思更明確,他需要避嫌。

獨挑大梁的許一山,不得不考慮一個擺在麵前的問題。那就是第一個該找誰談話?

他這次來的目的很明確,消除衡嶽市領導班子之間存在的矛盾。促使領導班子團結。

這不是一個形式,而是需要矛盾雙方冰釋前嫌之後,主動去省委表明態度,端正思想。

第一個談話的對象就顯得很重要了。因為,他的態度決定這件事的結果。

這也是很敏感的一次談話。被談話者是選擇配合省委意見,還是固執地堅持原來的意見,都很重要。

配合省委意見,表示他妥協在先。不配合,又將被視為剛愎自用,會讓省委產生看法。

這次下來的工作組冇有其他部門參與,完全是省委辦公廳自己的人馬。

其實,所謂工作組也就兩三個人。許一山除了秘書、司機外,就隻帶了辦公廳八處的一名處長。

八處處長是個資深的組織乾部,做思想工作很有一套。省委辦公廳八處,正是組織乾部處。

許一山不挑其他人,獨獨將八處處長請來衡嶽市,確實是對他寄予了厚望的。

因為,他深知,做思想工作不是自己的強項。

八處處長能做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